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67章 第六十七章
    林然麻爪了。

    “你别以为我读书少就骗我。”林然发出灵魂质疑:“我们两个都是女她怎么会假孕。”

    天一冷笑,??你是女没问题,它是不是雌那可还说不准呢。

    “而且假孕是假孕,一听就不会真怀孕。”

    林然嘀嘀咕咕:“修真界果然不同凡响,??大家都很开放呀,连兔兔都这么饥不择食,??一边喜欢男孩子一边在女孩子怀里羞羞…”

    天一简直服了她这个傻样儿,??个活棒槌:“你现在还嘚啵什么,??管它真孕假孕,??它在你怀里蹭你不变扭嘛?快把它搞开搞开。”

    林然当然变扭。

    她想把小月推下去,手指尖刚碰到小月肩膀,小月特别剧烈地喘了一下,??给林然吓得手抖。

    她又想站起来把人抖下去,??小月下意识就伸手臂圈住她脖子,一边喘一边想把脸往她怀里贴…然而失败了。

    林然才发现这只恶毒兔兔不仅胸缩水了,??连个头都不知不觉往上蹿了点,现在竟然比她还高一些。

    蹭胸失败,??小月直接把脸颊往她脸上贴,??林然一脸【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g】,??像是被大型狗子热情要抱抱瘦弱主人,艰难战术后仰:“别别,你冷静点,你、你这样我是要动手了。”m.

    小月只一个劲儿喘,??眼眶发红,瞳孔都微微涣散,??一边往她脸上贴一边喃喃:“摸摸我,??摸摸我然姐姐,??求求你小月好难受…”

    那一声“然姐姐”,??又让林然想到奚辛了。

    她不可否认,她对小月是有一点移情。

    两个人当然是不一样,她家阿辛永远不会低头,是个撒娇也要高高昂着下巴、死必定玉石俱焚骄傲孩子,但小月身上有一些与他相似特质,那种偏执、阴冷,甚至偶尔从骨子里溢出绝望和不甘,让她总有些不忍。

    林然去过那么多个世界,女孩子总是比男孩子过得更艰难一点,以至于对女孩子她总忍不住会更心软。

    要是个男林然早把人甩下去了,但是一个瘦弱小姑娘红着眼眶可怜兮兮求她,林然就有点麻爪了。

    她犹豫一下,轻轻拍了拍小月后背,小月瞬间绷起后背,不断往她身上拱,发出哭似低吟:“再重一点,求求然姐姐再重一点…”

    林然:“…”

    “不是,我就拍一拍,你别说得这么让人误会。”林然一头冷汗:“你少说话,别出声,最近严打你这样很危险啊。”

    天一:“…”这他妈是严打事儿吗?你个榆木脑袋早晚给人套麻日了!

    小月已经神志恍惚,一边叫她名字一边扯她衣服,林然很崩溃,不得不重新坐到床边腾出手来,一手扯着衣领一手用力拍小月后背,大声喊:“你冷静点啊!坚持就是胜利啊!熬一熬就过去了!”

    元景烁半醉半醒间听见嘈杂声音,夹杂着低吟哭泣声和林然难得崩溃喊声。

    睡梦中那一双浓眉下意识皱起,元景烁强撑着睁开眼睛,恍惚着侧过头,就看见坐在床边林然和…缠在她怀里蹭小月。

    元景烁怔怔看着她们,得僵了好几秒。

    酒精麻痹了神经,以至于酒醉后反应迟钝,眼睛将这个画面传递给大脑,几秒后,大脑才给身体下达了指令。

    元景烁瞬间红了眼。

    “你敢?!”

    元景烁坐起来狠狠一掌拍向小月,怒吼:“滚起来!!”

    惊怒之下他这掌半点没留力,是能把小月拍飞出去力道,可怖杀意盖顶,小月本能地全身僵硬,根本没有躲闪力气,林然却反应过来,扯着小月躲开:“你不要碰她——”

    元景烁眼彻底红了:“你还护着她?!”

