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87章 第八十七章
    “咚咚。”

    门是半开着,江无涯先叩一下门扉:“师娘,是我无涯。”

    林然跟在江无涯身后,好奇地探头看。

    这是一座很?平常的小院,红色的砖墙青瓦顶,墙上攀着不知名的小花,石阶上刻着浅浅的青苔。

    一片桃花落在林然肩上,林然一怔,仰起头,隔着院墙看见里面一棵繁茂的桃花树。

    这里也?有一棵桃花树。

    林然发着呆边被江无涯牵进?去,庭院里坐着好几个?女人家一边摘菜一边热闹闹说话,看见江无涯顿时露出笑来,其中个?婶子巴掌一拍打?趣:“哎呀慧兰!快瞧瞧是谁来了!小江带着个?姑娘上门来啦!”

    话里挪揄欢喜的意思要溢出来。

    还没等林然反应过?来,江无涯已经笑:“吴婶子打?趣我就算了,可别逗她,她还小,只是个?孩子的。”

    这话一出,几人都愣了愣,反应过?来,顿时乐了。

    “…瞅瞅,这是这还没说一句就护上了!”一秒记住

    “可不是。”

    “行行行,婶子不说,我们不打?趣啊。”说是这么说,吴婶子却笑得更?欢了,看着她们的眼神?满是笑意。

    林然终于明白过?来,她们是当?她被江无涯带着来见家长的。

    然而并不是啊,见家长确实是见家长,不过?是老父亲牵着来见祖父的罢辽。

    说实话,林然觉得按江无涯清清白白的态度,江无涯当?场收她为徒让她磕头喊师祖师祖母她都信。

    林然挠了挠头,就见对面中间一个?女人站起来,笑着迎上来:“小江来了。”

    这是个?很?温柔的女人,温婉、贤惠,她的相貌并不是那么美丽、面庞也?已然染上了些许风霜,可是她的笑容是那样慈爱、温柔,却有着木槿花般秀气?而柔和的美。

    江无涯拱手:“师母。”

    “好好。”奚夫人欣喜地看了看江无涯,转向从江无涯身后探出个?小脑袋的林然,顿时笑了:“这就是林姑娘吧。”

    “是。”

    江无涯把林然牵过?来,对她笑:“这是我的师母,你唤伯母就好。”

    林然脆生:“伯母。”

    “…好孩子。”

    奚夫人被这个?称呼叫得怔了怔,随即眼神?更?加柔和,她轻轻招手,林然走过?去,奚夫人牵住她的手,仔细看了看她,忍不住笑:“真好,真好。”

    林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连说两声真好。

    但是林然看得见她眼中满满的欢喜,有欣慰、有慈爱、更?有终于能?放下一件心事的释然。

    “小江和林姑娘来了,咱们这菜也?摘好,你们家该吃饭了,我们就先走了。”

    那边几位阿婆婶子适时告辞,奚夫人赶紧各自递了几把菜:“家里没几口人摘这么多?吃不了,你们拿些回去正好炒了菜,要不然耽误了吃饭时候家里孩子可该叫嚷了。”

    都是多?少年亲戚邻居,不拘客气?这些,那几个?阿婆婶子爽快地接过?来,热情邀请说:“成,这菜我们拿了,哪天得叫小江带着林姑娘来我们家吃饭啊。”

    奚夫人笑得更?高?兴,却说:“那得看他们的意思,孩子的事我们不插手的。”

    众人顿时笑起来,又挪揄了好一番江无涯和林然,奚夫人亲自带着送出了门。

    在门口看着众人散开,恰一阵风吹来,微带凉意,奚夫人咳了几声,林然下意识轻轻顺了顺她后背,然后才意识到初次见面自己这样对长辈好像有点越界了。

    她赶紧要收回手,却被握住,奚夫人温柔看着她:“好孩子,谢谢你。”

    林然有点不好意思。

    江无涯笑了笑,转身去关门:“这里风大,师娘进?屋吧。”

    奚夫人点点头,牵着林然往里走,问她在这里过?得怎么样?问她和江无涯怎么认识的?

    林然能?说的都如实说了,奚夫人又关切问她找没找到那两个?朋友,需不需要帮忙?

