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77章 第七十七章
    小楼西,??高朋满座、丝竹如织,欢声笑语依旧。

    浅凝姑娘倒出一杯酒水,??素手执起,柔顺递给身侧人。

    一只修长手接过去。

    有着英俊容貌男人斜靠软榻,屈起长腿支着手肘,已经酒过几巡,他来者不拒,喝得脸颊微熏,那熏意柔化了脸廓冷漠线条。

    他望着歌姬们曼妙舞姿,有一口没一口喝酒,薄唇微翕,??腮骨轻微地鼓起又凹陷,??酒水顺着修长脖颈滑下,喉结上下滚动,有种说不出来、漫不经心又充满色|欲特殊魅力。

    慕容芸着了魔般望着他,??止不住面红心跳。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男人,这样风流、冷漠,浪荡得却让人根本移不开眼男人。

    如果是以前她对他只能说是喜欢,但这些日子,??在真正与他相处、了解他之后,??她确信她是真正爱上了他。

    她再不想用慕容家势力压他,她也不想利用他,??第九重天机也罢、他天赋也好,她只希望他能对她热情一点……她希望他眼睛只看着她,??那双漫不经心眼睛能燃起爱欲火焰只专注望着她一个人。

    只要想想那一幕,??慕容芸激动得呼吸都快停止,??浑身都烧起来。

    “元公子…”一秒记住

    慕容芸亲手倒出一杯酒,??敛袖露出一小截皓腕,双目含情递给他。

    “哈哈。”

    旁边陪客几位公子都哄笑起来,笑得慕容芸脸颊烧红,嗔他们:“笑什么!就你们会起哄。”

    “别笑了别笑了,没看我们芸姐姐恼了!”

    慕容六公子故意挪榆,在慕容芸娇嗔地拍他时候连忙讨饶“芸姐别气芸姐别气”,扭头自然地对着元景烁笑:“元兄弟快来救我!你快接了这杯酒,替小弟好好哄一哄我芸姐,小弟先行谢过了。”说着还似模似样鞠了一躬,登时又激起一阵大笑。

    所有人都有意无意望着元景烁。

    元景烁慢慢饮着酒杯里水,直到场面微微安静、生出异样尴尬之际时,他慢条斯理放下酒杯,俯身握住慕容芸递来酒杯另半边。

    他手掌宽厚,这样姿势,带着薄茧指腹按住酒杯杯壁,手掌几乎虚虚半笼住她手背,瞬间一股堪称侵|略炙热气息笼过来。

    那是男人温度。

    慕容芸看着元景烁低头,英俊深邃面容被酒气熏出灼灼逼人烈和遒劲,那双散漫而永远看不透真正情绪眸子似看着她,又似乎没有。

    慕容芸手里一空,手中酒杯已经被拿走。

    “好。”

    低低慢慢一声好,也不知是在回应“接了这杯酒”,还是“替小弟好好哄一哄我芸姐”。

    慕容芸怔怔望着拿过酒杯饮元景烁,反应过来,瞬间整个人从脸红到脚。

    房间安静片刻,猛地爆出大笑,凝固氛围瞬间被打破,众人喊叫着调侃起哄,嬉笑声中,慕容六公子凑到元景烁身边,挪榆中隐着几分居高临下得意:“元兄弟,是不是过些日子,小弟就该叫你一声姐夫了。”

    元景烁噙着意味不明笑,慢慢喝着酒。

    慕容六公子把这当做默认。

    “小弟是很乐意认你这个姐夫,但是我芸姐姐可是金都第一贵女,是我们燕州明珠,你想娶,可不是容易。”

    慕容六公子唱起黑脸,低声暗示:“元兄弟,你总得有所表示,摆出诚意来,以后才能是我们慕容家自己人,你明白吗。”

    元景烁笑了一下。

    慕容六公子正以为他是同意向慕容家投诚了,就听见他说:“恐怕不行。”

    慕容六公子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屏风门就被狠狠撞开,一个法宝挟裹着杀气重重砸进来:“姓元你今天死定了!”