    林然吼回去:“——小心她给你怀一窝崽崽!”

    元景烁:“…?”

    “谁知道修真界兔子有什么特殊功能。”

    林然一头冷汗:“我就听我师父说过,好多妖怪就因为找不到道侣濒临绝种,被迫走上了单性繁殖道路,我觉得她这样也很危险,你别碰她,兔兔这种生物说不准。”

    元景烁:“…”

    天一怀疑:“江无涯还给你说过这个?”

    林然:“要不呢,难道你以为我师父是什么正经师父吗?”

    天一:“…你师父还不正经?”那天底下还能有正经人吗?!

    “也不是不正经。”

    林然想了想:“你别瞧他那样,其实他挺有童心。”

    天一:…夸江无涯有童心?!妈,你们是亲师徒,不是亲生戴不上这八百层滤镜!

    元景烁被林然堵得,一肚子火硬生生憋在那里,憋得额角青筋狂跳。

    林然一时没工夫管他,她低下头,看见怀里不知什么时候终于安静下来小月。

    她出了很多汗,浑身都湿透了,依在她怀里软成一团,脸颊潮红,瞳孔涣散失焦,偶尔还控制不住地轻微打颤,浑身透着一股果子熟透味道……林然越看越不是滋味,她问天一:“我怎么觉得这个样子莫名很奇怪?”

    “哪里奇怪,这不就是棠市日常吗。”天一睁眼说瞎话:“想想北欧风五百米大床,想想霸道总裁八百美女后宫,想想玛丽苏女主男主团欢聚一床,你这又算什么?什么都不算,纯洁得不值一提!”

    林然被睡…说服了。

    天一总是能凭借超凡逻辑征服她,而一般被绕晕之后她都不会再往回思考了——那费脑子,咸鱼不爱动脑子。

    林然把终于老实了小月放到椅子上,结果小月手臂还缠着她脖子撒娇,声音粘腻:“然姐姐…”

    林然:“你已经过那劲儿了,再哔哔元景烁要打你我不会拦。”

    小月身子一僵,林然抽身坐到对面,打量着她,就见小月周身气息浮动,说不出是妖气还是灵气力量翻涌,微微惊讶:“怪不得你发|情,你是要结丹了。”

    “发|情?!”元景烁一直强压着情绪冷眼旁观,听见这两个字浑身气压瞬间骤降,眼神冰冷盯着小月,

    小月瑟缩着抱住自己,泪眼朦胧望向林然。

    她已经过了最难受劲儿了,林然那一星半点怜惜顿时收了个干净——个凶残兔子差不多得了,又不真是她家阿辛要宠着,也没见别人家白月光和替身一个待遇啊。

    “你不能在这里结丹啊,劫雷容易误伤我们。”

    林然真心实意地问:“你打算什么走?还需要收拾行李吗?拾掇拾掇赶快出去吧。”

    小月不敢置信望着她,连元景烁杀意都僵了一下。

    ……这过度得也未免太自然了。

    小月直勾勾望着林然,忽然笑:“是,我得出去一阵。”

    它还不能结丹,它还需要等,它机会还没来。

    在那之前,它要蛰伏、要隐忍。

    小月撑着虚软腿站起来,在林然和元景烁注视中,扶着墙慢慢走了出去。

    林然看着她背影消失在转角,过一会儿没听见什么动静,心里嘀咕别是倒在哪了,想一想还是站起来:“我去看看。”

    “去看什么。”

    元景烁酒醉后被迫醒来,一睁眼又看见喜欢姑娘抱着别人在他床边瞎搞,气得额角简直一涨一涨地跳,他掐着额头有点凶地望着她:“她是什么好东西吗你总是管她?!”

    林然老实说:“我也没怎么管过她呀,主要还是管你。”

    “…”元景烁被硬生生噎住。

    “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景烁。”

    元景烁忽然听见她轻轻像是一声叹:“有些人、有些事,也许你只要在最开始多费一点点心,最后结局会大不相同。”

    元景烁心一颤。

    他清晰地知道她说得是有道理,就像过去五年中一次次不经意地指点,她说得有道理,他就愿意去听、去尝试。

    但是,但是,“指点”这两个字,这两个字代表意义本身,现在却让他非常非常地不痛快!

