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99章 第九十九章 (17万营养液加更)
    奚夫人还没有醒。

    林然又给奚夫人喂了?次药,摸了?摸她的脉,很虚弱,但?好在已经渐渐平稳:“好多了?。”

    奚辛坐在对面削果?子,“嗯”了?声用手肘把水杯推给她,林然蘸了?点水给奚夫人润润嘴,等放下水杯,奚辛把切成两半的果?子递给她。

    两个人排排坐啃果?子。

    果?子又甜又脆,房间里全是“咔嚓”“咔嚓”的声音,像两只小松鼠在啃果?子。

    啃着啃着,林然忍不住笑。

    奚辛:“笑什么?”

    林然老实巴交:“你好像个小松鼠。”

    奚辛牙齿咬在果?子上,阴森森斜她。

    林然:“…我必须是只大松鼠。”

    奚辛收回目光,把整个果?子咬进嘴里,腮帮子鼓鼓,咔嚓咔嚓咬得?稀碎。一秒记住

    林然暗暗抹了?把冷汗。

    门被推开,林然和奚辛看去,阙道子走进来。

    “前?辈。”

    林然赶紧站起来:“是那?边完事儿吗。”

    阙道子神色有些复杂,看了?看她,又看着面无表情的奚辛,哑声:“奚长老自请闭关,将狼烟火传给了?大师兄,以后大师兄就是新一?任…无情剑主?。”

    林然奚辛同时?僵住。

    “奚长老伤势严重,会先留在这里,事发突然,我师父要先带大师兄回剑阁祁山典证身份、之后还要亲赴三山九门拜访,现在就走。”

    阙道子低低道:“这一?去事务繁杂,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再见了?,你们也去和大师兄告个别吧。”

    林然脑子有一?瞬空白,奚辛脸色很难看,抿了?抿嘴巴,拉着她快步往外走。

    已经是傍晚,天色昏暗,斜阳打在巷口?,给青年素朴的白衣披上一?层余霞,他背对着他们,正和几个剑阁弟子说话。

    剑阁弟子还有点懵懵懂懂,有人问:“那?奚长老就不回去了??”“大师兄不能和我们去北冥了?吗?”还有人傻乎乎:“哇!那?大师兄以后岂不成了?我们前?辈了?,我们要不要改口?叫小师叔?”

    江无涯只是笑,听他们叽叽喳喳瞎扯淡,对他们说:“你们在外面老实点,别挑事儿,别瞎凑热闹,打不过就跑。”

    师弟们发出萌萌哒的声音:“没问题师兄,我们最?老实了?!”

    “江无涯!”

    阴骘的声音从后面响起,弟子们瞬间像见了?猫的老鼠齐齐萎掉,看着大魔神似裹着一?身黑气走过来的奚辛,一?个个缩着脖子撒丫子溜了?。

    江无涯看着他们挤眉弄眼?地跑走,摇摇头,转过身,看着走来的奚辛和林然,眉眼?更加柔和:“小辛,阿然。”

    奚辛看着他脸上的笑,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刺眼?。

    “你怎么就成了?无情剑主?。”

    奚辛冷冷说:“奚柏远还活着,能再活蹦乱跳个几百年,怎么就轮到你了??!”

    江无涯神色如常:“师尊重伤难愈,又触犯了?宗禁,已经不适合接着担任剑主?一?职,就由我顺势接任。”

    奚辛:“你还在骗我,分明是他不想干的烂摊子,你上赶着去接。”

    “剑主?是剑阁长老,身份尊崇,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烂摊子。”

    江无涯有点无奈地笑:“师尊闭关,我接任,这都是很寻常的事…小辛,你想太多了?。”

    他表现得?无比自然,轻描淡写得?好像真是很平常的一?件事。

    奚辛阴怒的表情渐渐消失了?。

    “你永远这么固执。”

    奚辛盯着他的脸,突然发出一?声冷笑:“江无涯,你蠢得?让我恶心。”

    他再也不想和江无涯一?个字废话,转身就走,衣袍猎猎作响,红袍上繁复的蟒纹都似因主?人的怒意而狰狞起伏。

    江无涯静静看着奚辛几下飞身离开。

    “他是心疼你。”

    旁边低低的声音:“他舍不得?你受苦。”

    江无涯转过目光,她站在巷角,背光打下一?点阴影,干净的目光望着他。

    江无涯心很软,他对她招招手,林然慢慢过来,他揉了?揉她头发,轻声说:“我知道。”

    她不吭声,低着头任他揉头发,却?像一?只全身长毛都低落软搭下来的小动物,像是马上就吧嗒吧嗒掉下眼?泪来。

    “为什么难过。”

    江无涯很轻声和她说话,像哄小孩子:“看看我能帮你解决好不好?”

    林然瓮声瓮气:“你能不做剑主?吗?”

    江无涯无奈:“换一?个好不好。”

    “你能把奚柏远带走关押起来吗?”她的声音被自动消音。

    林然转而道:“你能杀了?他——”声音消失,身体被警告般地狠狠挤压。

    江无涯:“嗯?”

    林然退而求其次:“能把奚辛带走吗?”挤压越来越严重。

    江无涯愣了?下,有些不明白,但?还是说:“小辛不会和我走的,他还想留在这儿照顾师娘。”而且奚柏远情况特殊,奚辛应该是想在这里盯着他。

    林然:“那?把师娘一?起带走。”

    “…你在担心什么?”

