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
    林然是被嘴里的苦味给灌醒的。

    那苦味太冲了,??从嘴巴一直苦到嗓子又串到胃里,林然被生生苦醒了。

    “唔——”

    林然一个猛子坐起来,侧头朝着床边捂住胃止不住地干呕。

    “行了,??醒了。”

    凉凉的女声在旁边响起:“看这样儿活蹦乱跳,??没疯没傻,??还知道呕吐,看来五感也没有失灵。”

    “……”楚如瑶在旁边看着林然吐得昏天黑地,??欲言又止:“黄蛇苦胆太腥了,其实可以少灌一点。”

    “那怎么行,不是我说,??你是在瞧不起谁啊。”

    侯曼娥把灌得比舔得还干净的空碗放到一边,阴阳怪气冷笑:“我们林师妹是谁啊,??堂堂洛河神书之主,二话不说就往雾湖里跳的人物,??那屁大点苦胆,那还不够给我们塞牙缝的!”

    不够塞牙缝的林师妹在旁边吐成死狗。

    楚如瑶都不忍心看

    ps://vpkanshu

    ——只好偏过头去,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的样子。

    林师妹这次确实太胆大了,是应该受点教育。

    侯曼娥看着林然在那儿吐,不耐烦地敲敲碗:“吐完没,??吐完快起来。”

    林然不吭声,只是一下下咳嗽,??慢慢撑起身子,扶住床沿,头发散落在身后,细弱的体态,??小脸苍白,??一双水润润的眸子,??不胜柔弱看着她。

    “……”侯曼娥盯着她三秒。

    侯曼娥转头看向楚如瑶:“你再去拿一只苦胆来,我看她是还没吃够。”

    “!!”林然垂死病中惊坐起,一把抱住她手臂:“不用不用,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感觉好多了。”

    侯曼娥冷笑,冷酷无情把她手臂薅下去:“跟谁谁的呢,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

    林然:“……”

    林然扁着嘴巴,委委屈屈流淌进被窝里,把被子往上拉到下巴,只露出半张脸,眼睛水汪汪的,眼巴巴看着她。

    侯曼娥强压住疯狂要心软的念头,盯着她张了张嘴,下面的台词居然没骂出来。

    “……”她猛地站起来,把楚如瑶拉过来:“你来!把她干的好事都给她说一遍!!”

    林然顿时又祭出猫猫落泪的表情。

    楚如瑶如遭雷击。

    她也立刻要站起来,但侯曼娥死死按住她肩膀不让她跑。

    楚如瑶瞪着死鱼眼,与林然对视几秒,干脆掀起被子,直接盖住林然的脸。

    林然:“……”好伐。

    楚如瑶思绪终于能理顺了,清了清嗓子:“你已经昏迷两天了,两天前的夜宴上,你和蔚绣莹一起落水,一同陷入了昏迷,蔚绣莹伤得比你轻,昨天就醒了,而你直到今天才醒。”

    林然听了,心想,楚师姐终于还是被她们带坏了,都学会语言的艺术了——明明是她把蔚绣莹生踹进湖里,到楚如瑶嘴里巧妙加工一下就成了‘她们一起落水’,不知道的还当是她这个伤势较重的更委屈一样。

    林然从被窝里伸出一只胳膊:“提问。”

    侯曼娥冷酷说:“恩准,说。”

    林然:“姜氏的事怎么处置了?”

    “团灭了。”

    侯曼娥说:“就今天上午的事儿,你们大师兄亲自审讯下的杀令,姜氏屠穆苍氏全族盗取至宝乾坤图,歹毒之心天理难容,姜氏从天谕城除名,族中及姻亲友朋凡是参与进去的全一锅端了,在菜市口问斩,元景烁亲手一个一个杀的。”

    具体的细节她没描述,但想想也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场面。

    但林然见过更残酷的画面,在她陪着那时尚且稚嫩的少年回到家乡,看着家家空室陈尸满地的时候。

    “哦。”

    林然淡淡应了一声。

    林然想了想,再次伸出手臂:“再次提问。”

    楚如瑶:“说吧。”

    林然:“蔚绣莹醒来后,有没有说什么?”

    闻言,侯曼娥与楚如瑶对视一眼,神色都有些古怪。

    其实这也是她们奇怪的问题。

    “没有。”楚如瑶:“她什么也没说。”

    是真的什么也没说,没有指责,没有痛骂,无论怎么问,她什么都不肯说。

    侯曼娥都惊呆了。

    “我还刚想问来着,简直奇了。”

    侯曼娥好奇:“我就跳晚了一步没看见,你在水下到底对她干了啥?你不会给她吃迷魂药了吧?!”

