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7章 第七章
    林然御剑来到了集合处,在一众弟子中,一眼就看见了晏凌。

    挺拔青年侧影清瘦,腰悬木剑,半侧脸有着高挺鼻梁与隽秀脸廓,长而密睫毛总是半垂着,遮住一双冷淡沉静眸子,清清冷冷,像明月映在山间溪水上一帘安静剪影。

    在所有人看来,楚如瑶与晏凌性情很是相像,都是清冷决断剑道天才,但是林然知道,他们是不一样。

    楚如瑶身世清白干净,所以得以心无旁骛,一心问剑、纯粹执拗;但是晏凌,从一开始,就是背负着深重秘密而来。

    他出身,他血脉,他想寻找母亲和一切真相,始终如阴云般压在他头上,会随着他每一步前进,越来越近、越来越沉…直到有一天,当他终于触手可及时候,化为可怖万钧雷霆,将他整个也曾光辉明媚人生炸得天翻地覆、万劫不复。

    林然把木剑挂回腰间,笑着问好:“大师兄、诸位师兄弟好。”

    被众人簇拥晏凌侧过身,看见含笑走来少女,清凌目光渐渐变得柔和。

    他抿了抿唇,抿开唇角微微笑痕,是不为人知少年心事:“林师妹,你突破了。”

    周围弟子纷纷好奇地看来。

    他们大多都是筑基不久年轻弟子,能有资格进万剑林,俨然是这一届弟子中佼佼者,彼此都是熟识,现在突然见到这么一位陌生年轻少女,还是筑基后期修为,都有些惊讶,小声窃窃私语起来。

    “这是哪位师姐吗?”m.

    稍远人群中,一个十五六岁黄衫少年悄咪瞅着林然,忍不住问旁边师兄:“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师兄回答:“这是林师姐林然,是无情峰亲传弟子。”

    宗门中只有元婴长老有资格挑选亲传弟子,也因此亲传弟子身份高于内门和外门弟子,无论年纪修为,都会被弟子们称为师兄师姐——当然一般来讲,能被元婴长老们选为亲传弟子,也都配得上“师兄师姐”称号。

    黄衫少年震惊:“无情峰?就是那位无情剑主江长老吗?!”

    “正是,不过林师姐为人低调,久居无情峰,晨会大比什么都不常参加,你们入门得晚,没见过也是寻常。”

    师兄说着,有些好笑地问他:“你都没见过林师姐,倒是一眼就看出她是师姐?林师姐也不过十六七岁年纪,算来还和你差不多大,你怎么不认为她是师妹?”

    黄衫少年下意识摇了摇头:“怎么会,当然是师姐!一看就是师姐?”

    师兄没想到他这么坚定,愣了一下:“为什么?”

    黄衫少年看着那正笑着和晏大师兄说话少女。

    她年纪真不大,脸颊还有一点没有褪去婴儿肥,五官清丽秀美,却也不是那种一见惊艳绝美她手里甚至还握着俩核桃?

    但是她身上却有一种很特别气质。

    像清风,像溪流,像明月,又像泛着熠熠阳光温暖开阔海面。

    她就安静地存在着,当你不注意时,你眼睛当然会被其他更绚烂跌宕风景所吸引,但是当你注意到她时,你就会发现,你将再也无法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黄衫少年说不清那是怎样感觉,但是他就是知道,她是不一样。

    黄衫少年喃喃脱口而出:“林师姐真好看”

    师兄:“哈?”

    师兄正想问问这傻孩子是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个结论,就见他神情变了变,红着脸躲到自己身后,却还忍不住羞涩探头去看。

    师兄抬起头,那位林师姐不知何时已经转过头来,看着他们莞尔轻笑。

    她眉目疏朗柔和,那一笑,让人恍惚看见春天桃花在眼前悠悠盛开,细水安然美好。

    师兄不由愣了一下,这一刻,他突然有点明白小师弟感受了。

    这位林师姐真是

    他耳尖微烫,忙拱手回了一礼,有些遗憾地注视着林师姐含笑点了点头,就转过身去,望着一个方向。

    流虹般剑光划过,半空中渐渐显露出几道身影。

    “是掌门大人。”

    “长老们也来了。”

    “还有楚师姐”

    云霞光辉散开,掌门领着一众长老弟子翩然而至。

    林然随众人一同拱手弯腰,齐声:“见过掌门,见过诸位长老。”

