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3章 第三章
    林然一直认为,江无涯是修真界相当神奇一男

    降落在后山,林然放眼四望着找人,忍不住顺带感慨一下自己那神奇师父。

    众所周知,剑修嘛,向来都是一群比较神奇生物,大部分都拥有穷、爱剑如老婆、看似人模狗样实则一言不合撸袖子就上、坚信哔哔不如拔剑、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等等不太优良品质。

    但照林然这八年亲身体会,即使是在万仞剑阁这一群风情各异剑修里,江无涯也堪称一朵奇葩。

    别不说,一礼拜醉八天这种操作,林然只在江无涯身上见过。

    八天啊,他就愣是一直睡,睡容那叫个安详,给当时才入门三天八岁林然林奶奶看得一愣一愣,很担心自己还没学会怎么当个徒弟,就先因酒精中毒变丧师了。

    最后是那时还比她高两头、还被她叫小哥哥、永远十三岁青春美少年奚辛同学,脚步轻快从厨房端出一盆正烧开刷锅水,二话不说朝江无涯兜头泼过去,笑眯眯说:“再不起来,中午就吃榴莲炖臭豆腐哦。”

    从那一天,林然深深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件是,自己这个师父,脸皮是真厚。

    第二件是,古人诚不欺我,掌握核心科技,奚大厨是真正食物链顶端。

    林然选择了一个方向,踩着柔软青草往前走,清风拂过两旁桃树,纷扬桃花落在她肩膀,又翩然飘到地上。m.

    后山地处偏僻,距离祁山主峰远,弟子们不怎么来这里练剑,而这里空气又清新,环境又好,还没人打扰,那就很适合睡觉了。

    林然在桃花林中穿行,时不时地左右观察。

    这睡觉选位置也是有讲究,以她经验来说,要那种树大,枝干粗又平,枕着舒服;要枝叶茂盛,挡风,而且不容易被人发现,所以最好是一棵老树,这树跟人一样,那都是越老越贼,越老越皮厚,越老越耐

    林然在一棵巨大桃花树下停住脚步。

    她看到了一缕细长黑发,垂在交织枝叶间轻轻摇曳,若隐若现,营造出贞子般清纯又神秘美丽氛围。

    林然仰起头,看见弯折枝杈上迤逦白衣,以及青年侧来半张皎月灼华睡容。

    万仞剑阁无情剑主,有着一副风华绝代好容貌。

    眉如墨,鬓如裁,眼窝深邃,鼻梁高挺,整张脸线条刀削般凌厉又漂亮,唇色却极淡,淡得更衬出薄薄唇线,像剑锋出鞘时一线凛冽寒芒,被夕阳余霞晕成绚烂金光,连锋利都冷得明亮又昭然。

    这是一张美人脸。

    这是一个名剑般美人。

    林然拍了拍树干:“师父,起床了。”

    树上白衣黑发剑美人睡得死心塌地。

    林然没有办法,踮着脚伸手过去握住那一缕垂下黑发,用了些力气往下拽,扬起声:“师父!回家吃饭了!”

    不知道是被拽秃危机感还是回家吃饭吸引力比较大,树上人终于动了动。

    “唔”

    沙哑男声晕着浓得抹不开睡意,吐字都是含糊:“阿然吗?”

    “是我。”

    林然无奈:“师父,掌门师叔派大师兄来找您,您赶快清醒清醒,咱们快点回去,别老让人等着。”

    江无涯躺在枝杈上慢吞吞翻了一个身,好半天,才慢吞吞坐起来,屈肘懒怠倚靠着树干。

    披散长发被风丝丝缕缕吹动,拂过他半阖眼帘、清绝俊秀脸廓,垂落在雪白衣袂间,如水墨肆意泼洒成名家山水。

    酒阑明月,亭亭风骨,只如清风淌过远山。

    很难想象,这本该剑一样凌厉绝然青年,竟有着这样名士般风流疏脱气质。

    林然看着自己这人模狗样师父,不由升起些许感叹。

    其实她刚开始没想拜进江无涯门下,她进入万仞剑阁只是为了方便,以同门身份和女主保持不近不远距离,既能保证剧情独立性,万一有个什么异变她也能及时发现、及时纠正。

    她本打算随便混个内门外门弟子,有活干活没活就混日子,但谁想到,江无涯那天是喝昏了头还是怎么,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竟然破天荒地亲口点了她当亲传弟子。

    林然至今都记得当时大殿中所有人呆滞模样,掌门阙道子一脸自家傻兄弟终于后继有人养老欣慰表情,看着她眼神比看自己家那俩亲弟子还慈爱,拍着她手就差开口直接说从此把江无涯交给她了。

    林然那时刚穿过来不久,还没太适应,一时间被江无涯那龙章凤姿气派和一方剑主威名镇住了。

    她想着,自己要是成了亲传弟子,有个靠山,办事更自由,还能更好吃喝玩乐,好像也不错;脑子一懵,稀里糊涂就跟着江无涯走了

    ——从此算是掉进再爬不出来深坑了!

