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林然在侯曼娥和楚如瑶打起来之前把她们拉了出去。

    她心好累,??为什么大家这么喜欢打架,男的和男的打,女孩子和女孩子能打,??男的和女孩子也能打?怎么就那么爱打架?!

    “我们要和平。”林然把她们的手搭在一起,??语重心长:“让我们做相亲相爱一家人,好吗?”

    楚如瑶和侯曼娥对视一眼。

    楚如瑶点头:“好,??你记得给大师兄带糖。”

    侯曼娥冷笑:“行,你别给他带糖。”

    林然:“……”

    楚如瑶和侯曼娥再次缓缓对视。

    林然一巴掌糊在她们交叠的手背,??深吸口气:“算了,听我的。”

    林然带着她们去了零嘴铺,买空了整家店的糖。

    分批包装,??分量每袋精准到颗,确保她们带回去,能给每个弟子都有一份。

    ps://vpkanshu

    林然特意留了两份,打算带回船上,??一份送给小和尚,??一份送给明镜尊者,最好培养出尊者爱吃糖的好习惯,以后有意识地常备零食,??利人又利己。

    “这样就好啦。”

    林然开心对侯曼娥和楚如瑶说:“皆大欢喜了,不要吵架了。”

    楚如瑶和侯曼娥静静仰望着面前比自己还高的糖堆。

    不远处店家掌柜的跪地捶胸涕泗横流:“老子发了!老子发了!居然真有傻逼买这么多糖,这么多钱啊,??老子不做人了!!”

    侯曼娥也不想当人了

    ——她想变成大鹅,??叨死这个狗比玩意儿!

    侯曼娥深吸口气:“给我一个不打死你的理由?”

    林然歪了歪头。

    侯曼娥冷笑:“恶意卖萌?你以为我是那些没见过世面的纯情男吗,??老娘见多了,??这招对我没用!”

    “呀。”林然歪着头,??穿过侯曼娥的肩膀看见后面店铺:“对面法衣店外面那件你看上的赤底金钩披风被人买走了,??只剩最后一件穿在模特身上的了。”

    侯曼娥抹一把脸,指了指她:“暂留你一条狗命。”

    她扭头撒腿就跑,边跑边大吼:“谁也别动那件!放着我来!!”

    楚如瑶:“…?”

    楚如瑶看了看侯曼娥大鹅展翅狂奔式背影,转过头,又看向林然,表情有点迷茫。

    “瞧她,就是这么粗心大意。”林然慈爱地看着她:“楚师姐,你把糖先收了吧,然后我们也去逛一逛。”

    楚如瑶:“…好。”

    楚如瑶努力腾了腾自己的储物袋,装了半个储物袋的糖,背负着这沉重的爱,脚步茫然的,被林然温柔地拉向了金碧辉煌快闪瞎人眼的法衣店。

    走进法衣店,就看见侯曼娥花蝴蝶一样荡漾的身影,她身后跟着足足四五个小二,所过之处,衣服一片一片被小二收走,露出比白墙还干净的货架。

    楚如瑶无意识张开了一点嘴。

    怪不得侯师姐每天都换新衣服,原来是这么买衣服的吗。

    然后她嘴巴就被塞了个圆鼓鼓的东西。

    淡淡的清甜从舌尖传开。

    楚如瑶下意识闭住嘴,睁大了眼睛看着笑眯眯的林然。

    林然也往嘴里塞了一颗,笑眯眯问她:“好吃吗?”

    楚如瑶点点头。

    林然:“这个糖外面是硬的,里面是软的,你咬咬看。”

    楚如瑶牙齿用力,咔嚓一声,无比浓郁的橙子甜味流淌在舌尖。

    楚如瑶眼睛一亮,更用力点一下头:“里面更好吃。”

    “是吧。”林然也咔嚓咔嚓咬着糖,笑着说:“所以有时候不能怕难,只有不计代价把坚硬的外壳敲开,里面更甜的滋味才能长久流淌出来,哪怕咬得牙疼,哪怕心疼外壳都碎了,但看着流淌的糖心,还是可以咬咬牙,再坚持到最后的。”

    楚如瑶呆呆看着她,眼睛睁得更大了一点。

    她怎么觉得,林师妹不只是在说糖,还是在……点她什么?