    “江前辈已经帮我找了。”/

    林然赶紧说:“现在还没找到,不过?总会?找到的。”

    “那就好。”奚夫人笑了:“那我就不操心了,小江最稳贴,答应你的事定会?做好。”

    林然很?是赞同,用力点头:“江前辈照顾我很?多?。”

    奚夫人看着她认真点头的样子,忍不住笑,正想?说什么,就听灶台那边屋子传出一声锅盖掉地的声音。

    “慧兰。”

    伴随着一声苦笑,一道挺拔的身影走出侧屋:“我不小心酱油放多?了,怕是吃着发苦,你快来瞧瞧怎么补救一下。”

    林然望去,望见一个?白衣中年男人,约莫而立的年纪,蓄了短髯,容貌清俊,一派风流仙人清姿。

    然而此时他白衣被溅上了点点油污,一手拎着锅铲,一手提着个?摔掉了角的锅盖,像任何一个?被灶台弄得手忙脚乱的平凡男人,满脸无奈,求助地看来。

    林然看见,当?那男人出现的时候,奚夫人的神?态变了。

    只是些微细小的改变,可她柔和的眼睛变得鲜活明亮,温婉的眉宇间染上浓浓的笑意。

    她已经不再年轻,可是当?她望向那个?男人,仍像是少女望着她心爱的郎君。

    林然曾见过?这种眼神?。

    这是一个?被悉心呵护、被温柔宠爱的女人的眼神?。

    哪怕她只是个?凡人、哪怕她容貌不美、气?质不绝艳出尘、哪怕她年华逝去,她也?快乐、她也?幸福,也?能?天真欢喜得像个?少女。

    她一定是被她心爱的人,爱了一辈子。

    “那边先放一放,小江来了。”

    奚夫人笑着说:“还有林姑娘,昨天你与孩子说,小江今儿就把人带来了。”

    江无涯适时走到林然旁边,一个?护着人的位置:“师尊,这就是林然。”

    林然拱手:“伯父。”

    奚长老这才转过?头来,看了看林然。

    他的目光有着远比外貌更?沧桑的深邃和利芒,打?量她的那一瞬,泻|出一丝浑厚的威压。

    元婴巅峰…

    那丝威压在触到她们跟前时就无声消散,没有让作为凡人的奚夫人察觉到一点不适。

    奚长老看见那个?女孩儿站在江无涯身旁,神?色平淡安然,望向自己的眼神?干净又明亮。

    “是个?好孩子。”

    奚长老大笑,欣慰点了点江无涯,对林然笑得和煦又风趣:“孩子,你在这里先坐,让这小子陪你,我得求你伯母来救一救灶台,否则今儿咱们都要饿肚子了。”

    奚夫人红了下脸:“当?着孩子说什么,不正经。”

    江无涯笑,自自然然地牵着林然往后站了站,摆明了看热闹。

    奚长老顿时笑得更?大声了。

    奚夫人臊得不行,舍不得瞪俩孩子,快走几步到台阶上,嗔着瞪奚长老一眼,奚长老只是笑,看着她一个?劲儿地笑。

    林然江无涯看着他们背对着并肩走进?侧屋,林然还能?听见奚夫人小声的嗔:

    “你真是,孩子头一次带姑娘来,特意与你嘱咐了放多?少,怎么还…”

    “我错了。”

    奚长老温柔小意地笑哄:“这道菜不是头一次做吗没掌好分寸,好慧兰别气?,快帮帮忙…”

    “……”

    门半掩上,夫妻的说话声渐渐低不可闻。

    林然望着那半掩的房门,沉默了很?久。

    “知道吗天一,看见那片桃林阵法的时候,我其实怀疑过?他是否别有目的。”

    这也?是她今天来的目的。

    林然在心里轻声说:“但是现在,我相信了,他们是真的相爱。”

    否则不会?愿意以剑主之尊放着九州之大不去常住在这座小镇,不会?亲手热灶台烧饭,不会?挽起雪白的袖子、用拿过?神?剑的手操持柴米油盐酱醋茶,不会?努力为妻子营造这样一个?不变的家,让她不止有夫君,还有亲人、有邻居、有朋友姐妹,让她无忧无虑、幸福快乐。

    修士与凡人,高?高?在上的剑阁长老与一个?凡人小镇的姑娘,他们真的相爱,不仅相爱,还相知相守了一辈子。

    天一没有回答,林然也?不需要回答。

    知道江无涯的师父没有异心、是真的一心为妻子,她应该松一口气?的,可不知怎么的,她心里仿佛仍压着一片阴云,让她没办法放下心来。

    但是她一时想?不清那阴云是什么。

    林然的目光没有焦距地望四周游移,突然看见院子里高?大的桃树。

    她心中闪过?一点莫名的念头,好奇问江无涯:“我看青水镇种了好多?桃林,是一直就有的吗?”