    元景烁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摔杯猛拔刀而起,一刀将那法宝生生劈成两半!

    夏侯岳惊住,反应过来勃然大怒,反手又甩过来两个法宝,元景烁横刀劈裂,爆裂法光将房间炸塌。

    惊恐呼声四起,一屋子客人歌姬仓皇躲避,各家侍从连忙保护自家少主子,一片人仰马翻中,众人震惊看着元景烁砍翻三四个围来夏侯侍从,在喷溅鲜血中跃空而起立刀狠狠往夏侯岳砍去。

    “是夏侯家?”

    “夏侯家疯了?他们要杀我们?!”

    “是来杀元公子。”

    慕容六公子都看傻了,从来都知道夏侯岳没脑子,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敢在小楼西当众杀人,当着这么多各家公子小姐面儿杀如今被争相拉拢元景烁。

    这是人吗?这真还是人吗——这是傻逼成精吧!!

    “放肆!”

    一声暴怒娇叱,慕容芸猛站而起,俏脸惊怒交加:“夏侯岳这个蠢货!给我拦下他!”

    “芸姐姐。”

    慕容六公子脑子转得快,低声说:“救自然是要救,但既然夏侯岳先出了手,我们不如将计就计趁机逼元景烁向我们慕容家效忠——”

    “够了!”

    慕容六公子觉得这个主意正好,谁知慕容芸反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怒喝:“你想逼谁?元公子是我未来夫婿,早晚是我慕容家人!都这个时候了你竟满脑子还是这些龌龊心思,若让他误会是我意思,以为我待他痴心不诚,日后他与我夫妻生了嫌隙,仔细我扒了你皮!”

    “…”捂着脸慕容六公子一脸懵逼:“??!”

    我跟你讲家族,你他妈跟我讲真爱?!

    可惜慕容芸是嫡支家主最疼爱女儿,两人虽以姐弟相称实则身份天上地下,慕容六公子不敢顶嘴,只能忍气吞声:“芸姐——”

    “闭嘴!”

    慕容芸阴冷瞪他一眼,转身怒令亲卫:“你们还傻站着干嘛,还不快去保护元公子!夏侯家欺人太甚,若顽固抵抗者,直接杀了便是!”

    “是!”

    慕容六公子心里一突突,隐约觉得这样不合适,可是慕容芸身份尊贵,她号令慕容家亲卫根本不听他阻拦,毫不犹豫跳出去与夏侯家侍卫战到一起。

    不过眨眼功夫现场已经刀光剑影厮杀在一起,小楼西到处都是惨叫怒吼和血,横梁断裂,一间间包阁轰然坍塌,火系法光被风系法宝吹得骤然蹿升,化为火龙瞬间点燃木质阁楼,熊熊火焰从中楼疯狂往四周蔓延。

    慕容六公子瞠目望着转瞬化为狼藉小楼西,不知为什么,心头莫名有不祥预感。

    夏侯侍卫长带人赶赴小楼西时,小楼西已然化为火海,十几层华丽阁楼熊熊燃烧,在绚丽余霞中恍若一只展翅意欲腾空火凤。

    整条沿着河岸大街堵满了人,人山人海围观修士对着小楼西指指点点,时不时就激起一阵惊呼甚至喝彩,合起来嘈杂声浪震得人耳朵疼。

    夏侯侍卫长望着那密密麻麻人头,心一下沉到底。

    这比单纯在小楼西杀了元景烁更遭,现在相当于他是要当着整个金都面杀了元景烁强抢天机至宝,他不仅公然违背燕州禁令,还彻底得罪了慕容家,那当众抢来至宝更是直接将夏侯家置于众矢之,若是那天机有用、能助得老祖宗突破元婴后期还好,若是不能,那恐怕——

    夏侯侍卫长眼中划过恐惧。

    那他们夏侯家前途堪忧,而他更是必死无疑!

    “让让!”