    “走了走了,这家我扫完了!”

    侯曼娥大嗓门在旁边响起,招呼她们:“这家衣服我看了没适合你们的,走走走,下一家走起!”

    “好呀。”

    林然笑着拉过楚如瑶:“走啦。”

    楚如瑶还没来得及细想就又被拉走了。

    楚如瑶本以为侯曼娥买完一家的衣服,今天的逛街活动就结束了,但她万万没想到,这才刚是开始。

    接下来侯曼娥带她们逛了三家法衣铺,四家法器铺,甚至还在杂货铺溜达几圈,等出了杂货铺,带她们去街边小摊买了二十个夹肉烧饼吃。

    楚如瑶生生吃了六个烧饼,噎得直打嗝,但眼中却出现释然之色,在她以为今天终于要结束的时候,她眼睁睁看见侯曼娥拍了拍手,把手上的碎屑拍掉,扭头就进了隔壁的灵兽铺……

    楚如瑶:“…嗝。”

    林然捶了捶腿,溜溜达达正要跟上,楚如瑶突然拉住她手腕,惊恐看着她。

    她真的好可爱,林然都心软了。

    “别怕。”

    林然小声说:“今天是最后一家了。”

    楚如瑶眼睛亮起来。

    “毕竟今天也累了。”林然笃定:“她今天肯定会早点回去休息,要逛也是明天再正经逛嘛。”

    楚如瑶:“……”

    楚如瑶吓得又打了一个嗝。

    林然莞尔:“开玩笑,你就在这里等一下,我们一会儿出来。”

    楚如瑶看着灵兽铺里满满的人,想起刚才在法衣铺被侯曼娥拉着疯狂试衣服的场景,不由心有余悸,迟疑着点点头,又强调道:“我在这里,有事就叫我。”

    林然对她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转身轻快走进去。

    这家灵兽铺占地很大,从一进门开始就摆了大大小小许多灵兽笼,里面趴着站着一些小巧温驯的灵兽,往里些是用树杈一样的架子摆着一些专门装大型灵兽的灵兽袋,灵兽袋旁边挂着里面灵兽的介绍,再往里去,还开辟了很大一块地方散养了十几只小体型模样可爱的小灵兽,用半人高的围栏围着,好几个女修正围在木栏开心地讨论哪只最可爱。

    铺子里人很多,尤其是年轻女修最多,都围着形貌可爱的小灵兽热切指指点点,偶尔有些专门来挑大型灵兽甚至精挑契兽的正客,只进来没一会儿,就被小二迎到后院去谈生意了,前面铺子展示的灵兽更多是观赏玩伴性质的,是用来来招揽人气。

    林然迈过门槛,努力在人群中挤出一条路,直走到散养灵兽的地方,也没瞧见侯曼娥的身影。

    她左右看了看,忽然听到身后一声轻笑。

    林然转过头,看见半人高的木围栏边,美貌倾城的少女,怀里抱着一只兔子模样长着小翅膀的小灵兽,正笑看着她。

    那笑像枝杈倒映在湖面的影子,乍一看轻灵柔和,隐蔽着更深处的阴翳冰冷。

    “林师姐。”

    蔚绣莹笑着说:“居然在这里碰见,好巧啊。”

    围栏旁几个同行的弟子好奇转过头,看见林然的时候愣了一下,赶紧问好:“林师姐好。”

    林然移过目光,对着她们笑了一下:“你们好,是来挑灵兽?”

    “我们是陪蔚姐姐来的。”

    几个弟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蔚姐姐说要买一些适合灵兽吃的零嘴。”

    蔚绣莹笑:“是邬师兄啦,这半年打扰他许多,我心里很过意不去,好不容易找着一家灵兽铺子,想看看有没有新奇的零嘴,送给邬师兄喂给契兽尝尝,好歹表示一下我的心意。”

    几个弟子闻言面面相觑,挤眉弄眼:“哪里用什么零嘴,谁不知道邬师兄对蔚姐姐你好,要表心意,也是表表别的心意啊!”