    “不要那么悲观嘛。”

    天一安慰她,决定欲扬先抑:“虽然你们师门穷到住茅庐,没钱买衣服,吃菜自己种,做肉靠打猎,厨师是个笑脸捅人戏精,师父是个剑心快碎了酒——”

    “不要再说了。”

    林然流下悲伤泪水:“好不了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艾玛,抑过头了。

    天一讪讪往回找补:“别这样,你往好了想,至少你师父长得好看啊,看着多赏心悦目。”

    林然感觉并没有被安慰到:“好看能当饭吃吗?他再这么喝下去,我们穷得都要出去要饭了。”

    “脸当然能当饭吃。”

    天一理所当然:“想想咱们以前见过白马会所头牌,你没钱了,就带你师父去青楼呗,多骗几个富婆不就有了。”

    林然被它理直气壮口吻震住了。

    江无涯揉了揉散乱头发,打了个哈欠儿,一扭头就发现自家小徒弟呆呆在原地,复杂地看着自己。

    他那个哈欠儿卡到一半,打不下去了。

    江无涯还没达到奚辛境界,他良知尚在、良心未泯,虽然喝酒睡觉搞剑心,但是他好歹知道自己这个师父做得有点不像样儿,徒弟可可爱爱一小姑娘,给竖立师长形象从小就塌成渣,他心虚。

    当然,心虚归心虚,已经塌了这么多年了,改是不可能改,这辈子都不可能改…但这并不妨碍他心虚。

    心虚江无涯咳了两声,挪了挪:“那个徒——!!”

    林然眼看着江无涯咳了咳,挺直了腰板,挪动了一下屁股,刚扶着树干要站起来就一个倒栽葱掉下了树。

    林然:“”

    天一:“我收回那句话,他这样去会所,别说白马,天马都得倒闭。”

    林然:“”

    天一:“要不你还是考虑一下要饭吧,三人一起行,饿不死可能性比较大。”

    林然:“”

    林然把废话核桃塞进袖子里,大步朝树底下泛着尘土人形坑走去。

    江无涯安详地躺在坑里,仰望天空,幽幽叹了口气。

    “师父。”

    林然蹲在坑边,看着他一脸师纲不振颓丧,想说什么,又觉得实在无言以对,也只好叹一口气:“起来吧师父,咱们回家了。”

    江无涯摇了摇头,丧气说:“不想回去。”

    林然安慰他:“没事儿,师父,您丢脸事儿我从小看到大,早习惯了,不伤自尊啊,我们不难过好不好。”

    “谢谢徒儿。”江无涯脸色一言难尽:“但我说其实不是这个我喝了酒,陕云川酒。”

    “我知道嘛,阿辛买来酒,您给偷喝了。”

    林然言不由衷,只想赶紧把师父哄回去:“不是什么大事儿,阿辛又不喝酒,买了本来也是给您喝,我刚才看阿辛不是很生气样子阿辛忙着做饭呢,没空管您,等他做完了,气也消得差不多了,大不了您就让他骂几句打几下”

    “消不了气。”

    江无涯幽幽说:“你以为我怎么找到酒,他拿出来放在厨房打算做花雕鸡。”

    花雕鸡

    林然眼睛都直了。

    奚辛是个大厨,真大厨,做家常菜都好吃得离谱,更何况是这种特意准备大菜,林然想想都知道得有多绝。

    但林然很快又意识到,奚辛之所以能千锤百炼成大厨,就是因为路上所有试图阻碍他成就王厨霸业绊脚石都被他碾碎了

    而偷了奚大厨辛苦搞来重要食材江无涯——

    那一刻,林然想了很多,也想了很远。

    她想到了曾漏风茅庐,想到了曾穿到破洞衣服,想到了曾连吃三十顿黄瓜拌盐,连吃六十顿白菜就酱油,连吃九十顿清水煮臭豆腐

    林然细思极恐。

    江无涯一脸沧桑:“阿然啊,我是不是完了?”

    林然没办法回答,她觉得自己现在处境也很危险。

    师徒默然相对,都能看清彼此脸上绝望。

    好半响,林然艰难开口:“总是要回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江无涯捂住脸,沉重叹了口气,摇摇晃晃站起来,像一个被房贷车贷和老婆买包欲|望压垮1379岁落魄老男人。

