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74章 第七十四章
    江无涯活似个老妈子,语重心长絮絮叨叨:“你性子惫懒,在家里没事,??出去可不行了,??得记着自己的事儿,??知道吗,??储物戒指戴好,里面的东西分门别类放好,??法宝丹药符咒位置都记住,??别用的时候就找不到现翻;还有自己的剑、自己的剑鞘都拿好,??不用的时候就挂在腰侧,??别给丢了”

    “师父。”

    林然越听越黑线:“我是剑修,怎么可能把剑都丢了。”

    那么大个剑都能丢,??她到底在师父心里是个什么形象,这像话吗。

    江无涯也觉得自己说得不太像话,??神色讪讪,??奚辛笑嘻嘻补刀:“他老糊涂了嘛,??阿然别听他的,在外面玩得开心就好,??东西都搞没了也没关系,??要打架了只管保护好自己,把其他人打死打残都无所谓,只要阿然好好回来,缺什么东西要平什么事只管让江峰主出去卖|身抵押嘛。”

    江无涯:“”

    林然立刻孝顺表示:“不用不用,??师父您不用出去卖买,我在外面会乖的,不会乱花钱,??也不会打架惹事的。”

    “”江无涯掐了掐跳痛的太阳穴,在林然以为他会黑着脸说奚辛是开玩笑不要惹是生非的时候,他却道:“小辛说得太偏激了,但是也不是没有道理,世上人心叵测,你出门在外,不惹事,但也不必怕事,谁若是想欺负你,你不必客气,是打是杀,你只管动手,自有师父给你担着。”

    林然怔了一下,睁圆了眼睛有点呆地看着他。

    奚辛看了江无涯一眼,眼神有点幽暗怪异,但想到这也是自己早做好的打算,撇撇嘴,虽然心里呷醋,终究没有说什么。

    林然反应过来,却笑道:“师父,您这样纵容我,也不怕我真惹了大事,到时候您可就有的麻烦了。”一秒记住

    “师父不怕麻烦。”

    宽厚的手掌轻轻压在她肩膀,林然怔怔看着这朝夕相处了八年的师长。

    他容貌冷峻,眉目却温和,疏朗含笑的目光中,有着沉渊般浩大又厚重的温柔:

    “你要记得,师父永远是你的后盾,会永远站在你身后。”

    他倏然一笑,缓缓道:“阿然,师父只希望你快乐。”

    方舟缓缓在万仞剑阁宗门外停下,侯曼娥站在方舟船头,看着下面那人山人海叽叽喳喳的恢弘场面,嘴角不由抽了一下。

    无论多少次,她还是没办法适应这万仞剑阁的画风,这么牛逼一宗门,这么牛逼一群剑修,怎么整得跟乡村联谊大赶集似的,说好听了是简约质朴,说不好听了,那真是土得都别具一格。

    侯·穿前时尚大明星·穿后北辰法宗大小姐·超有钱有势美艳小天才·曼娥昂了昂下巴,挥一挥手,方舟的舱门缓缓打开。

    “方舟来了!大家上船吧!”

    被师长和师兄弟妹拽得团团转的剑阁弟子们老激动了,终于不用被转成个陀螺了,一个个拿着剑提着包袱兴冲冲跑上方舟,然后朝着方舟下的众人热情挥手:

    “师父拜拜,我出去一定不会乱打架的,我一定会有理有据打架的!”

    “师妹,唇脂你要什么颜色来着,什么红对了,是不是大姨妈红?!”

    “师兄师兄,记得帮我照看我送给我媳妇的衣服,都放在我床底下了,那可都是我亲手雕出来的剑鞘,别让那谁抢走不!不行!你不能偷给你媳妇穿!那是我媳妇的(撕心裂肺)——”

    听完了全程的侯曼娥:“”

    侯曼娥暗骂一群傻吊,眼睛却不由往四周瞟。

    她先看到了舅舅阙道子,又看到他身前正认真听着他教诲的晏凌和楚如瑶,还有其他长老身边得意的弟子们她粗略扫了几眼,大概估计了一点万仞剑阁这次前往云天小秘境弟子们的实力,暗暗咂舌两下,然后才看见了她想瞅的人。

    林然正转过身,挥手和两个人道别,其中一个自然是她师父江无涯,而让侯曼娥惊讶的是,江无涯旁边竟然还站着一个容貌极为昳丽的少年。

    那少年是谁?侯曼娥疑惑,原著里有这么个人吗?这么绝美一脸蛋,但凡出场过肯定早被粉丝们尖叫盖楼讨论了,她怎么一点印象没有啊?!