    蔚绣莹面颊浮上一层薄红,佯嗔道:“不许胡说,邬师兄只当我是妹妹照顾。”

    “我一个人出来,邬师兄心善,所以多照顾我几分,就像——”

    蔚绣莹眼神轻轻一闪,看向林然:“就像晏师兄照顾林师姐一样……”

    蔚绣莹以为会看见林然异样的神色。

    她也确实看见林然异样的神色。

    林然异样地盯着她怀里的兔子,然后,缓缓、谨慎地退后两步。

    “……林师姐,怎么了?”

    蔚绣莹古怪地看着她,又看了看怀里长着小翅膀的兔子灵兽,突然满是恶意地笑起来:“…师姐不会,怕兔子吧?”

    “是。”

    林然老实说:“我被兔子伤得很深。”都ptsd了。

    “这么可爱的小家伙,林师姐怕它做什么。”

    蔚绣莹故意抚摸兔子的毛发,掩嘴轻笑:“它还没有成年,是只小兔子呢。”

    林然闻言,深深望着她:“不,不要小看每一只兔子。”

    蔚绣莹:“?”

    林然深沉说:“兔子这种生物,小的突然长大了,雌的突然变雄的,你馋它毛绒绒,结果它馋你身子,这都是说不准的。”

    蔚绣莹:“……”

    蔚绣莹看着她,忽然扑哧笑了一声,把兔子放回木栏里:“林师姐,那这样行了吧?”

    “嗯。”林然点点头:“这我就安心多了。”兔子可比玛丽苏吓人多了,一个顶多杀人,一个可是一言不合要o人啊!

    蔚绣莹觉得林然脑子有病。

    不过这也不奇怪,像她们这样的任务者,大概也没有能精神正常的。

    “蔚姐姐,快来这边!”那几个弟子已经跑到另一个围栏边,兴奋招手:“这边有一只更可爱的。”

    “马上来。”

    蔚绣莹嘴上答着,眼睛笑盈盈看着林然,忽然上前几步,像是与她说悄悄话一样掩嘴靠近她,面上带笑,声音却骤然阴狠:“你到底从哪儿来?有什么目的?!”

    林然垂眸,眸光静静望着她,那一瞬,鲜活的色彩从她眼底淹没,像一张旧年水洗的照片,露出岁月暮日般沉静的光影。

    “林然?”

    侯曼娥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响起,她从后面一个隔断出来,怀里抱着几颗灵兽蛋,左右探头张望,边美滋滋说:“你在哪儿?这里是盲盒蛋哎,你说我要不要开一个试……”

    “我不能告诉你。”

    林然轻声说:“如果你现在离开,也许还有退开的机会。”

    蔚绣莹见林然不回答,反而说出这番话,以为她是在威胁自己,神色骤冷。

    “退开?笑话,那你怎么不退开?我们这些人哪有过退开的路?!”

    蔚绣莹语气狠戾,低声冷笑:“你不说我也猜得到,最多不过是来自个比我更高等的位面,你以为你改变了沧澜一点小小的轨迹就了不起?笑话!别高估自己,沧澜毁灭是必然的结果,是既定的法则!你来得比我早,是有那么一星半点的优势,但我也不是吃素的,我劝你,你我能和平共处最好,大不了气运我让你分去一部分,但你可千万别再碍了我的事,否则……我手里死的穿越者重生者也不只一个两个了,并不差再多你一个任务者。”

    林然看着她充满自负与杀意的眼睛,没有说话。

    “蔚姐姐?”

    蔚绣莹脸颊重新挂上柔和的笑意。

    “记住,别再碍事。”她在林然耳边再次威胁一遍,扬起笑脸走向不远处的几个弟子:“来啦!”

    “林然?”

    “啊你在这里!”

    侯曼娥抱着灵兽蛋兴冲冲往这边跑来。

    林然站在那里,闭了闭眼。

    她不觉得生气,只觉得荒凉。

    都是棋子。

    这执着的目标、渴求的欲望、鲜活的嫉恨与杀意、高高在上的笃定——

    这所有活生生的命

    都是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