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
    宝贝儿你的订阅值不够哦,补足订阅就可以看到新章啦\(≧▽≦林然摇了摇头,情绪不高:“我磨得慢,还只磨了一半。”

    “慢慢来,竹子易碎,磨做剑鞘自然得细致。”

    江无涯走到她面前,看着她头顶小小的发旋,突然失笑:“这是怎么了,小脸都耷拉着,不想磨就不磨了,师父带你寻个灵髓晶的剑鞘好不好?”

    灵髓是修仙界大灵脉溶成的宝物,里面蕴含着丰厚的灵气,不仅利于修行,还可以提升高级丹药和法宝的功效,一滴灵髓价高上千颗上品灵石不止,而灵髓晶更是最顶级灵髓的凝结体,说是价值连城一点都不夸,林然要是带个灵髓晶的剑鞘,恐怕得担心自己前脚出门后脚就被人抢了。

    要是别人林然会觉得是开玩笑,但是江无涯闹不好真能给她整来个灵髓晶。

    林然无奈:“师父,您是在哄小孩子吗。”

    江无涯心想,你本来就是个小孩子,但是他当然不能这么说,他好脾气地说:“不是,师父是不想你辛苦。”

    林然真心觉得,幸亏是自己,要是别的真·十几岁小姑娘,就照江无涯这惯法,早晚的给惯成拈花遛鸟纨绔子弟。

    林然挠了挠头,果断转移话题:“师父,您听说云天小秘境的事了吗?”

    江无涯笑了:“你天天窝在这里,倒是什么都知道得快...是,剑阁正在遴选进入幻境的人选,你想去吗?”

    林然点点头:“我想去。”一秒记住

    她就是为了辅助主角们而来,这种场合就不能再偷懒,当然要出现的。

    江无涯没想她回答得这样干脆利落,有些惊讶,失笑:“我还以为你懒得掺和...也是。”

    他神色有些感慨。

    再惫懒怠、再散漫的孩子,也是鲜活好奇的,长好了羽翼,就总会好奇外面的世界,总想飞出去亲眼去看看。

    江无涯默了一会儿,笑起来:“好,师父知道了,你回去准备吧,师父会给你安排好的。”

    林然没有多想,乖乖点了下头,就回去收拾东西了。

    江无涯看着林然回屋,自己也转身去了洞府。

    他平时住在茅屋那边,这边修炼的洞府就许久不用了,石壁上爬满了苍黄的藤蔓,他一拂袖,满室的灰尘与枯枝无声地湮灭,露出一地零零散散的储物戒指。

    江无涯挑了挑,实在没有女孩子的戒指,他只好挑出一个最秀气好看的,打算找个炼器长老熔炼一下。

    他打开戒指,里面乱七八糟都是他元婴后的东西,筑基期的基本没有,金丹期的法宝倒是勉强剩下几件,江无涯都收拾进去,符咒丹药也少,毕竟他以前是个纯粹的剑客,除了剑其他都基本不用,不用当然也不会收集...江无涯干脆多塞些奇珍异宝进去,打算让林然需要的时候就拿去拍卖,换了钱想买什么买什么。

    洞府前突然出现脚步声。

    “师兄。”

    奚辛轻柔的声音:“你来这里干什么?”

    江无涯头也没抬,继续收拾着东西:“云天小密境要开了,阿然会跟着一起去历练,我给她准备些东西。”

    “云天小秘境...”

    奚辛含着这几个字,语气轻得莫名不寒而栗:“师兄,你同意了?”

    江无涯:“是。”

    奚辛:“我不同意。”

    江无涯手一顿。

    他拿着戒指,抬头看着奚辛,眼神沉而缓:“小辛,你没有理由不同意。”

    奚辛带笑的脸骤然寒戾。

    奚辛死死盯着他:“你让她去万剑林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好,她有了剑,她即将结丹,她怎么可能还留在无情峰,她会向往外面的世界,她会走的,她会离开我们。”

    江无涯:“我说过了,阿然已经长大了,她当然不可能永远留在无情峰,她总是要自己出去闯荡。”

    “谁说不可能?!”

    奚辛脸色狰戾,却倏然化为旖旎一笑:“师兄,她当然可以留下来,阿然性子懒,又最尊敬你,只要你与她说,不想让她去,她会听你的话,她就不会走,就会一直留下来。”

    江无涯看着他执拗的样子,摇了摇头,神色隐隐疲惫:“小辛...”