    林然看着江无涯关怀的目光,弯了弯眼睛,认真道:“师父,您放心吧,我会很好的,也会很快乐的。”

    江无涯笑:“好。”

    身后方舟悠远的鸣笛声响起,江无涯看了一眼:“方舟到了,阿然你走”

    “等一下。”

    一直没出声的奚辛突然走过去,握住她腰侧的剑鞘,轻巧把一个小小的东西别在剑鞘上。

    林然低下头,发现是一株桃花。

    那桃花盛放得极为娇艳,粉嫩的花瓣舒展,仿佛是刚从枝杈摘下来。

    林然怕它掉下去,伸手想把它拿起来,才发现奚辛也不知是怎么弄的,这朵桃花竟已经镂印在剑鞘上,仿佛成了与竹鞘融为一体的花纹,却鲜活得连花脉的线条都清晰可见。

    奚辛问:“好看吗?”

    林然喜爱地摸了摸:“很好看。”

    她说话的样子总会很认真,所以夸赞就显得格外真诚,让人听得心里特别欢喜。

    奚辛唇角翘起,眉眼飞扬的弧度娇纵乖张,却怎么也无法让人生厌:“它会一直陪着你,只陪着你,你要好好待它,不可以叫它伤心。”

    呃……

    林然愣愣看着剑鞘,不是很想得明白她能怎么让一朵桃花伤心,花能怎么开心?难道她要每天给剑鞘上油,给它每天擦得油光满面容光焕发?

    林然觉得这可以回去再琢磨,当务之急当然是哄好奚爸爸,所以她郑重点头:“好,我一定会好好爱护它的。”

    听她这么承诺,奚辛顿时就像被揉顺了毛的猫主子,毛茸茸一团猫饼瘫在那里绵软甩着尾巴,浑身散发着心满意足的喵喵泡泡。

    江无涯忍不住感慨,他也只见奚辛被她哄得这样乖过。

    林然和江无涯对视一眼,眼中都含着笑意。

    “我要走啦。”

    临到走了,林然突然觉得还有好多话要说,竟然忍不住也开始絮叨:“我走之后,你们更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师父您喝醉了别随处一躺就昏天黑地的睡,好歹回家里躺着;阿辛也是,偶尔可以去后山啊主峰那边走走嘛,别天天圈在无情峰上跟自闭儿童似的我这次不会走很久的,等出了云天秘境我就回来,快到家的时候我会给你们发通讯的”

    奚辛听着她关切的念叨,红艳的唇抿住,心里泛着甜,又越发不开心让她走了要不然还是把她拉回来?

    后面再次传来催促的鸣笛声,方舟已经开始隐隐开动,江无涯怕奚辛又闹起来,也怕这孩子误了时间,压着她的肩膀推了推:“好啦好啦,我们都有数,快去上方舟去。”

    林然被江无涯推了几步,顺着人流往前跑,边跑边回头大声说:“师父,阿辛,我回来会给你们带礼物的——”

    江无涯莞尔。

    拦人最好的时机过去了,奚辛狠狠剜了江无涯一眼,也只好换上灿烂明媚的笑脸,用力招手扬声呼唤:“阿然姐姐要好好玩,要早点回家,我们等着你啊~~”

    林然遥遥应了声,才轻快地跑向方舟。

    江无涯含笑望着她活泼的背影,却对身边人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放手。”

    “我从不打算放手。”

    奚辛一眨不眨盯着林然远去,纤瘦艳丽的少年,忽的幽旎轻叹一口气:“可是谁叫她那么可爱地看着我,那么认真地担心我、想赶快长大来保护我呢,完全不舍得拒绝啊,没有办法,只好让她先出去飞一飞了……反正她答应了很快就会回来,不是吗?”

    江无涯摇头失笑。

    林然跑到方舟阶梯前,忽的回过头朝他们笑了一下,笑得眉眼弯弯,像遍洒了漫天明亮的星光。

    江无涯摆了摆手,然后背过手,含笑看着她越跑越远。

    什么是快乐呢?