    手下怒声驱散人群,但围观人实在太多了,人多势众也就不大把夏侯家放在眼里,此起彼伏抱怨嘈杂声中人没少反而越聚越多,夏侯侍卫长心中忧虑更甚,抬起头就见一道刀光横面,游龙般矫健身影自火海冲出,攥着一个人重重撞在小楼西大堂正中紫色花朵雕塑上。

    夏侯侍卫长认出那人就是元景烁和夏侯岳。

    元景烁掐着夏侯岳脖子,两个人靠得极近,如果他要杀元景烁,夏侯岳也活不了。

    夏侯侍卫长眼神闪烁不定:杀,还是不杀。

    ……

    林然眼看着自己身体变异。

    她之前就在思考,异兽变成半妖,是用外力迫使它们化出人类形态,但人是怎么变成半妖呢?难道是觉醒原始猩猩基因?

    妈呀,变成猩猩那不行!那太丑了,她不行她不可!

    好在并没有像她猜测那样,她身体确是在变异,但比起变异,更可以比喻为淬炼,比如经脉拓宽、血肉变得更柔韧强悍…但因为人本身身体承受不住这种淬炼,所以会产生骨骼移位、皮开肉绽、金丹被崩出裂缝等等反应,九成九人撑不住这一道坎儿,就会爆体死去。

    林然当然不会死,但也挺惨,五感消失、骨骼断裂、浑身冒血,跟个血人似瘫在哪儿。

    “然姐姐你知道吗,传说妖拥有世上最强悍身体。”

    怯软声音响起,林然看见小月抱住自己身体,丝毫不嫌弃她一身血和胀得青紫可怖皮肤,哄孩子似温柔晃着她,轻轻呓语:“妖体魄强大、寿命长,有着兽类凶残暴虐和人类理智,甚至不需要怎么努力修炼就可以随着年纪增长而自然地强大起来,妖哪哪都比人好,就是一点不好——妖永远也没有人族对天道感悟,妖生来有多少潜力、最后也就能修炼到什么地步,却永远没有人族那样仿佛可以无限进化潜质。”

    “所以,如果又有妖强悍体魄与血统,又能有人族对天道感悟能力…”

    小月像是被自己讲故事逗笑了,凑在林然耳边小声说:“…然姐姐,那不就是半妖吗。”

    它咯咯笑,眼中闪烁着异样光彩。

    林然并不懂她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也没办法回答她,唯有沉默看着她。

    “他们不断让这些怪物相互吞噬,唯一活下来那个,就变成了半妖。”

    它却并不继续往下说,而是冷不丁笑:“这最后一只半妖,就会继承前面所有力量…所有人,异兽,半妖,那全部力量,都是它。”

    …都是,它。

    小月最后声音太小了,林然没有听清楚,她却听见突然嘈杂声,林然从核桃望出去,看见那些工蜂般忙碌修士突然加快速度请干手头工作,杀掉没有神智半妖,清空每个黑坑,最后把剩下庞大尸堆都倾进红河里。

    然后从那些蜂巢般密密麻麻洞窟中走出一队队修士,他们气息彪悍,每队都至少是金丹后期修为,他们走在前面,用锁链牵出一只只或长着耳朵或有尾巴、或面目似兽人。

    它们是半妖。

    这些半妖有小山般庞大,有不过半人高,但都无一例外强大、有着强悍浑厚威压,金丹后期、巅峰,甚至还有元婴!

    它们远比牵着它们修士更强大,却神色惶惶,在修士呵斥声中瑟缩发抖,发出怯懦低吼,却不敢有丝毫反抗。

    修士呵斥它们站在一个个不同位置,它们就驯服地跪下。

    林然视线一转,看见自己身体又被从小月怀里扯出,她被起来,一路穿过无数条红河和匍匐半妖与修士,被架到到巨坑中央。

    林然被架到一个阵眼放下,身体软软瘫在地上,她往前望去,先望见中央一座高高架起威严高台,然后又看见了罗夫人和慕容洪,他们带着慕容家长老管事等人站在左面,而高台右面也站着另一队气势不凡人。

    林然猜测右面那就是夏侯家。

    两家分立高台左右,双方虽在寒暄谈笑,却泾渭分明,气压紧绷。

    她就被放到左边慕容家阵法这边。

    看这架势,林然若有所思,看来慕容家和夏侯家也是暂时搭伙,面和心不和。

    夏侯家见着动静,那位夏侯家主看向林然:“这是谁?”