    林然垂着眼?不说话。

    江无涯捧起她一?点脸,看见她低落的眼?睛,他想了?想:“你是在担心我师尊吗?”

    林然浑身猛地一?震,全身骨骼经脉都像是被碾碎,喉口?泛上浓浓的血腥气。

    她不敢开口?,怕一?张嘴血就涌出来,就满眼?期待望着他。

    “是之前?那?阵仗吓到你了?。”

    江无涯觉得?她这模样有点可爱:“不会再有了?,他化神已经失败,他伤得?很重,需要立刻闭关养伤,以后什么事都没有了?。”

    奚柏远伤得?确实很重,险些连元婴修为都维持不住,无情剑主?已经是他,奚柏远自由了?,之后百年都得?闭关养伤,几百年里都没什么再化神的可能,实在已经没有警惕的必要。

    不过看林然这么紧张,又想起刚才?奚柏远那?些的狂言,虽然江无涯只觉得?是奚柏远自以为走投无路之下一?些异想天开的念头,但?他想了?想,还是说:“我会与掌门说再留下两位禁卫。”

    林然问:“是斩戒院的禁卫吗?”

    江无涯笑看了?看她,并没有问她为什么知道即使?剑阁内部?也少有人提的斩戒院,只点点头:“是。”

    林然心里松一?口?气。

    斩戒院她知道,江无涯与她偶尔提起过一?点,是剑阁很隐秘的审判机构,专门押解抓捕和看守一?些特殊罪犯,禁卫的身份都很特殊,修为相当不俗。

    连江无涯都说不俗,那?应该真的不俗,对付现在虚弱的奚柏远应该没问题吧。

    脑子里突然开始六d警报音回响,林然知道是天一?放的,它对她在作死边缘一?再横跳的行为很生气,气得?话都懒得?和她说,一?言不合就放警报。

    空间挤压很疼,警报很响,林然脑子嗡嗡作响,知道再哔哔两句她真的要挂了?,只好闭上嘴,大眼?睛却?亮起来,扑闪扑闪看着江无涯。

    她有点开心,仿佛自己能改变什么。

    警报声停了?,天一?看着她重新亮晶晶的眼?睛,挺不是滋味的。

    它无声叹一?声气,到底没有说话。

    江无涯看着她重新活分起来的神情,莞尔:“这么开心?”

    他笑起来很好看,甚至说,越来越好看。

    林然想起她进入这片魂念世界的时?候,在街角初见他,冷峻清俊的青年,有着剑一?样英姿卓绝的锋利。

    而现在,不过半年,就像剑芒被渐渐裹上一?层玉润的包浆,青年人锐利慑人的棱角融化为某种沉渊而成熟的气度。

    他越来越像她记忆中的江无涯,那?个雍容静肃的无情剑主?,她的师父。

    林然看着他,心里酸酸的,低低说:“其实我也舍不得?您这样。”

    江无涯静静望着她,目光很温和,带着浅浅的笑意。

    他知道她有一?身的古怪和秘密,但?他不问、不探究、也不强求。

    他总是让她特别安心。

    “但?是我知道,您就是这样的人。”

    林然轻声说:“有的人觉得?利益得?到满足是快乐,有的人觉得?帮助别人是快乐,那?有的人就是觉得?不辜负责任、心中无愧,才?是快乐。”

    也许有的人觉得?傻,觉得?不可理?喻。

    但?是奚夫人为爱孤注一?掷是快活。

    江无涯做他的无情剑主?,又怎么不是另一?种快活?

    江无涯仰了?仰头。

    他想起幼年眼?睁睁看着一?重重干裂荒芜的田垄,疯狂的灾民如蝗虫闯进村落和城池,瘦如骷髅的父亲睁眼?死在床头,弟妹在娘怀里哭,他们脚下是遍地的白骨。

    满目苍夷的王朝,狼烟烽火的战场,繁花的古都在震天哭嚎声中燃烧成废墟,马踏着尸骨被烈矢击中凄鸣着跌倒,山的尽头,是一?群群直到死都没辨清方向的所谓兵伍士卒。

    何?必呢,那?样的世界,何?必呢。

    江无涯慢慢低眉,凝着她,目光柔软仿佛夜晚瑶湖漾起的细波。

    “阿然…”

    他原想说什么,话到舌尖,又被他止住。

    林然仰起头:“怎么了??”

    江无涯看着她,像看一?株鲜活的花,俏生生地舒展枝叶,迎着阳光生机勃勃地生长。

    他想她无忧无虑,想她不会再得?到又失去,不必再做那?莹润美好的珍珠,用无坚不摧又明亮的软壳裹住最?深处也许连自己都忘了?的累累伤痕。

    他想她永远明快地生长。

    林然看见他忽而笑了?笑,却?抬手遮住她的眼?睛。

    天像是黑了?,温热宽厚的手掌遮住她所有的视线。

    有一?瞬,隔着那?张手掌,她仿佛感?觉眼?睫被什么温软的东西轻压了?压,蜻蜓点水一?下,快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听见他温柔地说:“我也希望你快乐。”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是年轻时候无负无累的师父,会好喜欢阿然的!

    明天要来熟人啦,这个世界快结尾了,呜呜呜赶快回去吧,这一卷一天天的写得我好虐。(╯°□°)╯︵┻━┻

    感谢在2021-02-2006:53:52~2021-02-2023:2,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