    “你还是在把我当孩子?”

    元景烁突然冷下脸:“永远把我当需要哄小孩子?是吗?!”

    林然茫然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生气。

    “林然,你——”

    元景死死盯着她茫然无辜表情,嘴唇动了动,突然哂笑:“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只会被你当笑话。”

    “算了。”他翻身背对着她躺下,冷冷说:“你去吧,我要睡了。”

    天一就很气:“嗳这臭小子平白无故给谁脸色瞧——”

    林然倒不以为然,看他想生会儿闷气样子,好脾气地站起来出去了。

    天一还在记仇:“这小子太气人了,你得说说他。”

    “没事,自己人面前他才能放纵自己发会儿脾气嘛。”

    林然想得很明白:“他有心事,小小年纪一路走过来不容易,我比他大,没必要和他计较这些。”

    在所有人眼里元景烁已经是个能独当一面强者,可在她眼里,他确实还是个孩子,哪怕为人处事再老成,掩不住少年人些许稚嫩、倔强。

    但这从不是坏事,每个人成长中都会经历这些,修真岁月太漫长了,时间会渐渐把他淬炼出最成熟风华模样,而在那之前,能见到他最干净少年气,能见证他走过这段美好时光,能被他从潜意识里信任着展露出那些稚嫩,林然其实挺高兴。

    她走到门口,本以为小月已经走了,却发现她就站在门边,听见声音,小月猛地转过身,看见她,才终于慢慢笑起来。

    “我还在想,如果你不出来,不来看一看我,我就带着秘密走了,永远不告诉你。”

    她眼睛泛出奇异光彩,笑得特别甜腻:“但是你来了。”

    “…呃?”林然愣了愣:“什么秘密?”

    小月慢慢走过来,要抱住她,林然避开,她顿时泫然若泣:“然姐姐,抱抱人家人家才愿意说。”

    林然:“那我不听了。”

    小月:“…”

    什么玩意儿还得卖身才能听,林然坚守节操,转身要走,后背却被一把抱住。

    她不再留情,扯着小月手臂硬把人撕下来,小月像粘腻液体一样攀着她:“然姐姐,你们只知道燕州很多人被那只恶蛟传染,都变成了怪物,可你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变成怪物吗?”

    林然一顿。

    “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哦。”

    小月:“所有议论和恐慌在恶蛟被斩时候戛然而止,燕州重新恢复平静,大家夸赞金都英明神武,可是你们是不是忘了,那么多怪物,金都该怎么处置呢?”

    林然盯着她:“怎么处置?”

    小月含着奇异笑容,跺了跺地面。

    “在我们脚下哦。”

    小月咯咯笑:“它们就在我们脚下。”

    ……

    林然回了屋子,直接把元景烁薅起来。

    “别睡了别睡了,有事情跟你说!”

    元景烁在认真地生闷气,结果扭头就被那个让他生气女人特别自然地扯起来。

    元景烁黑着脸,林然只装没看见,把刚才小月说话复述一遍,说:“我觉得她说得是真,小月受制于那位罗夫人,又怕她、又恨她,许多秘密被下了禁不能说,但是又想让我们帮着她扳倒罗夫人,所以我更倾向于相信她。”

    元景烁抿了抿唇,收敛了那些复杂思绪,回到正事也把自己在小楼西听荣翰他们说那些传言说出来。

    林然若有所思:“燕州怪物,恶蛟,幽冥、淬心塔,罗夫人、小楼西,慕容家、如果是金都话,甚至还可能有夏侯家……”

    林然沉默了,看向元景烁,元景烁正望着她。

    “…太复杂了。”

    林然诚恳说:“我们求助外援吧。”

    元景烁:“…呵。”

    林然羞涩:“不要让我动脑子,我脑子不好使。”

    元景烁面无表情摸出传讯符,把事情简单迅速概括一遍,就发向云府,请云长清过来。

    传讯符发出来,房间安静下来,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林然被元景烁看得头皮发麻,摸了摸鼻子:“你还生气…不是,要不你再回去睡会儿?”