    做想做的事,杀该杀的人,在想偷懒的时候挂在竹林里美美睡一个懒觉,和志同道合的新朋友一起行侠仗义快意恩仇,在滚滚世俗红尘中畅快大醉一场,然后趁三分酒意嬉笑并肩在云崖之顶俯瞰万里浩瀚山河。

    那是少年的意气风发,是对未来无穷美好的憧憬,是有知己有后盾有梦想所以无惧无畏敢与天下为敌的一腔天真和纯粹,比太阳更灼人,比阳光更耀眼。

    什么是快乐,自由就是最大的快乐。

    他可以被困在无情峰一辈子,但是他愿意给他的阿然,最盛大的自由。

    江无涯走到她面前,看着她头顶小小的发旋,突然失笑:“这是怎么了,小脸都耷拉着,不想磨就不磨了,师父带你寻个灵髓晶的剑鞘好不好?”

    灵髓是修仙界大灵脉溶成的宝物,里面蕴含着丰厚的灵气,不仅利于修行,还可以提升高级丹药和法宝的功效,一滴灵髓价高上千颗上品灵石不止,而灵髓晶更是最顶级灵髓的凝结体,说是价值连城一点都不夸,林然要是带个灵髓晶的剑鞘,恐怕得担心自己前脚出门后脚就被人抢了。

    要是别人林然会觉得是开玩笑,但是江无涯闹不好真能给她整来个灵髓晶。

    林然无奈:“师父,您是在哄小孩子吗。”

    江无涯心想,你本来就是个小孩子,但是他当然不能这么说,他好脾气地说:“不是,师父是不想你辛苦。”

    林然真心觉得,幸亏是自己,要是别的真·十几岁小姑娘,就照江无涯这惯法,早晚的给惯成拈花遛鸟纨绔子弟。

    林然挠了挠头,果断转移话题:“师父,您听说云天小秘境的事了吗?”

    江无涯笑了:“你天天窝在这里,倒是什么都知道得快是,剑阁正在遴选进入幻境的人选,你想去吗?”

    林然点点头:“我想去。”

    她就是为了辅助主角们而来,这种场合就不能再偷懒,当然要出现的。

    江无涯没想她回答得这样干脆利落,有些惊讶,失笑:“我还以为你懒得掺和也是。”

    他神色有些感慨。

    再惫懒怠、再散漫的孩子,也是鲜活好奇的,长好了羽翼,就总会好奇外面的世界,总想飞出去亲眼去看看。

    江无涯默了一会儿,笑起来:“好,师父知道了,你回去准备吧,师父会给你安排好的。”

    林然没有多想,乖乖点了下头,就回去收拾东西了。

    江无涯看着林然回屋,自己也转身去了洞府。

    他平时住在茅屋那边,这边修炼的洞府就许久不用了,石壁上爬满了苍黄的藤蔓,他一拂袖,满室的灰尘与枯枝无声地湮灭,露出一地零零散散的储物戒指。

    江无涯挑了挑,实在没有女孩子的戒指,他只好挑出一个最秀气好看的,打算找个炼器长老熔炼一下。

    他打开戒指,里面乱七八糟都是他元婴后的东西,筑基期的基本没有,金丹期的法宝倒是勉强剩下几件,江无涯都收拾进去,符咒丹药也少,毕竟他以前是个纯粹的剑客,除了剑其他都基本不用,不用当然也不会收集江无涯干脆多塞些奇珍异宝进去,打算让林然需要的时候就拿去拍卖,换了钱想买什么买什么。

    洞府前突然出现脚步声。

    “师兄。”

    奚辛轻柔的声音:“你来这里干什么?”

    江无涯头也没抬,继续收拾着东西:“云天小密境要开了,阿然会跟着一起去历练,我给她准备些东西。”

    “云天小秘境”

    奚辛含着这几个字,语气轻得莫名不寒而栗:“师兄,你同意了?”

    江无涯:“是。”

    奚辛:“我不同意。”

    江无涯手一顿。

    他拿着戒指,抬头看着奚辛,眼神沉而缓:“小辛,你没有理由不同意。”

    奚辛带笑的脸骤然寒戾。

    奚辛死死盯着他:“你让她去万剑林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好,她有了剑,她即将结丹,她怎么可能还留在无情峰,她会向往外面的世界,她会走的,她会离开我们。”

    江无涯:“我说过了,阿然已经长大了,她当然不可能永远留在无情峰,她总是要自己出去闯荡。”

    “谁说不可能?!”