    奚辛扬声打断他,声音尖锐:“——师兄!她留下来不好吗?!”

    “这无情峰有多冷寂,连花草都生得幽寂荒凉,我们两个人,就像两具行尸走肉,看见彼此的时候,腐朽衰败的气味几乎从骨子里逸出来。”

    奚辛眼底泛出猩红,眸子却闪烁着异色:“但是阿然在就好了,她那么温柔,那么鲜活,亭亭站在那里,向我们眉眼弯弯笑的样子,仿佛照下来的阳光都变得温暖了...我们把她从那样小小一团,养成如今窈窕清丽的姑娘,她喜欢我们、依赖我们,还有谁比我们更了解她?她爱偷懒、爱躲闲、爱吃东西、不爱争斗、不爱凑热闹...所以她还出去风吹雨打做什么?

    “我们可以爱她保护她一辈子,她想要的我们都可以为她捧过来,她完全可以留在这里,永远留在我们身边。”

    奚辛的声线愈发轻柔,轻得几近蛊惑:“师兄,你真的不想吗?你不是也喜欢的吗?我们三个就这样快快乐乐的、一直在一起,不好吗?”

    江无涯阖上眼:“小辛,你知道,这不可能。”

    奚辛一滞。

    “我们是养大她,但她不属于任何人,她只属于她自己。”

    江无涯冷静看着他:“小辛,她的未来还有许多可能,她会做出自己的选择,会有她自己光亮的人生,我们是她的师长,照顾她、关爱她、为她指明方向,看着她高飞,而不是为一己私欲把她留下来,我们注定只能…陪她走一段路。”

    奚辛眼睛一瞬间红了

    “江无涯!你简直冥顽不灵!”

    奚辛猛地站起来,指着江无涯,狠戾冷笑:“凭什么要我放手,你自己愿意做大度,愿意去做你的正人君子,就自己去做,别扯上我!老天就没待我好过,凭什么现在让我做好人?她是我的,从你把她领上无情峰的那一天,就永远别想让我放手!”

    说完,奚辛转身拂袖就走。

    “小辛!”

    江无涯担心他要去找林然,紧追着踏出洞府,瞬间无情峰方圆百里的剑气汇聚而来,搅动着空气都变得暴戾狂躁。

    不好,奚辛的剑气暴|动了。

    江无涯脸色微变,一手挥开剑气,又有成千上万的剑气刺过来:“奚辛——”

    ......

    林然回屋很快收拾了一下东西——也没啥好收拾的,她是一个纯粹的剑客,拎着剑和剑鞘就可以走天下,至于其他的身外之物...别问,问就是没钱。

    等她收拾完,天已经彻底黑了,窗外月色洒下一地清辉,说不出的幽静凄美。

    林然怔怔看了一会儿,想了想,抱着剑拿着核桃推门出去。

    一开门,她就对上一双赤红的眸子。

    奚辛不知何时站在她门口,宽大秾艳的绛紫色袍角被晚风吹起,少年纤瘦的身形被月色拉得幽长,恍似魅鬼夜行,挟裹着某种压抑的可怖的力量在无边幽暗夜色中伸展。

    “阿然。”

    奚辛脸上是奇异的笑容,看着她,轻柔地问:“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儿啊?”

    林然:“呃...”

    “今晚的月色真美,不是吗,这么凄美的月光,正适合给阿然践行呢。”

    不等林然回答,他已经自顾自地说:“阿然要去云天秘境了,那就是要离开我们了是吗?为什么这样突然啊,我还以为阿然会喜欢一直留在家里呢,所以阿然打算什么时候回来?会不会出去玩疯了,几十上百年都不记得回来一次?会不会再回来就有了很多新朋友和喜欢的男孩子,把我们这些老家伙儿都抛到脑后去了?”

    奚辛忽的轻笑:“只要想到那样的一天,我就真的很想...”

    剩下的字音湮没在唇齿间,奚辛看着林然呆呆的样子,突然笑了:“所以阿然要去哪儿啊?不会是想大半夜偷跑吧。”

    “不是啊。”林然老实说:“我想去抓野鸡。”

    正沉浸在各种不可描述暗黑情绪中的奚辛:“…?”

    “我肚子饿了。”

    林然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今天月光这么亮,应该很适合抓野鸡,我正打算抓一只回来烤。”

    奚辛:“...”