    林然倒并不觉得奇怪。

    蔚绣莹不算个聪明人,但她也并不傻,能不断从任务中活下来的人,最不缺的就是察言观色的本事

    ——比如她现在就知道,如果她再敢惹事,下次贯穿她胸口的剑锋,一定不会再歪。

    她是真的会杀人的。

    “不过……”林然有点惊讶:“她真的那么老实?”

    按理不会啊,蔚绣莹那样的性子,不敢再动手,怎么也会想法子恶心恶心她呀。

    林然捅她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蔚绣莹现在还有用,自己不会叫她死,所以捅完她一剑,在昏迷之前还特意用元气把她的伤势恢复到看不出来,只是为了震慑她今后一阵老老实实的,其他至于别人怎么想的,怎么骂的,那就不重要了——反正她体内就是洛河神书,就算气死了谁也不敢碰她一根手指。

    “刚开始其实也没那么老实。”

    侯曼娥冷笑:“她刚醒的时候,是问她什么也不说,就是哭,哭得梨花带雨的那种,好像有满腔不能说的委屈……你懂吧。”

    林然点点头。

    “她这么以退为进,当时立刻就有人说,你嫉恨她,欺负她。”

    侯曼娥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然后你大师兄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叫她过去,对她说——”

    侯曼娥清了下嗓子,学晏凌那种冷冷的声音:“——水下之事无人看见,所以我不便计较,但当日真相你我几人心知肚明,万仞剑阁绝不能任人污蔑,此事暂且作罢,请蔚道友好自为之,若再生事,莫怪我剑阁法度无情。”

    林然呆了呆。

    她琢磨了一下这话,反应过来,小声说:“可是…水下也是我捅的她一剑啊。”大师兄这话说的,怎么好像蔚绣莹在水下反捅她一剑似的。

    “可是没人看见啊!”侯曼娥一拍大腿:“大家只看见水面上是你把蔚绣莹踹下去,水底下发生了什么谁也看不见,但晏凌这么一说,半点没有愧疚,反而义正辞严,理直气壮,甚至把剑阁法度拿出来,谁都会忍不住怀疑反而是蔚绣莹在水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

    林然:“…”

    林然:“……”

    “你是没有看见蔚绣莹当时的脸色。”侯曼娥嘎嘎嘎笑出鹅叫:“那颜色在赤橙黄绿青蓝紫不断变换,气得那小婊砸差点没当场猝死!”

    ——那可真是哑巴吃黄连,被堵得有苦说不出!

    没办法,一边是堂堂三山剑阁首徒,四海九州盛名赫赫的龙渊君子,一边不过是个俗世不知哪冒出来的无宗无氏女修、就连小有名气的“圣灵仙子”名声说到底也不过是艳名,两个人真摆在一起,谁敢不信晏凌?

    就算还不信,就算还有怀疑,但谁还敢真的公然说出口?!

    所以之后瞬间风平浪静,一点风言风语都没有了。

    侯曼娥从没觉得仗势欺人这么爽过,晏凌别的不说,就凭这事,是个够决断的狠人。

    林然摸了摸头,难得哑口无言,半响说:“这样不好,牵累师兄了。”其实她是不介意被骂的,就算有人再为蔚绣莹委屈,顶多也就骂一骂,到底也没有谁敢真的对她动手。

    晏凌这是在用自己的名望为她平事。

    “大师兄不觉得牵累。”楚如瑶冷不丁开口,盯着她:“只要事出有因,哪怕你当场杀了她,我们都不觉得牵累。”

    所以……她到底为什么突然对蔚绣莹动手?

    楚如瑶认真看着林然。

    林然也看着她,半响,在楚如瑶灼灼的目光中,慢吞吞又流进被子里,蚕宝宝一样扭啊扭,只露出个发顶顶。

    楚如瑶:“……”

    侯曼娥抱臂冷笑,也就这点本事,一问就装死,装死装得炉火纯青。

    林然不欲让她们好奇更多蔚绣莹的事,在被窝里扭哧扭哧,咳嗽几声,迅速转移话题:“对啦,我记得后来昏迷,迷迷糊糊被人抱上去,是谁把我救上来的?我得找机会去谢谢人家。”

    侯曼娥眼神一下变了,阴阳怪气:“呦,那你可得多谢几家。”

    林然:“……?”

    “除了你们尽职尽责的大师兄,玄天宗那个元景烁居然也跳了。”

    侯曼娥捏着嗓子说:“甚至连邬项英那傻缺都下去捞你了,要不是我们眼疾手快,都抢不到捞你的机会呢!林师妹,你好本事啊~~”

    林然:“??”

    林然呆住。

    鹅子和楚师姐不说了,大师兄救她没什么好奇怪的,元景烁也不是能冷眼旁观的人,但邬项英是怎么回事?