    奚辛脸色狰戾,却倏然化为旖旎一笑:“师兄,她当然可以留下来,阿然性子懒,又最尊敬你,只要你与她说,不想让她去,她会听你的话,她就不会走,就会一直留下来。”

    江无涯看着他执拗的样子,摇了摇头,神色隐隐疲惫:“小辛”

    奚辛扬声打断他,声音尖锐:“——师兄!她留下来不好吗?!”

    “这无情峰有多冷寂,连花草都生得幽寂荒凉,我们两个人,就像两具行尸走肉,看见彼此的时候,腐朽衰败的气味几乎从骨子里逸出来。”

    奚辛眼底泛出猩红,眸子却闪烁着异色:“但是阿然在就好了,她那么温柔,那么鲜活,亭亭站在那里,向我们眉眼弯弯笑的样子,仿佛照下来的阳光都变得温暖了我们把她从那样小小一团,养成如今窈窕清丽的姑娘,她喜欢我们、依赖我们,还有谁比我们更了解她?她爱偷懒、爱躲闲、爱吃东西、不爱争斗、不爱凑热闹所以她还出去风吹雨打做什么?

    “我们可以爱她保护她一辈子,她想要的我们都可以为她捧过来,她完全可以留在这里,永远留在我们身边。”

    奚辛的声线愈发轻柔,轻得几近蛊惑:“师兄,你真的不想吗?你不是也喜欢的吗?我们三个就这样快快乐乐的、一直在一起,不好吗

    ?”

    江无涯阖上眼:“小辛,你知道,这不可能。”

    奚辛一滞。

    “我们是养大她,但她不属于任何人,她只属于她自己。”

    江无涯冷静看着他:“小辛,她的未来还有许多可能,她会做出自己的选择,会有她自己光亮的人生,我们是她的师长,照顾她、关爱她、为她指明方向,看着她高飞,而不是为一己私欲把她留下来,我们注定只能…陪她走一段路。”

    奚辛眼睛一瞬间红了

    “江无涯!你简直冥顽不灵!”

    奚辛猛地站起来,指着江无涯,狠戾冷笑:“凭什么要我放手,你自己愿意做大度,愿意去做你的正人君子,就自己去做,别扯上我!老天就没待我好过,凭什么现在让我做好人?她是我的,从你把她领上无情峰的那一天,就永远别想让我放手!”

    说完,奚辛转身拂袖就走。

    “小辛!”

    江无涯担心他要去找林然,紧追着踏出洞府,瞬间无情峰方圆百里的剑气汇聚而来,搅动着空气都变得暴戾狂躁。

    不好,奚辛的剑气暴|动了。

    江无涯脸色微变,一手挥开剑气,又有成千上万的剑气刺过来:“奚辛——”

    林然回屋很快收拾了一下东西——也没啥好收拾的,她是一个纯粹的剑客,拎着剑和剑鞘就可以走天下,至于其他的身外之物别问,问就是没钱。

    等她收拾完,天已经彻底黑了,窗外月色洒下一地清辉,说不出的幽静凄美。

    林然怔怔看了一会儿,想了想,抱着剑拿着核桃推门出去。

    一开门,她就对上一双赤红的眸子。

    奚辛不知何时站在她门口,宽大秾艳的绛紫色袍角被晚风吹起,少年纤瘦的身形被月色拉得幽长,恍似魅鬼夜行,挟裹着某种压抑的可怖的力量在无边幽暗夜色中伸展。

    “阿然。”

    奚辛脸上是奇异的笑容,看着她,轻柔地问:“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儿啊?”

    林然:“呃”

    “今晚的月色真美,不是吗,这么凄美的月光,正适合给阿然践行呢。”

    不等林然回答,他已经自顾自地说:“阿然要去云天秘境了,那就是要离开我们了是吗?为什么这样突然啊,我还以为阿然会喜欢一直留在家里呢,所以阿然打算什么时候回来?会不会出去玩疯了,几十上百年都不记得回来一次?会不会再回来就有了很多新朋友和喜欢的男孩子,把我们这些老家伙儿都抛到脑后去了?”