    慕容洪故意答得随意:“不过是只新化半妖。”

    骗鬼呢,夏侯家主冷笑,一只普通半妖能摆在最前面阵法节点?

    夏侯家主知道这新搞来半妖肯定不简单,但是他也没有办法,虽说是两家协力造阵、共同受益,但到底也是各凭本事,慕容家老祖实力更强、又有小楼西做马前卒,比起他们优势不是一点半点。

    夏侯家主暗暗咬牙,转头对手下怒喝:“给侍卫长传讯!叫他快带着东西滚过来!”

    “是是,属下这就发。”

    东西?什么东西?

    慕容洪心思转了转,就有了盘算。

    为免出什么岔子,还是尽快封锁阵法,让夏侯家什么也别想递进来。

    恰在这时,高台忽然落下两人,一个发须皆白老者和一个中年男人,两人身上威压无比浑厚,赫然都是元婴中期。

    燕州明面上只有三位元婴中期,就是三族老祖。

    林然立刻知道,这就是慕容和夏侯家老祖。

    “见过老祖!”

    “见过老祖!”

    慕容夏侯两家众人纷纷跪下,恭声向各自老祖行礼。

    “哈哈,夏侯老弟别来无恙啊!”

    那白发矍铄老者笑着对中年男人开口,夏侯老祖望了望周围炼狱般深坑,想到马上要经历什么,表情说不出是亢奋还是恐惧,缓了缓才强打起精神应付道:“慕容前辈也是。”

    “百年筹谋,尽在今日。”

    慕容老祖将夏侯老祖神色尽收眼底,心底一声冷嗤,面上却也望一圈深坑,眉宇渐渐露出怅然:“举族之力只为今朝,也不知这奋力一搏,是否也只落个身死道消下场。”

    夏侯老祖没想他说这些丧气话,眼底闪过惊讶,当然发出塑料安慰:“前辈距元婴后期一步之遥,何出此丧言。”

    “以生灵为祭,逆天而行,又能有几个得好?九成九逃不过天雷加身、魂飞魄散下场。”

    慕容老祖长叹一声,似真是掏心窝子:“夏侯老弟,实话与你说,若非那云家老怪眼看要突破元婴后期,我这把子年纪又大限将至,不得不为了族人们殊死一搏,我断不会打这种注意——这实在是没有办法办法了。”

    夏侯老祖微露动容,心里终于升起几分兔死狐悲之意。

    百年前云家老祖心有所感,开始有突破征兆,那对他夏侯家无异于天崩地裂——云家一旦出个元婴后期,燕州三足鼎立之势瞬时瓦解,他们夏侯家哪里还能有立足余地?

    故而当年慕容家伸出橄榄枝邀请一同建造个逆天大阵以助突破时,他脑子一热便咬咬牙答应了。

    元婴一阶如隔天堑,尤其是突破元婴后期,靠他自己这辈子怕是都没有机会,但凡能有机会搏一搏,还管什么正邪善恶伤天害理?!

    但即使是夏侯老祖也没想到,这阵法竟这么邪、这样骇人,数十万百万命流水似搭进去,上百年时间,倾两族族之力才建成。

    当年半途他便已心生悔意,只是上了贼船便再也下不来,硬着头皮走到如今,看见这血河奔涌大阵、想象着一会儿天罚天雷加身,再加上慕容老祖这一番话,他心里愈发动摇,甚至生出几分退缩悔意。

    “夏侯老弟,我要与你商量件事。”

    这时慕容老祖说:“一会儿你站到我身后,由我为你先挡劫雷。”

    夏侯老祖瞪大眼睛,满脸不敢置信,众人猛地抬起头也都是惊骇。

    “我老了,若此次不能突破,便是今日不死也活不了多久,但夏侯老弟你还年轻,还有来日可言。”

    慕容老祖沉声:“今日老夫为你挡雷,但我要你发下心魔誓,若老夫身死,你得记老夫恩惠,从此庇佑我慕容家上下。”

    慕容家一众人齐齐跪下,悲愤痛哭:“老祖!”

