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83章 第八十三章
    林然可太了解奚辛了。

    作为家庭食物链顶端,??奚辛是当之无愧爸爸,她和江无涯都得看奚爸爸眼色行事,哪天奚爸爸要是不高兴,那轻则白水煮榴莲,??重则辣椒炒大蒜——反正就是只要吃不死,??就敢给你往死里吃。

    就这么,??生生给林然锻炼出精湛察言观色能力,奚辛抬一下眼皮子,??林然都能知道是哪根毛不顺了,??赶紧屁颠屁颠过去给奚爸爸把毛揉顺了,??这样奚辛就能放过她,把火力对准江无涯开炮…她就又机智苟过一天。

    虽然这许多年没见,顺毛技巧有点生疏了,但奚辛这阴森森瞥来那一个眼神,瞬间激起了林然满满童年回忆。

    林然仰头望着遥遥院墙上奚辛,??细细打量。

    就像江无涯,??这时候奚辛和林然印象中也差别不大,脸庞柔和,??唇红齿白,眉眼中有一种糅杂着天真和冷骘娇美,虽然看着小小一只,但怎么看怎么是大魔王气场。

    但终究还是有些区别,??比起将来,现在奚辛虽然气质也阴凉凉,一看就不是啥正经软萌少年,??眼神凶得让人瑟瑟发抖,??但仍然能看出是个少年人。

    他眼睛里还有光。

    虽然那光并不是那么明亮、不是那么生机盎然,??但是…那毕竟是光啊。

    林然直直望着奚辛,望着那斜坐墙头慵懒妩媚少年,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酸涩。

    奚辛看那女人停在那儿,呆呆望着自己。m.

    奚辛挑剔打量她,长得还算秀美,气质干净,倒是一双眼睛清亮…但脑子看着不好使,呆愣愣站在那里,像个傻子。

    所以这就是江无涯看上女人?

    奚辛几乎要冷笑出声。

    让江无涯那个假圣人破功,他还当什么样天仙美人,结果居然是个小傻子。

    一个情窍不通蠢东西,江无涯养来干嘛?过家家吗?教她怎么亲嘴吗?抱上床两个人一起装木头人,给自己活找罪受——到底是养女人还是养崽子?!

    只看她一眼,奚辛就能想象到她和江无涯站在一起场景,他们面对面说话,江无涯如果摸她头,她一定傻乎乎低头去蹭他手,笑得没心没肺。

    所以江无涯连手指头都不会碰她一下。

    不过这样正好。

    奚辛翘起唇角,红艳唇瓣比玫瑰花瓣更鲜嫩。

    于是林然就看见,墙垣上少年往侧后桃花枝斜斜依去,满绣斓衫披散,勒出一截弧度惊人纤细腰线。

    他居高临下睨着她,像虫巢中高高在上女王挑选强壮听话雄蜂。

    一条长腿翘到墙垣,显出一点脚踝皮肤,竟然比显露丝绸裤腿更细腻雪白,他终于慵懒开口,声音泠泠高傲:“喂,过来。”

    “…”

    如果林然是某校园霸总剧女主角,此时她就可以理直气壮叉腰,大喊:第一,我不叫喂;第二,我不过去;第三,你这个大猪头会不会好好说话这样语气超欠揍知道嘛!!

    但可惜林然不是。

    她只是一个弱小无助又可怜炮灰工具人罢辽。

    还是一个又咸又怂工具人。

    所以林然望着那美绝人寰少年,思考了三秒,果断决定在奚爸爸发飙把她薅过去之前,圆润又不失优雅地自个走过去。

    可惜,她是想走过去,但老天爷不允许。

    当林然撞在那层无形结界时候,一瞬间她满脑子只有“吾命休矣”刷屏。

    奚辛懒懒看着这个小傻子向自己走来,对于她识相还算满意。

    如果她敢跟他墨迹,她看见就该是另种场景了。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她反应他竟然不觉得惊讶,他看着她,好像理所当然就知道她会听他话、她会乖乖过来。

    大概她长得就是个好欺负,奚辛漫不经心地想。

    但奚辛刚这么想,女人就停住了。

    她突然停在那条巷子口,捂着额头一脸悲愤,不往前走了。

    奚辛脸色瞬间冷下来:“过来!”

    女人不动,或者说她装模作样往前抬了抬腿,可一步都没有迈过来。

    她竟然还敢糊弄他?!

    奚辛一下就笑,笑得特别好看——像玫瑰染满猩血。

    林然眼泪“唰”地落下来。

    你是我亲爸爸求你别笑了,太吓人了。

    “我真想过去,可是我过不去了。”

    林然眼看奚辛露出要杀人表情,绝望发誓:“我骗你天打雷劈!”

    奚辛已经要动了,听见她发毒誓顿了一顿,狭长凤眼微微眯起。

    林然看他怒气值稍降,连忙说:“不信你亲自过来试试提着我过去,真过不去!”

    奚辛冷冷盯着她:“你在搞鬼?”

    “我真没有…”林然苦着脸,小心觑着他脸色,小声说:“…要不然有话你过来说?”