    江无涯沉沉望着侧屋不知道在想?什么,好一会?儿没有说话,闻言才慢慢转过?头来,看着她,才露出笑来:“不是,是师尊后来种的。”

    “…嗳?”

    林然惊讶:“难道也?是因为伯母喜欢桃花?所以伯父就种了大片桃花?”

    “差不多?。”

    江无涯道:“当?年师尊与师娘,是在桃花盛放的季节遇见的。”

    所以在青水镇种满了桃花,让桃花永远不败。

    林然不知道说什么,她觉得‘神?仙爱情’这样的夸赞一时不能?表达自己的心情,只能?用力点头笑:“真好。”

    江无涯看着她,眼神?浮出一点复杂,又像沉湖的鱼无声落下,也?慢慢弯了弯唇:“是,真好。”

    林然却看见他眼底的复杂:“你是有什么顾虑吗?”

    江无涯没有回答,只是摸了摸她的头发。

    林然恍惚听见了一声很?轻很?轻的叹息。

    因为这一声叹息,以至于后来,林然偶尔会?想?,那时的他是不是冥冥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而如果是…他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拼尽全力去阻止、去改变,却终是败给世事无常,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残酷地发生。

    一会?儿,奚长老和奚夫人摆好菜,叫他们过?去吃饭。

    一张圆桌摆满,全是热气?腾腾的家常菜,泛着食物浓郁的香气?。

    奚长老夫妇、林然江无涯依次坐下,四个?人,竟还多?出把椅子。

    林然不明所以看了看那把空椅子,江无涯和奚长老怔了一下,都想?到什么,看向奚夫人。

    奚夫人看着那把自己下意识摆上的椅子,也?愣了愣,眼神?突然黯然,勉强笑:“是我摆岔了…我撤下去。”

    也?是,小辛怎么会?来呢,他不会?想?见他们的。

    江无涯沉默,奚长老攥着筷子的手紧了下,望着奚夫人眼中痛色,心里到底不是滋味,若无其事笑一笑:“留下吧,万一来了呢。”

    奚夫人点了点头,不着痕迹擦了下眼角,才笑说:“菜别凉了,来,吃饭吃饭。”

    “对,吃饭吧。”

    “这道闷罐鸡可是你师娘新从幽州那边学的,听说你们要来,昨天晚上就开始准备东西,刚才我就看了会?儿锅,不小心加多?了酱油,落了你师娘好多?埋怨。”

    奚长老很?快调整过?来,对江无涯笑:“无涯,你必须得好好尝尝…还有这小姑娘。”

    奚长老又转向林然:“…不要客气?,想?吃什么就自己夹,或者让无涯给你夹,家里没那么多?讲究。”

    林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气?氛不对,小心觑一眼江无涯的表情,嘴上乖乖道:“谢谢伯父伯母。”

    江无涯一直沉默,察觉到林然小动物似觑来的目光,打?起精神?,竖起筷子先夹了块闷罐鸡肉放到她碗里,柔声说:“尝尝,师娘有一手好厨艺。”

    林然看着碗里的鸡肉,心定下来,夹着咬一口,抿唇笑:“好香,伯母手艺好棒。”

    奚长老奚夫人都笑起来,大家开始夹菜,唠着家常,饭桌终于重新有了家人团聚的热乎气?

    ——然后门外就传来泠泠的少年声音:“我可以进?来吗。”

    奚夫人手里的筷子突然掉了。

    林然一口鸡肉噎在嗓子里,囫囵吞下去,猛地站起,震惊看着那亭亭站在门口、艳若桃李春色的少年。

    “…小辛?”

    江无涯也?露出惊讶,但林然发现他的惊讶和自己的不一样——她是惊讶奚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江无涯的表情更?像是惊讶奚辛竟然真的会?出现。

    “小辛!”

    林然正奇怪着,奚夫人突然站起来,欢喜地跑过?去:“你来了!你来了!娘还以为你不会?来了,真好!娘好想?你小辛——”

    “…娘?!”