    林然热情邀请他:“要一起来吗?我可以抓只大的。”

    奚辛表情怪异,幽幽盯着她一会儿,倏然灿烂一笑:“好啊。”

    无情峰上散养着很多异兽,林然轻车熟路抓了两只野鸡,堆出火堆,烧开热水开始烫毛。

    奚辛就坐在她旁边,漫不经心摆弄着满满摆了一地的调料瓶。

    林然边给野鸡褪毛,边扭头看他,他半边脸隐在黑暗里,她只隐约看清他线条娈秀的脸廓,和一双泛红的眼睛。

    林然忍不住问:“眼睛怎么是红的,你是哭过了吗?”

    奚辛一顿,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睛里的暗色,低低“嗯”了一声。

    林然想到刚才他噼里啪啦说的那些话,有点无奈:“我只是出去历练,又不是不回来了,还至于哭吗?”

    奚辛没吭声,却慢吞吞往这边蹭,蹭着蹭着,就蹭到她身旁,然后...冷不丁滑进她怀里。

    林然:“…!”

    “——一点点?你这是一点点?你就差改变世界了你!”

    天一扬起嗓门,震得她满脑子都是回音:“你是怎么回事,之前我还夸你不骄不躁不搞事,苟得一手好基操,现在你就飘了,竟然还要改剧情!之前搞剧情的那些任务者都死得什么鸟样你心里没点数嘛!咋地了嫌生活太平淡你也想去作死边缘大鹏展翅了?我不同意,我告诉你我绝不同意!”

    连东北腔都蹦出来,可见是真的急了。

    林然揉了揉耳朵:“反正这个世界也进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天选者,有他们在故事线也安生不了,我悄咪加一点私货应该是可以的...你放心,我不是瞎搞,我很有分寸,我会很小心的。”

    “上一个说会小心的已经成灰了!”

    天一恶狠狠咆哮:“林然,你是在玩火!”

    林然摇头:“不,我玩的是量子力学。”

    天一:“...”

    林然特别认真:“遇事不决,量子力学,科学真正的尽头就是玄学。”

    天一:“…??”

    “你是不是感到迷惑?”

    林然继续说:“如果你觉得迷惑,那一定是你还不够赛博朋克。”

    天一:“...”

    在天一和她同归于尽之前,林然果断把核桃揣进了袖子里,小黑屋一关,世界顿时清净了。

    林然嘘了口气,回过神,正对上奚辛凝视的目光,他那双黑漆漆的瞳仁一眨不眨看着她。

    林然被他看得头皮有点麻,摸了摸鼻子:“那个...我就是随便说说,你别往心里去啊。”

    奚辛沉默了一会儿,慢吞吞贴过来,秀挺鼻梁几乎碰到她的:“阿然,你说那块前面的石头,是谁啊?”

    林然特别有求生欲地装傻:“什么谁啊,石头就是石头,这是童年小游戏,讲力的相互作用,我们小时候玩的你忘了,没有别的意思。”

    奚辛黑得有些渗人的眼珠紧紧盯着她,透骨的目光犹如实质在她脸上游弋,看得林然头发更麻了,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和他透露这些东西。

    这时,他唇角弯了弯,凑在她耳畔吐气轻语:“阿然,你是不是担心我们啊。”

    “…”林然瞅着他,有点无奈,又想叹气:“...你说呢?”

    奚辛盯着她,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笑得太用力,整个人倚在她肩上,笑得全身都在打颤...说实话,特别像个忘吃药的蛇精病。

    林然额角掉下几根黑线。

    要不然她为什么和奚辛透露这些,奚辛的性情太疯戾了,林然很怕自己前脚出去,等再回来他已经给自己折腾没了。

    所以,还是悄悄告诉他一点东西,他哪怕自己瞎琢磨打发时间,也好过瞎折腾别的...就好像上班之前给家里毛孩子留一根逗猫棒,毛孩子自己玩累了,累瘫成猫饼只能喵喵叫了,就没功夫拆家了,某种程度上说,真的省心省力。

    虽然是这么想着,但是听着奚辛肆无忌惮的笑声,林然还是无语:“差不多就行了,哪里有那么好笑。”

    奚辛这才从她颈窝里抬起头来,他笑得太厉害,眼角都微微泛出红晕,他漫不经心用指腹拭去那一点水色,在她耳边轻而软地哼笑:“阿然,你不乖,有小秘密瞒着我们。”

    不等林然开口,他又飞快道:“不过我原谅你了。”

    “谁让阿然这么可爱呢...”

