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都市小说 > 战神归来秦昊 > 章节目录 第1297章
    “…”

    “……”

    六成?

    老王爷愤懑的双眼,直直打颤!

    魅狂也是!

    若非眼前这位,一根手指就是能给自己按死!

    绝对上去就是大嘴巴子抽他!

    你丫的!

    能战!

    还废话那么多?

    装什么啊!

    “这位神秘强者,掌握了超越五行之源的未知力量,若是传承则罢,可若是自身所悟...”

    秦昊凝重道:“匪夷所思啊。”

    对!

    说的没毛病!

    匪夷所思啊!

    恐怖如斯啊!

    但这些话,从你昊天的嘴巴里说出来。

    咋那么让人生气呢?

    不爽!

    太不爽了!

    这一刻!

    老王爷和魅狂恨不得给秦昊嘴巴撕了!

    吹她有强?

    到头来四个字话概括!

    不如自己。

    厚颜无耻,拐着弯夸自己呢,这是!

    “静候今晚吧。”

    秦昊转身,负手而立。

    逼格直接拉满!

    这看得老王爷气血一阵翻滚!

    最可气的!

    还真就得按照他的意思办!

    “那就有劳昊天战神了!”

    老王爷气愤难平,拱了拱手,扭头就走。

    “嗯?”

    秦昊一愣,不解道:“老王爷这是...”

    “昊天战神,属下还有要事在身,就先告退了。”

    魅狂直接效仿。

    说了一句公道话后,远离秦昊。

    ……

    另一边。

    上京城,国宫深院,君王寝殿。

    “政毅,输了一局,就这般颓废?”

    “父亲...”

    夏政毅瘫坐在床边,手里头拎着酒壶,失魂落魄,“二叔早已归隐,是我一意孤行,这才铸成了大错...”

    “如今二叔重返帝都,八万虎狼军也是尽披铁甲...”

    “未必是坏事。”

    夏玄尘淡淡的说道。

    “难道还是好事吗?”夏政毅苦笑了一声。

    “二弟入京,虽打破了帝都现有的格局,但对于你来说,这就是一件好事。”

    夏玄尘沉声道:“东域传来消息,子宇获得黑龙认可,半月后,出关即巅峰!”

    轰!

    听到这话,夏政毅猛然一惊,失声道:“天尊的亲笔书信?”

    “自然。”

    夏玄尘笑道:“无敌连夜飞书,眼下子宇即将归来,你二叔此时重返帝都,难道不是好消息?”

    “是好消息!”

    夏政毅动容。

    子宇归来之日!

    便是册封储君之时!

    届时。

    二叔身为皇族老人,必要身先士卒,臣服新君,而那一刻!

    八万虎狼之师的去留,还不是子宇的一句话?

    新君册立!

    万民瞩目!

    在那等节骨眼上,满朝文武兢兢战战。

    第一道龙纹谕旨降世!

    谁敢忤逆!

    视同谋反!

    九族连诛!!!

    “况且,二弟想要扎根帝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夏玄尘若有所思,谨慎道:“就在年夜当晚,那股至寒之气,出现在我夏国境内。”

    “至寒之气?”

    夏政毅皱眉。

    对此,夏玄尘并未做出解释,摆了摆手,“多读点书吧,选择了夫子的路,纵使只是效仿,也绝非易事。”

    “当年的夫子...”

    “通晓古今,可测天之风云,预未来后事...”

    “你子仲先祖,如何评价?”

    “后无来者。”

    夏政毅敬重道。

    夏子仲!

    夏族先祖!

    夏氏王朝的开国君王!

    其推演道法、儒法、佛法,三教同修,震铄古今!

    后世百年有余!

    无人能同之比肩!

    更是替夏氏王朝,定地底龙脉,困洪荒蛟龙,给夏国留下了一头可吞星辰日月的守护神!

    这也是夏国矗立东大陆不倒的真正原因!

    千道国的皇权更替,之所以如此简单,只因千道国少了底蕴。

    若同样的困局出现在夏国?

    纵使是人皇剑断!

    夏国皇权,也依旧固若金汤!

    而这!

    便是底蕴!

    “后无来者,评价倒也中肯。”夏玄尘应声。

    “后世万民歌颂,若是先祖与夫子生于同一时代,那将是夏国鼎盛之期!”

    夏政毅敬畏道:“想来也只有子仲先祖,能与夫子相提并论了。”

    “相提并论?”

    夏玄尘摇了摇头,无奈道:“子仲先祖寿寝而安,这是古籍记载,但事实却是,先祖他老人家,被活活气死的啊!”

    “什么?!”

    夏政毅恐慌。

    被气死的?

    不可能!

    绝不可能!

    在那个时代,先祖不仅是夏国第一人,更是大陆第一人!

    谁能...

    “夫子登天后,留下了一座‘论经台’,藏于生前打造的‘夫子墓’中。”

    “时至今日,无人寻得其踪迹。”

    “夫子的墓,究竟是否存在人间...”

    夏政毅下意识的开口。

    可话说到一半,却是当场愣住!

    因为夏玄尘斩钉截铁的说了二个字!

    “存在!”

    “当年的先祖,自负与夫子站在一个高度上,独恨不能与其生于同一个时代...”

    “所以,先祖他耗费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甚至去了武当,修了奇门之术,所求不过是为了找到那‘夫子墓’,了却一桩心事。”

    “先祖找到了?”

    夏政毅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找到了。”

    “但自此之后,先祖便是将自己困在寝殿,直至终老...”

    “这...”

    夏政毅不解。

    找到了夫子的墓,了却了心事。

    先祖为何困于深宫之围...

    又为何会被气死…

    “若先祖未寻那夫子墓,或许当年,西大陆的十二主神,都将无法留下传承...”

    “夫子墓内,仅有那‘论经台’,就连墓碑上,都未曾留名,但却唯独留下了五个字。”

    “哪五个字?”

    “只!有!子!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