    元景烁抿着嘴巴看她。

    她什么也没做错,她甚至都不明白他在气什么,可她还是每次都愿意先向他服软。

    “对不起。”

    元景烁突然说:“我确实是很幼稚是不是。”

    林然看着他。

    “我以前以为自己足够成熟,足够强大,但我错了,我所谓少年老成,是因为我根本不曾经历过真正淬炼心智考验。”

    元景烁哂笑:“不上心人和事,当然不会动摇我,可这并不代表我不会动摇…只是那时我还没有遇见,那个会让我动摇人。”

    就像没被亲身伤害过人不配谈原谅,没有真正动过私情人怎么配谈大义断情、谈愿意为了使命摒弃一切私心?

    他远没有自己以为得那么坚定、强大,他做不到,至少现在做不到。

    林然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想到这些,也许是在那座淬心塔里有所感悟?

    但林然看出他处在一个特殊阶段——他在对他道产生怀疑,在动摇中,他试图调整、稳固完善他道心。

    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危险又充满机遇机会,跨过去、天高海阔更进一步,跨不过,道心裂痕、前功尽弃修为尽毁。

    林然之前以为元景烁在金都度劫,是外在生死劫,但是现在看来,也许他真正要度是这一场心劫。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有这样感慨,所以没办法给你建议。”

    林然想了想,这样告诉他:“但是元景烁,在我心里,在我见过很多人里,你真已经很优秀了,非常非常优秀。”

    元景烁看着她,看见她眼中真诚。

    他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甜又酸,低低嗯了一声,一眨不眨凝着她。

    不知是之前看见那幕刺激太大了,或者是醉意给他勇气,他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冲动,他想现在就告诉她。

    元景烁启唇正要说什么,门外传来敲门声。

    “是云师兄,来得好快。”

    元景烁想说话被生生堵在喉口。

    林然站起来,正要往外去接,元景烁一声不吭先起来,披上外衫先出了门:“我去接。”

    元景烁推开门:“云…你是谁?”

    元景烁皱眉看见面前衣着华贵宫装少女,她举止讲究、仪态骄矜,前后簇拥着几位侍女,不远处赫然停着一架兽车。

    宫装少女终于又看见朝思夜想少年郎,他望来眉目一如既往凌厉英俊。

    少女不由红了脸,她来之前想了许多见面可能,定要保持住贵女高贵姿态让他心折,但听见他这么冷漠问一句“你是谁”,心凉了大半,顾不得那些矜持,赶紧说:“我是慕容芸。”

    元景烁眉头拧得更紧:“慕容家?”

    他态度并不客气,慕容家侍女要呵斥,慕容芸已经先道:“是。”

    “元公子可还记得,那日金都城外恶蛟作乱,公子救了我性命。”

    慕容芸望了望他,又不觉红了脸:“我一直记得公子恩情,特意来感谢公子…”

    元景烁并不陌生这样境况,女人钟情姿态他见得太多了。

    “顺手之劳,不必。”

    元景烁不耐应付,直接拒绝:“草屋粗陋,不容慕容小姐大驾,小姐请回吧。”

    慕容芸没想他三言两句就冷言送客,她长这么大从未受过如此冷遇,脸色清白交加,咬着唇,暗中给了侍女一个眼神。

    “放肆!”

    侍女受到示意,顿时指着元景烁怒喝:“你一介散修,我们小姐纡尊降贵亲自来感谢你,你竟如此不识抬举!把我们慕容家置之何地?!”

    “住口。”

    慕容芸娇斥侍女:“谁准你这样对元公子说话,元公子救了我,我是真心来感谢公子,哪里有仗势压人道理,你若再敢无礼,我这里容不下你,趁早自请回去领罚。”

    侍女慌忙跪下:“奴婢错了,请小姐恕罪。”

    慕容芸这才转过头来:“元公子…”

    元景烁懒得理她们作秀,只冷淡说一句:“慕容小姐客气了,天不早了请回吧。”直接就要关上门。

    “元公子!”