    林然也站起来,不管怎么说先把人骗回去吧,反正师父仇恨值拉得比较大,在奚辛牌雷霆劈死师父之前,约莫只有点毛毛雨落她身上和师父比,这点自信她还是有。

    师徒俩一前一后慢吞吞往无情峰走,脑中各自琢磨着一会儿姿势:到底是绝地求生,还是跪地求生,这,是一个问题…

    艰难权衡中,深邃思考中,两个人背影低迷、萧瑟,又凄凉。

    直到他们听见骤然一道惊恐娇叱,伴随着寒冰瞬间冻结脆响。

    林然侧过头,目光透过茂密桃林,看见两个正交战身影。

    那是两个妙龄少女,都穿着胜雪白衣,只是其中一个在白衣上绣满了华丽花纹,把一身飘逸白衣生生穿成了庸碌华服。

    她容颜也算娇俏多情,只是眉宇却带着一抹跋扈娇纵戾气,凭生折了三分美貌,显得莫名俗气。

    而另一个少女则只穿着简单得没有一丝修饰白衣,容貌绝美出尘,气质清冷高华,与那华衣少女相对,只如珍珠比上鱼目,高下立现。

    林然有点惊讶,女主怎么在这儿?

    只见女主楚如瑶举着一柄木剑,开满了冰霜花剑刃直指华衣少女脖颈,而华衣少女身侧一个火焰莲花法宝也正被寒冰迅速封冻。

    看着那莲花状法宝,林然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这姑娘身份,是北辰法宗一位元婴长老独女,侯曼娥。

    北辰法宗与万仞剑阁同为沧澜界顶级大宗,世代交好,侯曼娥母亲更是万仞剑阁掌门阙道子姐姐,因为侯长老与夫人常年闭关修炼,无暇照顾这个女儿,阙道子颇为心疼这个外甥女,就时不时把侯曼娥接来剑阁小住。

    侯曼娥常来万仞剑阁,本来应该和楚如瑶这个舅舅弟子关系很好;但是她自诩出身高贵,虽然父母因为修炼对她有些疏于照顾,却也正因此给她更予取予夺物质条件,养成了她眼高于顶跋扈性情,对于楚如瑶更胜于她容貌和天赋极为嫉妒,与楚如瑶势同水火。

    而且侯曼娥还暗恋剑阁大师兄晏凌。

    晏凌与楚如瑶师兄妹自幼一起长大,皆是不世天才,连性情都是有些近似清冷果敢,在很多人眼里都是天造地设一对,而这简直让侯曼娥嫉妒得眼红。

    如果林然没记错,这里剧情是侯曼娥因为不服楚如瑶,向她提出挑战,本以为能凭着自己众多法宝打败楚如瑶,结果反被楚如瑶一剑制住。

    “哐。”

    被冰冻莲花法宝重重坠在地上,华衣少女惊恐地看着那近在咫尺剑锋,那凛冽剑气几乎划破她脖颈。

    “你败了。”

    清冷女声断然,侯曼娥脸色一白,她嘴唇颤抖,瞪着楚如瑶眼神愤怒得像着了火。

    楚如瑶视若无睹,直接收剑入鞘,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败者怨怼不值得她回首。

    侯曼娥苍白脸瞬间涨红,胸膛剧烈起伏,整个人都像是在爆发边缘。

    “看来已经决出胜负了。”

    江无涯也看见了这一幕,不是很感兴趣地收回目光,继续慢悠悠往前走:“年轻人啊,火气大,打一打也挺好。”

    林然站着没动。

    如果她没有记错,好像这还没完

    “阿然啊,你筑基中期也挺久了,是不是也找人打几架,突破——”

    江无涯注意到她没跟上来,偏过头:“阿然?怎么了?”

    “楚如瑶!”

    侯曼娥突然怒喝一声,朝着楚如瑶背影甩手就扔出一道黑色东西,声音怨恨尖锐:“你该死——”

    果然,林然了然,剧情里侯曼娥向楚如瑶发了一道毒镖,楚如瑶闪过了这一镖,反手就给了侯曼娥一剑,算是彻底与侯曼娥结了大仇,日后被侯曼娥借着北辰法宗势找了不少麻烦。

    当然,这些麻烦楚如瑶也都一一化解,甚至因此得了不少机遇,而最后侯曼娥失势,修为散尽,也忘了是在哪里领盒饭了。

    用小说里话总结,侯曼娥这姑娘拿就是一个初级恶毒女配剧本,磨砺女主成才路上小块垫脚石。

    林然没有动,女主显然不会因此死去,在这种按部就班、无差无错剧情中,她只应该是个旁观者。

    江无涯剑眉微皱,却一挥宽袖,一道劲风直冲而去就将那毒镖挥开。

    然而楚如瑶也正好转身,危机之下本|能地反手挥剑,恰恰将那已经被挥开毒镖打了回去。

    然后在场四个人就眼睁睁看着那毒镖在半空划过一道优美弧线,沿着来时轨迹,稳准狠怼回侯曼娥脸。

    毒镖,怼进,侯曼娥,脸。

    林然:“”

    侯曼娥两眼一翻,吭都没吭一声,咣当就趴地上了。

    江无涯楚如瑶:“…”

    林然:“…”

    林然当场落地成盒侯曼娥,心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发最热最快最方便盒饭——终极自热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