    奚辛妖蛇一样又滑下去,侧枕在她腿上,竖起纤长的食指抵住红艳艳的唇,对她眨了眨眼睛,笑得天真又甜腻:“...以后这就是我和阿然共同的小秘密了哦,只有我们两个知道哦。”

    林然低头看着他,特别不解风情地老实说:“不是的,我觉得师父也猜到一点点。”

    江无涯看着万事不经心,每天醉得稀里糊涂是个酒鬼本鬼,但是林然知道,他心里都明镜似的,看透的藏着的东西多了去了。

    “怎么哪里都有他。”

    奚辛撇撇嘴,揉着她的手,不太高兴地小声嘟囔:“好烦人,光是满嘴大道理,让干点事儿时候就唧唧歪歪,要是能把他踢出去就好了…不过我想独占的话,他肯定不会答应的,所以还是把他拉进来一起,这样大家都是同谋了,谁也别想说谁…”

    “啊?”

    林然一头雾水:“你突然念叨什么?一起什么?什么同谋?”

    奚辛斜斜勾了她一眼,眼波流转,灿烂一笑:“没什么啦,我在想阿然出去历练要给阿然准备什么东西。”

    “唔,其实什么都不用准备,我带上风竹就够了。”

    林然成功被转移了话题,认真思考了起来:“听说云天秘境里有不少大能遗留的洞府和珍稀灵草,宝物什么的随缘吧,灵草倒是可以摘一些出来…”

    奚辛听着她清朗的声音,手指虚虚卷着她的小尾指骨,笑盈盈凝视她柔美的侧脸。

    温柔的阿然,包容的阿然,好像知道很多秘密却从来体贴不多问的阿然,有着那样温暖又明亮目光的阿然。

    这世上只有一个阿然。

    是他亲手养大的孩子,却也像永远纵容他的姐姐、像母亲,又像可以交颈相缠的情人…

    她满足了他对女子所有的幻想,他每晚的梦里都有她,他会像蛇一样缠着她,她咬着唇,眼角晕红,雾亮亮的眸子摇曳着他的喘息…

    ——所以他怎么能不喜欢她?

    他爱死她了!

    剑意爆发后浩大的疲惫汹涌而来,拽着他的意识沉入深海。

    他下意识攥紧她的手指,反应过来,又很快松开,轻柔地虚握着,看了看就在身侧的她,他唇瓣弯着,才安心地慢慢阖上眼。

    “…话说你有什么想带的东西吗?难得出一次宗门,我回来给你——”

    林然低下头,看见奚辛枕在她膝头,双眼阖着,鼻息清浅起伏,俨然已经熟睡过去。

    他平时总是笑眯眯的,连扮天真装可爱时都像带着一股子乖戾气,一看就是那种压抑着各种暗黑情绪仿佛一言不合就要暴起的小病娇。

    但是现在,像现在这样睡着的时候,又长又翘的睫毛遮住眼脸,包子脸软鼓鼓的,仿佛真是个烂漫稚气的小小少年,乖得不像话。

    林然莞尔,看一眼那边的烤鸡还没熟,她闲得没事做,干脆把竹筒摸出来继续削剑鞘。

    刚削了两下,对面阴影处突然浮现一道人影。

    江无涯倏然而来,一身凛冽沉渊的剑气还没散去,紧拧的眉峰在看见安然无恙坐在那里的林然才稍稍松开。

    他扯出一点笑模样,大步向她走来,声线低沉:“阿然啊,你看见小辛…?”

    月色散开,江无涯才看见乖乖倚在林然身旁已经睡着了的奚辛,步子一顿。

    林然有些惊讶地看着江无涯衣服上几道被划开的剑痕:“师父?您和人比剑去了?!”

    天啊噜,江无涯竟然和人比剑?江无涯竟然能牺牲宝贵的喝酒睡觉时间和人比剑?!

    这世道是怎么了,连师父都想不开要上进了吗?那她该怎么办,就不能好好剩给她一片带薪摸鱼的净土嘛!

    江无涯:“…”

    江无涯不是很懂小徒弟的表情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悲愤,当然,他也不是很想懂。

    做师父形象塑造失败就算了,还是不要再点明的好,毕竟老是扎心,这心脏也受不了啊。

    江无涯抵唇咳了咳,试图转移话题:“小辛怎么在这儿睡了?”