    慕容芸还想拦,就听元景烁身后传来一道轻快女声:“是云师兄吗?”然后一个青衫少女走出来。

    元景烁微微偏头,低低道一句“不是”,语气顷刻间低柔下来,和刚才对慕容芸冷漠天差地别。

    慕容芸脸色瞬间就变了,目光如寒针打量着走出来林然,见她容貌清艳姿态纤瘦,修为还没结丹,一身素衫不过是最普通法衣,气质秀逸温和,安静得近乎内敛。

    慕容芸眼底闪过轻蔑与嫉恨。

    这样一个散修女人,除了一张还看得过去脸,论修为论身份论风情,哪里比得上自己分毫?怎么就配得到元公子另眼相待。

    慕容芸眼神一闪,柔柔道:“元公子,无论你如何想,这救命之恩芸儿都记在心里,日日夜夜念着,断不敢忘。”

    这哪儿又来救命之恩?又是一桩桃花债?

    林然好奇探头看来,元景烁现在最不愿意就是让她看见自己烂桃花,听慕容芸还在这里故意含糊其辞,瞬间厌烦到极点,直接冷下脸:“不必,慕容小姐不来打扰我们就是最大报恩了!”

    慕容芸瞬间涨红了脸。

    突然传来兽吼声,几架兽车仪仗在小巷门口停下,是云长清温和声音:“这是哪家兽车公然挡路?”

    那边有人恭声答:“少主,是慕容家车队。”

    “哦。”

    一只手掀开帘子,露出云长清俊秀端正面庞,他望了望门口正对峙几人,笑:“元弟林师妹这里还有客人啊。”

    元景烁淡道:“不速之客,不请自来。”

    慕容芸脸色大变,那些慕容家侍女侍从露出惊怒之色,但还没来得及开口训斥,云长清已经摇头轻笑:“你真是,说话总是这么直,也不怕得罪了人。”

    好嘛,一句“说话直”硬是堵住了慕容家嘴。

    而不等慕容家众人反应过来,云长清已经对慕容芸说:“慕容小姐,你们家兽车挡着路了,既然已经与元弟说过话,是不是该挪出条路来。”

    言语客气,却是公然逐客令!

    “你们——”

    慕容芸羞怒至极,她从未受过如此屈辱!她想过去与云长清理论,侍女赶紧拦住她:“小姐不可!那是云家少主!”

    元景烁抱臂靠在门边正挡住林然,似笑非笑望着这一幕,云长清含笑坐在车里,看来眼神透着冷意。

    慕容芸望了望这两个男人,突然觉得有那么一刻他们出奇地相似——一样冷漠,像是看个笑话。

    “…走!”

    慕容芸气得浑身轻颤,到底还有三分理智在,咬咬唇,幽怨望了元景烁一眼,拂袖怒气冲冲地走了。

    云长清看着慕容家车队离开,让云家车队驶进去,他下车走向门边,朝着元景烁戏谑:“又是你桃花债。”

    元景烁下意识看了一眼林然,立刻解释:“不是,我不认识她。”

    云长清一怔,他只是开个玩笑,他印象中元景烁向来信奉清者自清,是根本不屑于解释。

    云长清隐约察觉到元景烁变化,看了看他,但也没工夫多想,肃容说:“你们消息我收到了。”

    元景烁点头:“进屋说。”

    三人进了屋,林然要去端几杯水来,云长清摆手:“不用客气林师妹,我长话短说,族里还有事,得尽快回去。”

    “我们云家正也查此事,这本是我们燕州事,我不想牵累你们,但我又看你们身边有那个小月姑娘,你们知道了这么多,怕是也已经被搅了进来,干脆来与你们说个明白。”

    云长清舒了口气,沉声道:“我来到金都,就是为了详查燕州半妖一事始末。”

    林然:“半妖?不是人被蛟妖祸害成怪物吗?”