    “我意已决,莫要多说!”

    慕容老祖似下定了决心,毅然望向夏侯老祖:“夏侯老弟,你应是不应?!”

    夏侯老祖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

    这当然要应!

    虽说多了慕容家个拖累,但“庇佑”这个词可操作空间太大了,反而慕容老怪给他挡劫雷,闹不好是真给他挡一条命啊!

    夏侯老祖想都不想,立刻指天起誓:“我以心魔为誓,若你为我挡雷,此后我定庇佑慕容家上下。”

    慕容老祖这才露出笑容,随即肃下面容:“那我们这就开始。”

    “好!”

    林然望着高台两位老祖一前一后盘坐而下,分散在深坑四周修士立刻动了起来,他们拽住那些半妖,让它们在自己四肢狠狠割出伤口,殷红血涌出来,淌过刻在地上法阵,勾勒出血腥蜿蜒花纹。

    也有人过来割开她手腕,鲜血喷涌而出,伴随着蔓延开浓郁元气一起灌入法阵,林然顺着血流方向望去,看见那些半妖流出血迅速勾连涌上红河,竟然将无数交错红河串联起来。

    “元景烁他们应该快到了。”

    天一提醒她:“也不知这是怎么个剧情线,之后事让元景烁云家他们那些原住民来,你别插手。”

    林然点头:“我知道。”

    自己手腕泊泊流血,看得林然眼疼,她移开眼,看见站在不远处双目含泪楚楚担忧望着她小月,看见无数痛苦嘶吼半妖,看见神色亢奋慕容洪和夏侯家主…她突然想到什么,转过头去看罗夫人。

    罗夫人站在慕容洪身后,仰着头欢喜又期待地望着高台上两位老祖,乍一看和周围人没什么两样。

    但林然就是觉得哪里怪异。

    林然望着含笑罗夫人,想,她到底想做什么?

    ……

    手中传讯符突然化为飞灰,把夏侯侍卫长从犹豫中惊醒。

    他看向手中灰烬,再抬起头望向那撕打在一起元景烁和夏侯岳,猛一咬牙,眼中闪出狠辣。

    他可以死,夏侯岳也可以死,但是他夏侯家不能亡!!

    夏侯侍卫长怒吼一声“杀”,周围亲卫瞬间撞入混乱厮杀人|流,无数惊叫声中,他猛跃空而起,直直向正堂杀去。

    夏侯岳本来还在破口大骂,但在被攥住脖子,被一刀抵住腹部金丹狠狠撞在大堂雕塑后,眼中终于浮现出惊恐。

    “你扰了我喝酒。”

    他对上一双黑黝黝眸子,少年沙哑轻笑。

    不知道为什么,上次见到元景烁、哪怕是被他下了震慑,夏侯岳还是满脑子杀他泄愤,可是这一次,他望着少年那泛起金光瞳孔,听着他笑声,却从心底不受控地渗出寒意。

    “你松、松手…”

    夏侯岳吞了吞唾沫,强撑着从喉咙里艰难挤出:“我、我是夏侯…不、不会放过…”

    元景烁冷淡望着他,忽然低低笑一声:“你是指他?”

    谁?

    “元景烁!”

    夏侯侍卫长怒吼:“交出第九重至宝!否则休怪我无情!”

    夏侯岳瞬间眼睛一亮:“我!救——救我——”

    元景烁猿臂伸直,轻松掐住夏侯岳贯在紫花雕塑上,任由夏侯岳像垂死鸭子徒劳挣扎,只懒懒斜去一眼,轻描淡写:“不交。”

    夏侯侍卫长毫不犹豫一掌拍来——拍死他,带着他尸体回去查!