    林然低头想了想,诚实说:“大概是在深刻感悟知识的力量吧。”

    毕竟高中牛顿力学守恒原理就是有这种催眠的神效,大脑领悟得越深刻,眼皮子就越沉重…

    江无涯:“…”

    这孩子现在也没突破,怎么又说上胡话了。

    江无涯摇了摇头,心里却着实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情况可比他预想中的好太多。

    江无涯向林然走过去,看见她手上削得七零八落的竹鞘,失笑:“还没削好啊。”

    林然有点不好意思,她本来想得挺美,给自己削个剑鞘,既节能减排又简单,说出去还显得挺风雅,但是她终究低估了自己的手残程度,这半年沉迷摸鱼,零零散散又搞坏了几把,只有最近做的这把刚勉强有点样子。

    “其实我外面花纹雕刻得差不多了。”

    林然示意了一下扁圆的竹筒:“大概修一修边角就行了。”

    江无涯盯着她手里明显比风竹剑圆了一圈的竹筒,斟酌着:“你这个剑...插|进去不晃吗?”

    “晃啊。”

    林然理所当然:“竹筒中空是圆的,剑是扁平细长的,当然会晃了。”说着她晃了晃手里的竹筒,风竹剑在里面噼里啪啦的响,就像街头巷尾小孩子玩的拨浪鼓。

    江无涯:“...”

    江无涯:“阿然,你觉得一个装剑的鞘一直晃,这合理吗?”

    林然摇了摇头:“当然不合理,但我不会削不晃的嘛,这已经是我唯一一个没有雕裂的了,就暂时先用着好啦,听习惯也挺有节奏感的。”

    江无涯:“...”

    江无涯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这个徒弟每每能自成一派逻辑,说她傻她是肯定不傻,但若要夸她“宠辱不惊”“随遇而安”,又总觉得是对这两个词的玷污...

    江无涯揉了揉额角,撩开袍角坐在旁边的大石头上,对她摊开手:“来,给师父,师父给你削。”

    林然睁大眼睛:“什么?”

    江无涯不答,拿过她的竹鞘,大概看了看风竹剑的形态,就把风竹剑插|进竹筒里,手掌压住竹筒的外壳,一点点把它往下压。

    林然惊奇地看着,她自己也试过把竹筒压扁,但是她力道用不好,一使劲竹筒就裂了;然而江无涯不是,也不见他怎么小心用力,那竹筒就自然地被压扁,外壳被崩到极致,却就是没有裂开。

    江无涯把竹筒拿起来,参照着风竹剑的剑形,把竹筒两边多余的竹楞往里面掖,又从地上随手捡了一块小石头,指腹蹭了蹭,石粉簌簌飘下,石头前端被磨出小小的刃锋,他就用这块刃锋一点点磨圆竹筒凹凸不平的外壳。

    不过几下的功夫,原来扁圆溜溜的竹筒就变得有些剑鞘的样子。

    林然忍不住“呀”了一声,就像任何一个以为爹妈生来就是中年人的熊孩子一样:“师父,您竟然真的会削啊。”

    江无涯叹了口气:“阿然,你师父真的不是只会喝酒。”

    他也是年轻过的,那时候年少意气,玩的花样不知有多少,刚拿到自己的剑时,光是他收集的剑鞘就能堆满整个洞府,更何况只是削个竹子。

    “我知道我知道。”

    林然很理解:“师父只是现在比较擅长喝酒,因为这方面太突出了,就把别的技能都掩盖住了。”

    江无涯:“...”

    林然热烈鼓掌:“师父真的多才多艺呢。”

    江无涯无言以对:“你的烤鸡好了,你看看别烤焦了。”乖乖吃鸡去吧,可快别气他了。

    林然这才想起自己的烤鸡,她把火熄灭一些,先递过去一只大的孝敬师父:“师父吃。”

    江无涯道:“师父不饿,你自己吃吧。”

    林然就把烤鸡放在火堆上温着,打算留给奚辛一会儿醒来吃,自己拿过另一只稍小的烤鸡津津有味咬起来。

    江无涯侧过眼,看见她认认真真啃鸡爪子,两颊一鼓一鼓,小嘴吃得红润润,像一只叼满了松子的小松鼠。

    江无涯眼神柔和,余光瞥到枕在她腿上的奚辛,眉宇微沉,显出几分难言的沉重忧色。

    江无涯缓缓道:“阿然,你去云天秘境历练的事,刚才小辛...有没有与你说什么?”