    “是,之前金都斩妖一事,让所有人都以为那些怪物是人受到堕魔蛟妖侵染变成了邪物,但我们云家特意截留了一部分怪物尸体,仔细研究,发现这些怪物其实是不同——九成九怪物确是被妖魔之气侵染人,但其中有那么极罕见几具尸体,本身就是半妖,或者说,是化妖不完全半妖。”

    林然下意识想起她们往金都途中路过那座村落,在村落祠堂深处发现那具有些特殊怪物尸体,它死前心脏里那朵一闪而逝紫色小花。

    “化妖不完全半妖?”

    元景烁皱眉:“半妖就是半妖,异兽成妖即为半妖,怎么还会有不完全一说?”

    “正是如此!”云长清道:“所以家族一得知此事,立刻察觉蹊跷,又恰逢金都斩妖大典闹得沸沸扬扬,父亲便让我来金都详查此事,而大典那天我在人群中观察那只蛟妖,却察觉它身上隐有异样;我们人族对妖族知之甚少,即使发现了一些不对,也都当做是妖堕魔后正常变化;但我看得清楚,那只蛟妖虽然强大,但它状态,分明与家族发现那些半妖尸体一样——它们都是半妖!化妖不完全半妖!”

    “也就是说,有很多这样特殊半妖?”

    林然喃喃:“之前从来没听说过,突然就成批成批冒出来…”

    元景烁脸色骤变:“你意思是,它们都是被人为培养出来?!”

    “是!”

    云长清沉声说:“我们怀疑,那只蛟妖根本与妖域毫无瓜葛、也并非它传播妖魔之气,它只是幕后之人推出来一个替罪羊!幕后有人、或者一些人掌握了某种秘法能人为培育出半妖,这些半妖有成功,有失败,成功者可能如蛟妖觉醒返祖血脉之力,而失败者就会沦为没有神智怪物、甚至根本变成尸体,那幕后之人就把这些失败半妖投入燕州各地,放任它们散布妖魔之气,把无数百姓、修士变成怪物。”

    “这有什么好处?”元景烁拧眉:“他们为什么?愚弄整个燕州甚至九州、甚至不惜拿妖域作幌子得罪妖族,撒下此等弥天大谎?难道只为看燕州生灵涂炭?!”

    “我也想不明白。”

    云长清道:“但是,整个燕州九十九城,大半数城池受此侵害,受这妖魔之气侵染最深广城以南万里人踪绝迹,最粗略估计,也有数以百万燕州百姓生生变成怪物,如果我们猜测是真,那么这庞大数量生灵本身,无论是尸体还是活物,若有人敢动心思,运用某些秘法稍加利用,未尝可能将之化为某种可怖骇人力量。”

    林然和元景烁都沉默了。

    元景烁问:“你在怀疑谁?”

    云长清:“与你们一样,金都慕容夏侯两族,以及,小楼西。”

    ……

    云长清很快走了,走时留下了一些治疗雷伤宝物。

    林然和元景烁面对面坐着,都很沉默。

    林然叹气:“我们是不是摊上大事了?”

    元景烁嗯一声。

    林然掰下来一块养暗伤灵玉子含着,又叹气:“算了,我早习惯了,这就是常伴傲天日常。”

    元景烁抬眼冷冷瞥她:“你再叫我傲天,我就——”

    林然:“你就怎样,打死我吗?”

    元景烁心想,我就亲死你。

    他懒得理她,站起来,一手去拿刀要往外走。

    林然惊讶:“这大晚上你干嘛去?”