    阙道子抬了抬手,声音温和:“不必多礼。”

    万仞剑阁这一代掌门阙道子是个看着就温文尔雅青年,容貌也是剑阁一脉相承俊美出尘,穿着绣金纹宽袍剑阁掌门服,负手站在众人之前,端得是端正持重、威仪万千

    ——如果林然不是亲眼见过他拉着江无涯手絮叨了六个时辰喝酒八百种坏处话,林然会信。

    江无涯喝酒,喝得风雨无阻、百折不挠,那肠胃就跟黑洞似,倒多少喝多少连一声响都听不见,只有那一天,当被阙道子拉着苦口婆心促膝长谈之后了,他吐了。

    林然第一次见有能给人唠嗑唠吐了,还愣是给噬酒兽江无涯给唠吐了。

    在受到冲击三观重塑之后,林然就对阙道子心服口服,深感只有这样奇伟男子,才能支撑着万仞剑阁没有倒闭,让剑阁师兄弟姐妹们暂时不需要靠卖身养老婆,维持了市场平衡,给山下怡红院和南风馆等一众特殊服务产业留下最后一片净土

    ——这是真正功德啊!

    “楚师姐。”

    “楚师姐身上剑意越来越凌厉了。”

    “咦,为什么侯师姐也在?”

    “对啊,侯师姐不是北辰法宗吗?怎么也来…”

    “肃静。”

    众人静声屏息,阙道子环视所有弟子,沉声说:“我万仞剑阁与北辰法宗世代交好,两宗商议,今次万剑林开,破例允许一批北辰法宗弟子入内共同选剑。”

    阙道子身后,一道高挑火红身影越众而出,双手抱拳,声音娇艳明丽:“北辰法宗侯曼娥,代北辰法宗向剑阁诸师兄弟们问好。”

    众弟子瞬间哗然。

    林然被低窃私语声从回忆中醒来,抬头看去,在阙道子身后看见了女主楚如瑶和恶毒女配侯曼娥?

    楚如瑶还是一如往昔冰雪美人,清清冷冷站在那里,而她身边侯曼娥就变化大了。

    她不再像以前穿着纹满华丽绣纹白衣,而是换了一身灼眼红衣,裙角和袖口满绣着繁复火焰花纹,额前悬着掐金丝镂空额饰,中间嵌着剔透纯净红宝石折射出明亮光彩,更衬得她肤色雪白容貌倾城,此时一双美眸含笑望向众人,整个人如燃烧火焰般明艳照人。

    “这这是侯师姐?”

    所有人都看愣了。

    有弟子们小声咂舌:“以前只觉得侯师姐娇纵跋扈,第一次发现她这么好看”

    “就是,侯师姐与楚师姐站在一起,风情各异,竟然都难分高下呢。”

    “而且侯师姐也没有很跋扈,之前侯师姐险些伤了楚师姐,领了三十剑鞭后,淌着一路血去向楚师姐负荆请罪,可见侯师姐品性其实很好。”

    “说是啊,听说是江剑主救了侯师姐,后来侯师姐苏醒后,第一时间去无情峰道谢,献上一颗可遇不可求七转回魂丹和无数珍贵谢礼,江剑主不要,她就长跪不起,连掌门都赞她知恩图报。”

    周围嘈切议论声不断入耳,林然遥遥望着红衣似火侯曼娥,整个人都震了震。

    改过自新,浴火重生,扭转局势,绝美亮相

    天一惊呼:“卧槽!艾莉是你吗?!”

    林然:“……”

    林然很想不信,但是这剧情这走向这迷之熟悉

    “天一。”

    林然艰难说:“我,我有一种不详预感。”

    “淡定,淡定。”

    天一已经重新冷静下来,冷静得像俩二两半还有包浆核桃:“不就是穿越重生钻书搞漫画,小场面,完全小场面。”

    林然:“”

    天一语气莫名沧桑:“你先搞清楚是哪种吧,玛丽苏搞争霸慢热种田还是退婚逆袭流,如果是海棠市那种那就更得重点对待了,万一搞出个脖子以下多人运动闹不好就得被严打——毕竟听说现在上面查得严。”

    林然:“”

    “林师姐。”

    娇俏中不乏英气女声突然响起,面前不知何时站过来红衣少女露出明媚笑容,当着周围许多弟子面,拱手深深鞠躬,姿态无比郑重谦卑:

    “林师姐,谢谢您救了曼娥性命,之前您在闭关,曼娥不能亲自道谢,现下终于能了却一桩心事,以后您但凡有所需,尽管来找曼娥,曼娥必然尽心尽力为您达成所愿。”

    周围弟子们闻言微微骚动,交口称赞:

    “原来林师姐也救过侯师姐。”

    “侯师姐许承诺好重。”

    “救命之恩,涌泉相报,侯师姐人品贵重啊”

    连那边长老们都低低赞了几句,阙道子也轻轻颔首,面露欣慰。

    只有林然旁边晏凌,看见侯曼娥眼底闪过一抹喜色,微微皱眉。

    听着周围称许声,侯曼娥嘴角没克制住地翘起,不慎流露出些许得意,眼底也燃烧出更强烈信心和野心。

    这才只是一个开始,她要扭转自己处境,她要“侯曼娥”以崭新姿态重新开始。

    “林师”

    侯曼娥抬头正要再接再厉,却发现对面林然完全没有像想象中、或是无措或是欣慰或是嫉妒地看着她。

    恰恰相反,这位林师姐看她眼神格外复杂,像是悲伤?

    嗯?悲伤?

    侯曼娥压下心头诧异,展现出更开朗明艳微笑:“林”

    “其他就不用了。”

    林然打断侯曼娥,捏住自己一颗核桃,郑重递给她:“如果你想感谢我,能不能麻烦你握一下这颗核桃。”

    这这没按套路来啊?

    侯曼娥呆了呆:“啊?”

    “其实我是个很迷信人,一直在找我有缘人,这不是普通核桃,这是我特制核桃法器,只有和我有缘人才能让它变色,越有缘,它越红,我就越开心。”

    林然诚恳地请求:“所以,可以帮我握一下核桃吗?”

    侯曼娥:“”

    侯曼娥迟疑了一下,谅林然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搞阴谋,她乐于展现自己友善和慷慨,一口应道:“当然!只要林师姐开心,我责无旁贷!”

    说着,她爽快地握住核桃。

    林然紧紧盯着核桃。

    众人好奇盯着核桃。

    三秒后,众目睽睽之下,浅褐色核桃,黑了。

    核桃,它,黑了。

    林然:“”

    众人:“咦咦咦?”

    侯曼娥疑惑:“林师姐,它黑了,是什么意思啊?”

    林然想笑,但是不争气口水从眼角流下来。

    “红到发黑,就是有缘到了极点,妙不可言境界啊。”

    林然紧紧握住侯曼娥手,哭得像个八百斤孩子:“太开心了,真,我竟然能遇到你,这么多人我就偏偏遇上你这样儿老天啊!你开心死我吧——”

    ————

    夜幕低垂,万籁俱寂,温凉如水月色透过纸窗,洒在桌边纤瘦人影上。

    摇曳昏黄烛光照亮少年妖美慵懒侧脸,他捏着纤薄娇嫩桃花瓣,对着跳跃烛芯,一片一片,把落下桃瓣重新拼成一朵盛开桃花。

    奚辛盯着那栩栩如生桃花,冷不丁开口:“算算时候,她应该已经进万剑林了。”

    不远处软榻上,斜倚着枕榻正执卷看书江无涯放下书卷,掐了掐额心,叹口气:“小辛,阿然已经长大了。”

    孩子大了,就像羽翼长满雏鹰,总要让她出去飞翔。

    他也不舍得她离开,不舍得她出去受苦,但是他更不舍得把她圈在这里,浑浑噩噩一辈子。

    奚辛眼帘微垂,指尖在拼凑好桃花芯轻轻一点,已经渐渐苍白花瓣瞬间被染成艳丽深粉,娇艳蓬勃不可方物。

    奚辛捏着那朵重生桃花,慢悠悠道:“我养大小凤凰,再如何长大,也是我小凤凰。”

    话其实是寻常话,只是那一句“我”,在他轻飘飘嗓音中,总显得别有意味。

    江无涯察觉出些许异样,不由皱眉,语气微带警告:“小辛!”

    “是我…”

    奚辛似笑非笑斜看江无涯一眼,眸色诡魅流转,倏然一笑:“…当然,也可以是你…我们一起,不是就皆大欢喜吗,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