    林然吞下一口肉:“说了啊。”

    江无涯一顿,捏着剑鞘的指骨微微发紧。

    “我知道他舍不得我,不想让我走,刚才眼圈都哭红了,好像有点要生气的样子...”

    林然低下头,看着安然熟睡的艳丽少年,给他把发顶睡翘起来的呆毛捋了捋,轻快说:“...不过我跟他说清楚,他就同意了,还说要给我准备什么行李,其实我真的不需要啦。”

    江无涯怔住了。

    他看向奚辛,语气古怪:“小辛...同意了?”

    江无涯眼看着奚辛大发雷霆,他比谁都知道奚辛身体里压抑着多可怕的力量,这次奚辛连剑意都爆了出来,让江无涯一度担忧他会失去自制,甚至已经做好奚辛若是想对林然不利,自己就必须出手镇压的准备。

    但是他没想到,自己做了最坏的准备过来,却看见奚辛安静在她身边熟睡,甚至还同意了林然出山历练...

    “嗯,他同意了。”

    林然轻轻戳了下奚辛难得乖巧的小脸蛋,被他睡梦中下意识又揪住手指攥着,她抿唇笑:“阿辛虽然脾气不大好,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好好和他说,他也很乖的。”

    她举着油汪汪的烤鸡,却眉眼弯弯地笑,被火光映得越发秀净的面庞,不是倾国绝色的锋芒,却似乎有着比月色更舒然的温软。

    江无涯定定看着她,又去看奚辛,他还记得奚辛拂袖而去时乖张狠戾的神色,和现在孩子一样恬静柔软的睡容,天差地别,判若两人。

    江无涯垂下眼,看着自己袖口被刮出的剑痕,突然笑了起来。/

    他没忍住揉了揉林然的头发。

    林然还咬着鸡腿,扭过头,明亮干净的眸子看着他:“师父?”

    “没什么。”

    江无涯轻轻摸着她发心,皎洁的月辉下,他眉眼含笑,目光如水温柔:“...师父只是很高兴,我们阿然,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孩子。”

    “她不是艾莉。”

    林然却道:“艾莉不会救人,不会推开那个小女孩儿…哪怕只是那一线的善意,她也应该有机会去拥有更好的人生。”

    林然很坦然:“我会看着她的,我尽力而为,最后无论是什么结局,我都愿意接受。”

    天一哼哼着,到底没有再说话。

    侯曼娥停下了,林然也跟着跳下剑:“怎么了?”

    侯曼娥回头看了她一眼,语气很不耐烦:“你怎么还跟着我?你是跟屁虫吗?你烦不烦?”

    林然点了点头:“怎么了?”

    侯曼娥:“...”

    侯曼娥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低骂了几句,指了指前面沸腾的火山,状似无所谓地说:“我感觉到前面有东西...可能是什么剑吧,我也不知道,反正也顺路,随便去看看好了。”

    林然又点了点头,并不揭穿她“根本没有路哪来的顺路”:“那走吧。”

    侯曼娥见她没有戳穿自己,顿时抖了起来,斜眼瞅着她,哼了两声:“跟着我算你运气好,等我拿到了剑,要是周围还有其他的剑,我也顺便帮你找一把吧。”

    虽然同为筑基后期,但是侯曼娥是很有自信:她不仅比林然突破得早,还有很多法宝,而且这些年也陆续参加过不少比试,可不是刚刚突破、一年都动不了一次手的林然能比的。

    而且她还知道剧情啊,侯曼娥颇为得意,在记忆里翻腾翻腾,八成还是能寻摸到几把剑的位置,这种金手指别人可没有,所以跟着自己真是这个姓林的运气好。

    侯曼娥昂着下巴,自觉如浴火凤凰矜傲绝美,但是林然看着她脸上横七竖八鲜血淋漓的剑伤,觉得她很像一只被叨秃了尾巴毛的公鸡,尤其当在母鸡群里骄傲昂起屁股的时候,恍惚间似乎腚都若隐若现…

    林然斟酌着是否该告诉她残酷的真相。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两道震撼的轰鸣,仿佛天地被生生劈开。

    侯曼娥林然抬起头,看见一道凤凰的巨影尖唳着展翅入云霄,下一瞬,伴随着恢弘的龙吟,一条如同洪荒巨兽般的长影自深海盘旋而出,整片天空被纯白的雪色与幽蔚的蓝色切割成泾渭分明的两半,让人看得心神颤栗。

    龙渊凤鸣,出世了。

    侯曼娥脸“唰”就拉得比驴还长,面孔扭曲,眼神冒火,鼻孔放大,隐隐冒出两坨白气

    ——真·嫉妒到变形!