    他不应该是除了蔚绣莹,对她仇恨值最高的人。

    哦,对。

    “你肯定是看错了。”林然用笃定的口吻说:“他一定是去救蔚绣莹,他一直挺喜欢蔚绣莹的。”

    侯曼娥:“……”

    “幸好你们救我救得及时。”林然想了想,不由替那晚的自己松口气:“要不然邬师兄估计会在水里暴打我。”

    “…”侯曼娥愣是不知道说什么。

    她现在觉得蔚绣莹不惨了——邬项英这不比蔚绣莹还惨?!

    不过阶|级敌人嘛,自然是越倒霉越好了,侯曼娥揉了揉脸,果断略过这一茬儿问林然:“那个元景烁是不是和你认识?”

    林然点点头:“好多年前,我们一起去过燕州。”

    “那就是他了,怪不得我有点眼熟……”

    侯曼娥斜眼打量她:“晏凌救你就算了,元景烁怎么也跳下去救你啊?雾水是什么地方,你们八百年没见过了,他二话不说也敢往里跳。”

    “我们关系很好的。”林然当即慷慨激昂:“友谊,深厚的友谊,是不会随着时间流逝哒!”

    侯曼娥打量她表情,并没有什么羞涩感动的样子,才放下心来。

    “最好是这样。”

    侯曼娥警告她:“玄天宗的人也来了,阮双双还特意去外面打听过,都说这个姓元的巨风流,和好多女修有牵扯,这次他来珫州,不止是为报仇,还是为了送他一个师妹去小瀛洲看病,那师妹现在就在方舟上等着,是元景烁他师尊的女儿,俩人朝夕相处好多年,听说仲刀主有心让他们俩结成道侣……”

    说着,侯曼娥悄咪去瞅林然的表情。

    林然心里咯噔一下。

    哪又来的师妹,元景烁不是喜欢楚如瑶吗?

    当年燕州元景烁看楚如瑶看呆了的模样还近在眼前啊,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林然痛心疾首,元盛美啊元盛美,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被桃花缠身,做不了一个清清白白的好男人?

    你这样怎么配去追楚师姐,你这太拉垮了!

    “……咳,看病其实也不代表什么,也可以是亲情嘛,不要听人云亦云,这个还是得亲自体会……”

    说着,林然悄咪去瞅楚如瑶的表情。

    “……”楚如瑶看了看侯曼娥,又看了看林然:“???”

    “你们是什么表情?”

    楚如瑶忍不住:“有话能不能直说?!”

    侯曼娥和林然异口同声:“——没什么没什么!”

    楚如瑶:“……”

    楚如瑶默默攥了攥拳头,觉得手特别痒痒。

    “大师姐,楚师姐。”

    门被敲了敲,门边露出张圆圆的脸,阮双双探头探脑:“剑阁的晏师兄叫我来问问,林师姐醒了没?”

    “醒了。”

    侯曼娥:“那边还没散?”

    “嗯,魏城主说要宴请我们,晏师兄说不耽误了,打算等林师姐醒了,再歇一晚就回方舟去。”

    林然闻言也不装死了,连忙从被窝钻出来:“不用不用,不用顾忌我,我已经好了,现在就可以出发。”

    侯曼娥瞥她一眼,没有说话。

    雾水有腐蚀性,但这里毕竟不是真正的东海,腐蚀性远没那么强,对元婴以上的修士就不那么致命了,林然那天雷都敢接的体质,看着确实活蹦乱跳的样子,与其在这里待着,还不如尽快回方舟,让明镜尊者帮着瞅瞅她身上有没有什么暗伤。

    楚如瑶也是这么想的:“那我去回大师兄,我们收拾收拾就走。”

    “楚师姐,那你和大师姐最好都去一下,魏城主在那边,玄天宗的人也来了,好多人在呢,大家总得正式寒暄一下,再一起走。”

    阮双双提醒说:“林师姐要是能去,一会儿最好也露一面,要大大方方的,才不落人口舌。”

    侯曼娥一想也对,拍一下被窝:“那你赶快的,爬起来换衣服!”

    林然窝在温暖的被窝里有点犯懒,哼唧唧:“还是你们先去吧,我慢一点,等你们要走了的时候,我再跟你们走。”

    侯曼娥摸了摸下巴,觉得这样更好。

    毕竟现在外面“我要炸了”都快成一个梗了!那晚大家一起跳雾湖的场面着实太壮观,震惊了广大没见过世面的吃瓜群众,以至于现在林然和蔚绣莹的风声控制住了,但舆论却开始往另一个诡异的方面发酵……

    咳咳,所以,让林然露一小面做做样子得了,还是不要长时间放出去吓唬人了。

    “好吧。”

    侯曼娥摸了摸自家呆瓜的小脸蛋子,指点道:“一会儿你出去,记得穿得厚实点,我特意给你找了身白狐裘,老厚实了,你披上。”

    林然呆了呆:“我穿狐裘干什么?”她是修士啊,寒暑冰火不侵,深冬都可以裸奔,这春暖花开的时节穿什么狐裘?!