    “我有一个猜测。”

    元景烁说:“我要再去闯淬心塔。”

    冥冥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指引他,淬心塔第九重有无比重要东西,他需要它。

    元景烁想到什么,低头看着林然,特别强调:“我之后可能经常去小楼西。”

    林然一脸懵,以前元景烁都是来去如风,她真是不太适应他这还主动交代行程作风。

    她很快反应过来,没想太多,点点头:“去吧去吧,注意安全。”不管小楼西背地里有什么鬼,总不可能在明面上伤害客人,林然不担心元景烁安全。

    …然而林然不知道自己又说错了什么,元景烁看着她眼神更凶了。

    林然捂嘴闭麦,小心地瞅着他。

    有爸爸,是给孩子看脸色,她就是比较不争气那种——得天天看熊孩子脸色。

    元景烁看着她这样子就生气,她越是好脾气越是什么都不在乎就越让他生气!

    他去风月之地,她就一句让他注意安全?!

    元景烁气得胃疼,但是他不打算和她发脾气,那样太幼稚,他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元景烁冷哼一声,把身上储物袋都拿下来,只取出一点灵石,其他全扔进她怀里。

    林然捧着几个储物袋:“…?”

    “我所有东西都给你拿着,里面也有钱,你想买什么就去花。”

    元景烁拿起旁边装着灵髓晶盒子,在林然懵逼注视中,径自往外走,走着走着,突然停下,转身灼灼盯着她,一字一句:“林然,你等着!我早晚会让你把我当个男人瞧!”

    林然:“…??”

    然后他就转身走了,龙行虎步,斗志昂扬。

    林然望着他背影,心想,妈呀,这几个菜啊,给孩子飘成这样?!

    ……

    人间界,江南。

    新就任尹知府打了个喷嚏,旁边随侍老管家赶紧端上新熬好汤药:“老爷,快歇一歇,喝了药今天早点歇息吧。”

    尹大人放下笔,面色有些憔悴,却笑着摇头:“老啦老啦,乍一从北方来这南方,一个风寒愣是拖了这些日子,人不服老不行啊。”

    “哪里是老,霜城极寒,江南气暖多雨,您不过是水土不服罢了。”

    老管家笑:“快歇歇吧,小姐前两天还来信问您身子,要是知道您不好好注意身子,小姐怕不是就得赶来亲自劝您了。”

    “嗳,让她可安生些,才生下小丫多久,眼瞅着一个当娘反而比以前更活泼了,像什么样子。”

    尹大人说着嗔怪,可脸上却都是笑,老管家笑:“老爷您就心里美吧,小姐和姑爷和和美美,再过些日子就带着小小姐来看您,到时候更得给您乐成什么样。”

    尹大人再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端起药碗正要喝,面前倏然浮现一道瘦长人影。

    黑袍白发,赤足踏虚空,如魔如妖,没有一丝征兆就凭空出现在面前。

    尹大人与老管家瞬间变了脸色。

    “老爷!”老管家想都不想就要扑到尹大人面前,身体却被无形力量死死按在墙上,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黑影缓步走到案桌前,所过之处一步步,嶙瘦苍白赤足下浮出蜿蜒血河。

    尹大人到底沉稳,震惊过后很快保持冷静,目光掠过面前诡异一幕,站起来拱手:“敢问阁下意欲何为?尹某必尽力满足,只请您莫要伤及家中老小。”

    对面黑袍下传出个低哑声音,言简意赅:“母令。”

    尹大人一惊,才反应过来,谨慎说:“阁下,母令乃是我尹家祖传之物,事关重大尹某不敢擅作决定,敢问您是要——”

    他话没说完,对面人似乎耐心告罄,猛一抬手,刹那那血河如鬼魅蜿蜒过整座宅院,在尹大人惊骇目光中,一条有如活物血河卷着一块格外华丽玄铁令牌乖巧捧到他掌心。

    “不可——”

    妖主瘦长手指捏住母令,倏然用力,母令化为飞灰,那玄色飞灰却并未随风飘散,反而化成一条细细长长线,被血丝缠绕着,直指到天边一个遥不可见方向。

    妖主缓缓转身,冰冷血眸望着玄线尽头,倏然冷笑。

    林然把储物袋和一众乱七八糟东西都放到床边柜子上,打着哈欠转身去脱衣服睡觉,没有注意到,在她转身那刻,其中一个储物袋里随意放着令牌,无声地,亮了一下。??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