    反正都是说话嘛。

    这架势一看就不是偶遇,奚辛八成是有备而来,林然估摸着他从哪儿听说师父认识她,过来找她训话了。

    林然一点都不奇怪,真,毕竟江无涯是奚辛亲师兄,奚辛向来都霸道,自己食儿护得紧,和江无涯不对付是一回事儿,江无涯要是在外面有别狗子那又是另一回事儿。

    ——那她更完蛋了!

    林然摸着自己已经不再软萌老脸,悲伤地想,她已经不是当年刚上山可爱小萝莉了,连卖萌都卖不好了,怎么讨奚爸爸欢心,奚辛不更得冷酷无情把她按在地上打?!

    林然炯炯望着奚辛,一咬牙,如果一会儿奚辛要打她她就…先一步麻溜跪下。

    她声音小小,奚辛却听得清楚,声音瞬间阴骘下来:“你敢命令我?!”

    林然心头咯噔:“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说。”

    “哦?”

    奚辛慢条斯理:“你还敢不承认?”

    林然:“…”是挑事前奏。

    这个时候不能回嘴。

    林然立刻低眉顺眼:“不敢不敢,前辈说什么都是对。”

    奚辛冷笑:“这是什么语气,看你还是不服啊!”

    林然:“…”

    她懂了,这个时候她多吸口空气都是错。

    林然果断闭嘴,一声不吭低头装死。

    “还敢装死…”

    奚辛直勾勾盯着她,忽然弯起唇角,露出一点雪白小虎牙,笑容顿时森冷无比:“好大胆子。”

    林然想,是,我胆子大——你等我马上被吓死一口胆汁喷你满脸!

    林然打死不吭声,余光却瞧见奚辛还是站了起来,那一身残暴凶气显然没有和她谈心讲道理意思,顿时满脸生无可恋。

    完了,奚爸爸要飞过来打她了。

    林然想都没想就抱头蹲下。

    奚辛站起来,正打算过去好好收拾这个蠢女人,就见她已经抱头蹲成个球。

    娴熟,自然,毫不犹豫。

    奚辛步子僵了一僵。

    这是个女人?二话不说抱头就蹲等着挨揍,这还是个女人?!

    脸面呢?尊严呢?她还是个金丹修士,都不哀求、也不反抗一下?!

    这和他预料中反应半点不一样,奚辛看着她缩成团团样子,明明已经老老实实向他服软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火“噌”地蹿起来。

    少年胸膛剧烈起伏,胸前盘蟒繁纹怒意流动,踩着墙沿龙头彩履生生踩踏了大块墙垣。

    “起来!”

    傻子才起来,林然一边疯狂摇头,一边麻溜龟缩到墙角,确保自己后背贴着墙,一时半会只用正脸一面挨揍时候,不由松了口气。

    然后她就感觉一道暴戾劲风刮过面前,下一瞬她被掐着下巴抬起头来。

    一张靡艳秀美到难以描绘脸庞直逼到眼前。

    林然看见他细长弯眉,眼睛精致又漂亮,眼尾高高地上挑,高傲放肆得目中无人…

    …可哪怕是这样生气,那满是怒气眉宇也酝着一段说不清妩媚娇。

    林然觉得自己不是看脸人。

    可他真太好看了呜呜…这么可爱阿辛崽崽就算打她她也不舍得反抗呜呜。

    林然绝望了,见奚辛阴飕飕盯着自己,脸颊连着纤长脖颈都被气红了大片,衬在雪白皮肤上红艳艳好像被怎么欺负了一样,林然顿时不行了,她可没出息地脱口而出:“算了你打吧,只要别再生气好不好。”

    话音落下,周围一阵死寂。

    奚辛瞳孔微微收缩,看着她:“你说什么?”

    “我是说,打是可以打…”林然悄悄捂住一半脸,小心翼翼:“不打脸行吗?”

    奚辛脸色一下变了。

    林然不知道为啥自己都这么苟了,奚辛竟然还不满意。

    她眼看着他眼神变了又变,最后死死盯着她,竟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不知羞耻。”

    林然:“…?”

    林然脑门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我竟小看了你。”

    掐在下巴手指越掐越紧,透亮微尖指甲几乎叩进肉里,林然忍不住呲下牙,听见他阴冷磨牙声音:“还当你蠢,原来你也不傻,小小年纪就知道——”

    好个浪荡贪心女人,一个江无涯不够,还敢勾引他

    ——吃了雄心豹子胆!!

    奚辛眼中惊疑瞬间化为被戏弄暴怒,怒火中烧,反手想也不想掐向她脖子。

    我妈,小小年纪?

    林然憋了憋,有那么一瞬都控制不住作死地想让他注意一下两个人身高,她比他起码高两个头嗳!虽然是叫着前辈,但那是她怂逼,论年纪她怎么也比他大吧!

    但是还不等她说话,那只掐着她下巴手就往下直直掐住她脖子。

    !!

    这是要玩命啊!

    林然大惊失色,反手握住他手泪流满面:“有话好好说你怎么还玩命呢这吓人阿辛——”

    空气又是一寂。

    林然只觉后颈一痛,已经被那只纤长柔软手掐着后颈生生往前薅,直直迎上一双眸惊起滔天骇浪。

    奚辛死死盯着她,一字一句:“你,叫我什么?”