    “装柔弱啊。”侯曼娥恨铁不成钢:“姓蔚的不是会装可怜嘛,你得比她装得更可怜——重伤未愈,披个狐裘,那楚楚可怜的小味儿噌一下就出来了,这世上大多数人都是颜狗,看你小可怜样儿,哪怕你是反派,也觉得你有道理的。”

    林然:“……”这样听着确实挺反派的。

    “听没听见?”

    “…好伐。”

    侯曼娥满意地走了,旁边当壁花的楚如瑶也跟着走了,走之前特意留了两个剑阁的小师妹,低声交代她们几句,让陪她一起过去。

    林然等她们走了,在被窝里拱了拱,慢吞吞爬出来换衣服,到衣架旁边犹豫一下,到底还是披上那件狐裘。

    这件狐裘也是雪白的,但款式很精巧秀气,穿上之后反而显得人又瘦了两圈。

    林然不由想起之前成纣甩给她的那身狐裘,足比这件宽一倍,穿上有一种山大王登基的霸道画风,可见人与人之间的审美差异真是比狗都大……

    林然短暂地发了一会儿呆。

    “林师姐,你换好了吗?”外面的小师妹声音带着稚气:“你要是身体不舒服,我们可以帮你穿呀?”

    林然回过神来:“没事儿,我穿好啦,咱们走吧。”

    两个小师妹在前面引路,她们年纪小,单纯活泼又非常热情,可能也是见过那天她跳湖的盛景,把她当祖宗一样小心翼翼伺候,时不时提醒她小心脚下别摔着累不累需不需要歇会儿,在林然感动并拒绝了十八遍之后,她们终于停止了伺候祖宗的行为,改为用一种看传说的好奇又莫名敬仰的眼神亮晶晶看着她。

    林然:“……”

    林然有点想问她现在在外面到底已经是个什么名声,但她犹豫一下,还是没有问——毕竟她也怕自己当场猝死。

    人嘛,偶尔可以活得糊涂一点。

    等走到快前厅的位置,林然已经听见正堂那边隐约嘈杂的人声。

    “就这里吧。”林然停住脚步:“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等他们要出去了我们再过去。”

    两个小师妹忙不迭点头,往旁边转了转,把她带进一个小亭子里:“林师姐别站着,你身体还虚弱,坐这儿等。”

    “…”林然被她们灼灼的目光盯着,连说自己想直立一会儿都不敢,微笑着坐下。

    她以为她们也会坐下,然后就见她们雄赳赳气昂昂站到她身后,双手背后,目光炯炯环视四周,防范一切可疑人等。

    林然:“……”

    楚师姐到底跟她们说了什么?

    林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目视前方,酝酿一下,眼神渐渐涣散,继续发起呆来……

    元景烁看着她发呆。

    他就撑膝坐在不远处的房顶,盯着她好半天,想看她什么时候能发现自己。

    结果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他都换了个姿势,她愣是眼珠都没转一下,直呆呆盯着前方。

    他有理由怀疑她已经睡着了,她不是没干过这种事儿。

    “……”

    元景烁撑着额头,没忍住,又啧了一声,从房顶跳下来。

    他想做什么,当然不会叫人发现,以至于直到他走到亭子下,那两个剑阁小弟子还在炯炯环视四周。

    他用刀柄叩了叩木质的廊栏。

    “砰。”

    不太重的悠长的响声,吓得两个剑阁小弟子瞬间一哆嗦,大惊失色看来:“谁——”

    她们的声音在看清来人的时候滞住。

    青年拥有一张极俊美卓绝的相貌,他的英俊不是那种清冷或邪异或特立独行的美,而就是一个男人最纯粹健康的俊美,宽肩细腰,体态修长,薄薄的嘴唇上面鼻梁很高,眼眸深刻,入鬓的剑眉英挺,组合在一起,有一种奇异的风流的冷漠。

    她们认出来,这是玄天宗的首徒,如今杀名赫赫一绝的元景烁。

    元景烁没有在乎两个下意识哆嗦的小弟子,偏头看向旁边。

    少女像是被从梦中惊醒,整个人抖了一下,然后才迷迷糊糊转头看来

    ——她果然睡着了。

    舌尖顶了顶后牙,他也不催,耐心看着她。

    他看着她瞳孔渐渐聚焦,神色变得鲜活而明亮。

    她看着他,像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但很快的,懵呆呆的表情迅速褪去,她眼中渐渐填满了欢快和喜悦——

    “哇!”

    她满脸开心:“盛美!!”

    元景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