    眼睁睁看着她变脸的林然:“…”

    林然觉得,侯曼娥很适合和奚辛一起去学唱戏,就变脸这方面,这两个人是真的天赋异禀,一定很有共同语言。

    林然:“别看了,去找你的剑吧。”

    侯曼娥浑身黑气萦绕,俨然离黑化一步之遥,跟吃了机关|枪似的哒哒就骂:“还找个屁!最好的凤鸣剑都被人抢走了,其他的都是什么破...”

    “咳咳。”

    林然咳嗽两声,指了指前面:“别说了,你看那儿——”

    侯曼娥:“看什么看!我就说,我偏说!其他的全都是破烂玩意儿,被挑剩下的废品,能比得上凤鸣剑一根手指头吗?”

    林然:“咳,你别——”

    “你咳什么咳!嗓子不好滚去喝急支糖浆去!”

    侯曼娥眼红到质壁分离,俨然脑子已经被自己吃了:“我从来都只争最好的,什么废的破的都给我,当我侯曼娥是收——”

    林然按着侯曼娥的肩膀,把骂得唾沫横飞的她转了个身。

    侯曼娥视野中骤然出现一抹极致的红。

    血一样艳丽,岩浆一样灼灼滚烫,凛冽的罡气在它修长的剑身周围扭曲成璀璨的红莲,它骄傲地伫立在翻涌的火山之上,散发着妖姬般绝艳风华的光彩。

    侯曼娥整个人都震住了。

    她呆呆看着它,嘴却不受控制地吐出后半句:“——破烂的嘛...”

    林然:“...”

    赤莲剑:“...”

    赤莲剑深深看了这个把自己召唤出来的傻逼一眼,二话不说,扭了个身,“噌”地飞走了。

    侯曼娥:“...”

    侯曼娥大脑一片空白,嘴唇颤抖:“它...它...”

    “它是你的剑。”

    林然冷静道:“它跑了。”

    “...啊——”

    侯曼娥终于反应过来,凄厉尖叫:“它是我的剑,它怎么能跑呢?!”

    林然想了想,诚恳说:“大概是怕傻气会传染吧。”

    侯曼娥:“...”

    侯曼娥:“啊啊啊——”

    “别叫了,快去追吧。”

    林然怕自己的耳膜受损,拍了她后背一下,口吻俨然饱经世事而沧桑:“哄媳妇是要紧事,媳妇跑了不要紧,最怕跑了之后,再回来就变成拖家带口了。”

    那就不是剑人的问题了,那就是两个家庭和青青草原的问题了,其中会涉及到方方面面,比如子女学区房名额分配,金山银山生态绿化,甚至是精准时间管理下的多人运动...

    侯曼娥摸了摸自己尚且黑亮的发顶,浑身一震,瞬间爆出无穷的力量,甩着臂撒丫子就追过去,遥遥还能听见她撕心裂肺的呐喊:“你别跑!你等等我——我、我我可以解释啊!!”

    林然摸了摸嗡嗡作响的耳膜,感慨:“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果然时尚是个圈,经典是永远不会过时的。”

    天一:“...”

    一万句草泥马从嘴边滑过,天一唯有叹为观止:“你可真他娘的是个天才!”

    林然摇了摇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这都是时间馈赠给我的礼物,让我知道了太多本不该我这个年纪承受的厚重知识。”

    天一硬生生被噎住了。

    侯曼娥去追老婆了,可以想见那必然会有一场惨烈的家庭大战,林然并不想掺和别人的家事,她想了想,来都来了,也该给自己娶个媳妇了。

    林然没怎么相过亲,在这个时候不免有些生疏,她拎着木剑,漫无目的地四处转,想看看能不能有剑相中她。

    天一忍不住:“你这样是不行的,你得瞅准目标,精准出击。”

    林然心想,精准出击,那不就得单独追嘛,那太不好选了,而且失败的几率也大,那也太麻烦了,哪里有广撒网广种田逮哪个是哪个轻松啊。

    林然摇头:“不,那太刻意了,我讲究缘分。”

    天一刚想吐槽那你这辈子都找不到剑了,却听林然“咦”了一声。

    林然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一根竹子。

    周围不知何时已经是一片竹林,郁郁葱葱地生长着,清风祥和舒畅,与整个罡风凌厉、万剑争艳的万剑林格格不入。

    天一随意看了一眼:“只是一根竹子啊,你捡它干嘛。”

    林然拿着竹子看了看:“不是。”

    什么不是?