    奚辛忽的轻笑:“只要想到那样的一天,我就真的很想”

    剩下的字音湮没在唇齿间,奚辛看着林然呆呆的样子,突然笑了:“所以阿然要去哪儿啊?不会是想大半夜偷跑吧。”

    “不是啊。”林然老实说:“我想去抓野鸡。”

    正沉浸在各种不可描述暗黑情绪中的奚辛:“…?”

    “我肚子饿了。”

    林然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今天月光这么亮,应该很适合抓野鸡,我正打算抓一只回来烤。”

    奚辛:“”

    林然热情邀请他:“要一起来吗?我可以抓只大的。”

    奚辛表情怪异,幽幽盯着她一会儿,倏然灿烂一笑:“好啊。”

    无情峰上散养着很多异兽,林然轻车熟路抓了两只野鸡,堆出火堆,烧开热水开始烫毛。

    奚辛就坐在她旁边,漫不经心摆弄着满满摆了一地的调料瓶。

    林然边给野鸡褪毛,边扭头看他,他半边脸隐在黑暗里,她只隐约看清他线条娈秀的脸廓,和一双泛红的眼睛。

    林然忍不住问:“眼睛怎么是红的,你是哭过了吗?”

    奚辛一顿,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睛里的暗色,低低“嗯”了一声。

    林然想到刚才他噼里啪啦说的那些话,有点无奈:“我只是出去历练,又不是不回来了,还至于哭吗?”

    奚辛没吭声,却慢吞吞往这边蹭,蹭着蹭着,就蹭到她身旁,然后冷不丁滑进她怀里。

    林然:“…!”

    一弯清风拂过漫山桃林,拂开舒展的淡粉花瓣,在明媚的霞光下翩然翻飞。

    天上无数道剑光划过,几个万仞剑阁新入门的小弟子还不会御剑,就顺着桃林间的小径上山,边喘着气边兴奋讨论刚才的宗门大比:

    “楚师姐太厉害了,才不过筑基之境,竟然已经悟出了剑意,最后那一剑,煌煌凤鸣震响了满山,惊得上首坐席的长老们都站起来了。”

    “晏大师兄更厉害,修到第六境的君子剑,那可是金丹期都不一定能修到的境界,那般剑势,金丹的长老一剑也不过如此吧,不愧是我剑阁不世出的天才,怪不得晏师兄都能把楚师姐打败。”

    “只是一次比试棋差一招而已,谁说楚师姐就败了。”

    一个显然是楚师姐的小迷弟不高兴了:“楚师姐和晏师兄都是筑基巅峰,距离结丹不过一步之遥,楚师姐还比晏师兄小两岁呢,要说还是楚师姐更天才,谁先结丹,那时再论胜负,还说不定呢。”

    “虽然都是筑基巅峰,但他们可都是八年前同时拜入掌门座下,而且明摆着是晏师兄胜的次数更多,所以晏师兄才是宗门大师兄。”

    那小弟子言之凿凿:“楚师姐当然厉害,但肯定还是晏大师兄更厉害。”

    “楚师姐更厉害。”

    “晏师兄更厉害!”

    “那晏师兄更厉害。”

    “楚师姐更厉害。”

    “哈哈你也承认了楚师姐厉害!”

    “”

    “有种你别跑看我打不死你——”

    几个心智不超过三岁的小傻子们追跑打闹着跑走了,只留下一串串杠铃般的清脆笑声。

    “大比都结束了,你还不醒来吗。”

    清亮的男声突然在静谧的桃林响起。

    茂密的枝杈间,一道青衣纤细的身影静静地倚躺着。

    微风拂动,一片桃花瓣从枝头散开,慢悠悠、轻飘飘落在少女秀美的脸颊。

    纷飞的桃花、沉睡的少女,安逸美好得像一副画。

    青年男声优雅温和地说:“楚如瑶都筑基巅峰了,你还是个筑基中期,大比你不参加,那你怎么装逼,你不装逼,你怎么进万剑林怎么去云天小幻境怎么走剧情线,这个世界故事线已经乱得连它妈都不认识,你这个工具人还不兢兢业业干活还天天窝在山上偷懒睡觉,你是想等天雷把咱俩一起劈成傻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