    林然震惊望向江无涯,江无涯才回过?神?似的,露出个?很?浅的笑:“我没与你提过?吗,奚辛是我的师弟,也?是我师尊师娘的独子。”

    独子。

    …所以,江无涯的师尊,姓奚。

    林然下意识去看奚长老,他看见奚辛,神?色也?是惊讶,但比起奚夫人喷薄而出的浓烈爱子之情,他眼中没有太多?舐犊的爱护与欣喜,更?多?的是让人看不明白的复杂和晦涩。

    奚夫人高?兴得语无伦次,看见奚辛漠然的表情才如一盆冷水浇头,她有些不知所措。

    “…娘做了饭,做了你爱吃的鸡肉,还有甜汤。”

    奚夫人仔仔细细打?量着奚辛,这许多?年,他又长大了些,长高?了,脸庞更?瘦了……奚夫人望着他冷漠的脸,心酸得难受,她强忍着泪意,小心翼翼问他:“小辛,来吃饭好不好?”

    奚辛站在这个?许多?年没进?过?的‘家’,打?量过?砖石台瓦,都与他记忆中没什么区别。

    听见女人小心翼翼的更咽声音,奚辛抬起头,望见他的母亲。

    她比上次见老了些,身形瘦了,气?色不太好,但精神?仍然很?好。

    奚辛看见她欣喜期待的神?色,看见她眼中毫无遮掩的爱意和心疼,但他更?看见她脸上惴惴不安,近乎讨好地看着他,眼中含着泪光。

    奚辛突然很?可笑,又说不出的可悲。

    他何德何能?,需要他的母亲对他这样惴惴小心。

    还不如直接把他扫地出门。

    爱不痛快,也?恨不利落,越是真心实意,越是永远给你一线希望,吊着你,让你以为自己能?抓到,但终究会?为了更?重要的人抛弃你。

    何必呢,何必呢?

    他是脑子进?了水,才会?来找不自在。

    奚辛唇角露出讽笑,转身想?走,江无涯站起来:“小辛!”

    奚辛一顿,冷眼望过?去,才看见正屋里圆桌上已经坐了人,有奚柏远,有江无涯,还有…林然?

    她也?在。

    奚辛看着呆呆望向自己的林然,又看了看坐在她旁边的江无涯,笑了。

    这是见高?堂来了?

    多?好,他们才是一家人,和和美美。

    “小辛。”江无涯定定望着他,放缓了语气?:“既然来了,就来吃饭吧。”

    奚辛的目光从脸色复杂的奚柏远、还有点没回神?的林然身上移开,回望着江无涯,忽然扬起唇角,用一点笑意没有的声音轻飘飘说:“好啊。”

    作者有话要说:写这一卷的时候好心疼啊,唉,师父父和阿辛都好可怜,快让然崽崽亲亲!亲亲抱抱举高高!

    感谢在2021-02-0818:13:3、樢郃、小垃圾车司机、王祁、慵懒哒喵、48238385、随心所阅、口十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止于丛76瓶;风絮65瓶;.50瓶;王祁40瓶;九思39瓶;苹果酒37瓶;惜白白、焚柒灵30瓶;泷戈、芜湖起飞、念珈、20196822、45309024、莈冉、五两、饱餐与被爱20瓶;钰亦双16瓶;西辞丶、立里、咻咻嗝、晋江大垃圾、更新更新更新啊、桃味小甜饼、研倌、旧夏浅入梦、鸡精烤生蚝、一粒寒豆、打工人打工魂、与姝、42218648、江夜、記憶&青春、今天也是写不完作业的、喵喵爱你、吃青苹果的蛇、书虫、怕倚小楼、好吃的丸子酱、星翼、云深、闲人10瓶;425189679瓶;胖胖的泰曼、407656318瓶;464366707瓶;米想、九除三、闵禾6瓶;星墨、阿芙朵弥尔、小黑一个大跳、啵啵.、海灵儿、东隅无雨、好多好多树、霈楹、zrzrzr、knnya5瓶;宅到深处自然肥*4瓶;少言、你有猫饼吗、饺子不爱洗澡、nara、柴柴祜、羡羡、会微笑的糖果、婳妩、请务必修罗场2瓶;筱皖呐、苏息、lux、尛、kth、47350668、拜拜您嘞、亿港元、星星stars、死宅、二碗、雁不至、流云晚月、晓星尘、程程不吃橙、夜观雨、樱月、(???)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