    天一正莫名着,就见林然甩了甩手,那根竹子上杂乱覆盖着的竹叶纷纷扬起,长长的竹筒散成两半掉在地上,露出一柄修韧的盈青长剑。

    天一:“..??”

    什么鬼?这年头连剑都会骗人了?!

    林然看着这柄剑,不宽不窄,修长挺拔,剑身不似寻常剑锋亮寒戾,而是泛着青石般温润细腻的玉色,边角微微圆润,整个如同一个竹雕的艺术品,乍一看,甚至看不出剑刃。

    林然说:“是一把好剑。”

    天一盯着那懒洋洋装死活像支真竹子的剑,很怀疑自己的眼光:“好在哪儿?”

    林然沉默了一下,老实说:“好在不像个剑。”

    天一:“…”

    天一觉得林然是在开玩笑,直到她认真地把剑挂在腰侧。

    天一震惊:“你就选它了?你真选它了?!它是什么剑啊你就选它了,你再考虑考虑,它可连个刃都没有!”

    他们任务者和系统说是知道剧情,也只是知道主线剧情和一部分支线的剧情梗概,不可能事事皆知的:像万剑林里有成千上万的剑,除了龙渊凤鸣、甚至侯曼娥去追的那柄赤莲剑,除了这些有名的剑,还有许许多没在剧情里出现过的剑——比如这一柄竹剑,天一就不知道它是个什么玩意儿。

    林然拍了拍剑柄,一本满足:“就是它了,剑刃不刃的没关系,主要是我看它有缘。”

    这么会装死的剑,这么懒的剑,以后绝不会像那些年轻气盛的剑一样天天催着她练剑比剑以炫锋芒,反倒更可能主动拖着她一起去偷懒睡觉,当真是让她一见心喜,再见倾心,爱不释手。

    林然热情对竹剑说:“以后我带你去桃花林里睡觉,桃花树大,还有香气,我们躺在上面睡,睡一天都没人会发现,也不用你天天趴地上睡,被落叶弄脏不说,倒霉了还可能被人踩到。”

    装死的竹剑瞬间复活,发出嘤…盈盈的青光,充分表达了对新主人的认同和雀跃的心情。

    林然很高兴,竹剑也很高兴,高兴得像是俩一起捡到五百万似的小傻子,空气中洋溢着过年养膘的欢快气息。

    天一:…再多说一句,它也是个大傻子!

    北辰法宗惯来财大气粗,这种拿出来撑场面的远程方舟更是建得恢宏磅礴,就差在船头刻上个“老子土豪,穷逼勿近”,给剑阁这些常年游走在赤贫阶级和卖身边缘的年轻弟子们看得目瞪口呆,一个个兴奋地到处乱窜,没一会儿就三三两两勾肩搭背嚷嚷着要修炼比剑了。

    侯曼娥冷眼旁观这群傻叉剑修,呵,山猪吃不了细糠,一群脑子里只有剑的土鳖,带他们去天上人间做大保健,八成他们也能当场打成大宝剑。

    她一斜眼,看见旁边盘坐在地上举着个剑发呆的林然,更是莫名来气。

    “一把剑鞘有什么好看。”

    侯曼娥呵呵:“竹剑配竹剑鞘,你那个风竹剑好歹是把神剑,连个正经的剑鞘都不给配,你们无情峰可真是返璞归真。”

    “干嘛阴阳怪气的,竹鞘也很好看啊。”

    林然也不生气,举了举剑鞘,认真说:“这是我师父为我削的鞘,用的竹子是上好的灵竹,也已经特意熔炼过,看着脆,其实很坚固耐磨,样子也很好看,我很喜欢的。”

    作者有话要说:呜呜呜今天我肥不肥?!累死了叉腰!厚着脸皮求宝贝儿们有多余的营养液给人家灌溉一下球球乐!爱大家\(≧▽≦)/

    感谢在2021-01-1617:42:35~2021-01-1720:2、溯泉、流年、七月山猫、乔一乔、三山水石、菁、是魔鬼吖、礼洛、忘羡一曲不知愁、筱皖呐、希望然然开鱼塘、nnnnnxy、云逸、小飞机、,贺佳怡、路人李华、冰叶、水中星、47485596、下雪不凉、整个人好懵、岭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