    元景烁直接横臂把夏侯岳挡在面前,夏侯岳瞪大眼睛疯狂摇头,眼睁睁看夏侯侍卫长紧咬牙却仍毫不犹豫狠狠一掌拍来:

    “啊啊啊——”

    夏侯岳发出凄厉惨叫,整个人骨肉尽碎,本就虚浮金丹刹那化为齑粉。

    掐着人体瞬间化为飞灰,元景烁一挑眉:“倒是个人物。”

    “你该死!”

    夏侯侍卫长双眼赤红:“你今日必死无疑!”

    元景烁忽而笑了。

    “这话许多人与我说过,但如今,我还在站在这儿,他们却都死了。”

    元景烁眼底骤然爆起金光,猛冲而上,横刀竟生生撑住夏侯侍卫长暴怒拍来一掌,在他惊疑不定目光中,低笑:“你主子走了,你也走了,你们夏侯府,是不是就没人能给下面报信了。”

    “那通向地底下阵,是不是就没人守了?”

    夏侯侍卫长瞳孔骤缩,想都没想要转身回去,却已经晚了。

    金都城中央对立两片庞大建筑群,属于慕容家与夏侯家府邸,轰然坍塌,那废墟之上,云家族徽昭昭飘扬。

    天空阴云密布,深黑色惊雷在厚重云层中迅速凝聚,而不知何时起,金都城中各个角落突然亮起一片片红光。

    阵法赤红光晕交相辉映,所过之处,大地开裂,红河流泄,苍穹惊雷似有所觉,横弋在雷云中一时犹豫着未曾降下。

    夏侯侍卫长目眦欲裂,他转身疯了似地向元景烁抓来:“我要你陪葬——”

    “景烁!”

    不远处传来云长清急促声音:“你在哪儿?”

    “嘭。”

    “景烁。”

    那一爪在碰到他前刻便化为飞灰,夏侯侍卫长瞬间湮灭,元景烁抬起头,见一位童颜鹤发面容温煦老者站在半空中,身上散发着威严气场。

    元景烁拱手:“云前辈。”

    云家老祖望向他,神识中倒映出少年身上璀璨灼人金光,他露出惊容,又转为浓浓笑意:“天之骄子,无量前途。”

    元景烁眉目不动,“前辈客气。”

    “好个少郎!”

    云家老祖大笑:“你且先与长清退后,待老夫铲除奸佞,再与你细细说话。”

    云长清立刻拉着元景烁飞身后退,半路问他:“林师妹呢?”

    “在家呢。”

    元景烁懒洋洋道:“上次特意与她说让她躲远点,别来看热闹,她答应了。”

    “那就好。”云长清松口气,露出笑容:“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

    云家人大声疏散人群,围观人群往后退,沸腾嘈杂声浪不绝于耳,元景烁云长清站在很远外房顶,遥望着云家老祖身后浮出祥云瑞文法相。

    云家老祖长袍被风拂得猎猎作响,猛一掌拍下,刹那整个小楼西湮灭,大地撕裂,露出里面猩红庞大地狱深坑。

    深坑中,红河交织成繁复阵法,一个个节点疏通,一个个阵眼亮起,在众人灼灼目光中,磅礴红河直直撞上高台,刹那间高台蒸腾出浓郁到可怖血气,鲸吞般被滚滚吸入慕容老祖夏侯老祖体内。

    他们浑身一震,身上气机以肉眼可见速度飙升。

    眼看大阵要彻底成型那刻,头顶轰然连绵巨响,深坑破开一个个大洞,红河外泄,阵法刹那威力大减!

    所有人大惊失色,慕容老祖夏侯老祖惊怒睁眼:“谁?!”

    “慕容老贼!夏侯老贼!”

    云家老祖声如洪钟撞响:“奸计败露,尔等还不快滚出来!”

    全场瞬间哗然。

    一片大难临头惊恐躁动中,小月却悄悄抬起头,望见人群中罗夫人。

    它看见,罗夫人脸色惶惶,可唇角笑意,却分明愈发美丽动人。

    小月垂下眼。??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