    林然一噎。

    “你知道我是谁。”

    奚辛手一紧,掐得林然后颈皮扯着疼:“是江无涯告诉你?”

    林然装死,毕竟她没法解释,对不起了这锅师父帮忙先背下。

    奚辛果然当她默认,脸色更加难看,冷笑:“他倒是疼你,什么都与你说。”

    艾玛,这醋味儿…

    林然求生欲满满,赶紧说:“没有没有,江前辈最疼是奚前辈,要不然我也不会知道您是不是。”

    “谁准你这么与我说话?!”

    谁知奚辛神色却没有一点和缓,反而更加阴骘盯着她:“满嘴花言巧语你想哄谁!别当我是江无涯好糊弄!闭嘴!”

    林然:“…”

    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制裁我,而不是被一个大醋精在这里抬杠。

    林然满肚子槽想吐,垂头丧气。

    算了,就这样吧,毁灭吧。

    “…阿辛?”

    奚辛余怒未消,缓缓念着这两个字,突然情绪失控,冶丽面孔一片暴怒:“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这么叫我?!”

    林然被掐得后颈皮摇晃,也不打算挣扎了,有气无力:“是,是,晚辈不配,前辈息怒。”

    奚辛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这副既不争辩也不反抗“要杀要刮随便你”样子心头怒火更甚,他还要说话,远处长巷外竟传出江无涯声音:“阿然,你在这儿吗?”

    奚辛林然同时僵住。

    奚辛如兜头一泼凉水,悚然清醒,就看见咫尺林然。

    她不知何时离得这样近,被他掐着后颈,两人四目相对,她鼻梁几乎碰到他脸颊,温热气息拂在他下巴,那里皮肤敏感,被气流拂湿触感异常鲜明。

    他竟然和她生了气!

    他居然在认真和她生气,给自己气够呛?!

    他是疯了?!

    奚辛表情有一瞬怪异,盯着也同样呆住林然,眼神闪烁一下,却忽然化为某种恶劣冷意。

    “阿然?”

    又是一声,伴随着渐渐靠近脚步声。

    江无涯过来看见还了得?!

    林然反应过来赶紧扬声:“前辈您别过来!”

    “怎么了?”江无涯温和声音带着疑问,但脚步声确实顿住。

    “我…我有小秘密嘛。”

    林然支支吾吾:“反正前辈您先别过来,我马上就出去了。”

    她声音生龙活虎,不像是出事了。

    江无涯微提着心放下,听她理直气壮说自己有秘密,心下好笑,便负手站定,低笑了一声:“好,那你慢慢办。”

    林然松口气,回过头就看见盯着自己奚辛。

    她指了指巷尾江无涯方向,然后又指了指奚辛还掐着自己后颈手,示意他收一下,要不然江无涯过来看见就不好了。

    奚辛晦涩眼神盯着她,眯了眯眼,凝持了半响,终于慢慢松开手。

    林然还没来得及松气,那只手顺势滑到她面前,从前面握住她脖颈。

    林然:“…”

    林然被噎得打了嗝。

    然后她面前罩过阴影,少年秀美诡艳脸庞逼到眼前,他鼻尖擦过她鼻翼,林然甚至能看见他蝶羽睫毛,真长啊,又长又翘,浓密跟小刷子似。

    他薄薄艳色唇几乎贴着她,用口型不紧不慢:“你可以告诉他。”

    林然看着他,奚辛看见她清透眸子。

    很清透,比他曾见过瑶池仙水还清澈。

    然后,她突然弯了下唇角,摇摇头。

    哪怕还被他掐着脖子,她眼中仍然有笑意,那清澈眼波漾出微光,像星子,专注望着他时,在一闪一闪地发亮。

    奚辛瞳孔微微放大。

    奚辛觉得这个女人有病。

    也不对。

    奚辛突然回神,她胃口大得很,就是用这双干净眼睛勾三搭四,理直气壮左拥右抱妄想尽收囊中。

    他冷笑,江无涯也有瞎了眼时候。

    奚辛以为自己会立刻掐死她,至少也得把她甩得远远——这么个不安分东西,早晚生出祸害,趁早解决最痛快!

    可看着她亮晶晶眼睛,他却好像一瞬忘了这个最轻巧解决办法。

    等他反应过来时候,他已经贴在她耳鬓,用口型慢条斯理:“明天开始,每天早上来这…”

    他声音戛然,不可思议自己竟然和她这么多废话。

    心头又升起阴郁怒火,但他随即看见她惊悚苦逼表情,满眼生无可恋。

    他心情于是突然又莫名好起来。

    那又怎样呢,奚辛冷笑,无所谓,敢玩他们师兄弟,敢玩他,他会叫她知道厉害!他会让她千百倍后悔今日招惹他!

    他还要看看,等到最后揭穿她真面目,江无涯会是什么表情。

    “——每天来这里,背着江无涯。”

    奚辛轻快地补充完,对她笑得恶劣又美艳:“否则,就杀掉你哦~~”??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