我愣了愣,点头,笑道,“算。

    ”

    看他这样,估计童年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学习的,估计大部分时间都是上兴趣班,学习班什么的,想来也是,顾老爷子从小就把他当成顾家的接班人培养,他的童年,估计除里学习就是学习吧。

    想到这些,我倒是有些同情他了,不由道,“幸苦了。

    ”

    他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见天色已经黑了,陈韵说晚上要在马场准备节目,想来这会已经差不多开始了。

    石熊回来后,我们便一起去了马场。

    果然,我们刚到,就见下午搭建的婚礼台上已经有人开始表演节目了,大家都热闹了起来。

    我对这种歌舞不太感兴趣,见顾栀和苏凛也逛回来了,两人大概是去夜市上逛了一会,顾栀手里提的都是吃的。

    见我和顾知州也过来了,她将手里的东西都递过来道,“来,吃小吃。

    ”

    我看她手里提了一些,苏凛手中也提了一些,不由道,“你买了些什么?不是刚吃过饭吗?”

    她歪着脑袋,一脸不可抗拒道,“我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去逛的时候,我看见这些是真的没办法忍住,看着太美味了,好多小吃都是我没见过的,所以,我想着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自己来一趟,所以就买了,还有其他好吃的我都没买呢,我打算明天再去尝,今天暂时吃这些。

    ”

    我被她说服了,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所以无言以对。

    顾知州看着她手里大袋小袋的东西,无情道,“你倒是把馋说得清新脱俗,回去别叨叨减肥。

    ”

    顾栀哼了一声道,“谁减肥,吃饱了再减。

    ”

    伴随着舞台上的歌声,顾栀拉着我们回了客栈,准备一起品尝她精心挑选的小吃。

    用顾栀的话说,既然出来玩,就一定要吃爽,玩痛快,否则就叫不尽兴。

    在她的热情带领下,一向对垃圾食品不感冒的顾知州也和我们一起吃了起来,为了尽心,顾栀还特意给沈演打了电话,让他回来的时候,带箱啤酒回来。

    没一会沈演就回来了,一起的还有陈焯,倒也不一样,虽然不知道两人聊了什么,但见两人强颜欢笑的样子,我们大概猜到,估计都是些彼此祝福的话。

    感情这种事,无论男女都是一样的。

    开完会的安林也被一起叫了过来,所以,大半个夜晚,大家都在喝酒聊天吃小吃,若不是陈焯明日要准备接新娘子,只怕大家要一起通宵了。

    沈演和陈焯两人大概是心情不好,所以没怎么喝就都醉了,沈演被苏凛和顾栀扶着回了房间,我和顾知州送陈焯去陈韵那边。

    客栈楼下,见陈焯醉得迷迷糊糊的,扶着他走回去是不现实了,所以顾知州让我扶着陈焯在楼下等,他去开车。

    陈焯的酒量我以前记得是挺好的,今天大概是心情不好,我扶着他站了一会,见不走,他半眯着眼看着我,道,“我们站在这里干嘛?”

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

章节目录

顾少别来无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唐黎顾知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黎顾知州并收藏顾少别来无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