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七章
    沿着宽阔的栈道走过城门,??仿佛穿过了一层无形的屏障,一瞬间嘈杂繁闹的各种声音充斥在耳边。

    蔚绣莹走在队伍最后,在心里深深吸几口气,??强自压住刚才船上的怒气,终于调整回状态。

    她重新露出轻快的浅笑,快走几步问大家:“邬师兄,晏师兄,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呀?”

    “去城主府。”邬项英冷冷说:“以三山九门的名义,让此城城主广发布告,通知玄天宗的弟子来此汇合。”

    这确实是最干净利落的办法。

    侯曼娥走在队伍靠前的位置,一手非要像拉崽子一样拉着林然,??无所谓说:“行吧,那我们这就走吧,??赶紧的,??出来了还得逛街呢,??我刚才看见了好几家法衣铺裙子不错。”

    众人:“……”

    邬项英额角青筋绷起来:“侯曼——”

    林然默默拉了拉侯曼娥的袖子,??小声说:“鹅子,我还想买糖,??之前的吃没了。”

    明镜尊者那里可没有零食供应,??都得靠她自己攒货,??她库存也是很紧张的。

    “买买买!这不有个傻逼一直耽误时间。”

    ps://m.vp.

    侯曼娥对林然说完,??扭头瞬间变脸冲邬项英吼:“别人逛街你都管,怎么就你屁事儿多,??老娘忍你很久了!你他妈走不走再不走耽误正事你负责得起吗哔哔哔个有完没完?!”

    邬项英:“……”

    “——”

    晏凌突然横过长剑,??剑鞘抵住邬项英的肩膀,??生生压住已经他摸向玄狰巽蛟手背。

    邬项英抬起头,??两个人目光对视,??冰冷的厉色与沉肃的寒芒如相杀的箭尖错锋而过。

    侯曼娥猛地把林然拽到身后,反手握住腰后赤莲剑的剑柄,眼中闪过一线疯狂的冷意。

    从北冥海中事阁他质问林然的时候,她就已经想揍他很久了。

    她从来,都真的很记仇。

    “……”

    气氛悚然一变。

    空气都像是变得僵硬凝固。

    所有人呆在原地,望着侯曼娥,又望向晏凌和邬项英,完全反应不过来,怎么说着说着话冷不丁就好像要打起来了?

    蔚绣莹手一紧,眼中立刻浮现出担忧的神色,紧张说:“邬师兄晏师兄,大家都冷静一点,有什么事大家好好商量。”

    周围其他的弟子面面相觑,高远阮双双对视一眼,都能看清彼此眼底的忧色。

    楚如瑶皱起眉:“大师兄…”

    晏凌没有动,邬项英也没有动。

    邬项英肩头一直沉眼沉睡的灰棕蛟龙睁开眼,冷黄的竖瞳倒映着晏凌的脸,带着一种兽类特有的冰冷而审视的凉意。

    细微而扭曲的灵涡在龙渊剑鞘与巽蛟之间缓缓浮现,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带着一触即发的戾气。

    一个毛绒绒的脑袋从侯曼娥肩膀冒出来。

    “咳,咳。”

    她咳嗽两声,小声说:“你们不要打呀,我丹田里还有一个洛河神书,你们要是打得太激动,我看得一个激动,我可能就炸了。”

    众人:“……”

    侯曼娥头也不回紧紧盯着邬项英,不耐烦道:“闭嘴!天天就会诅咒自己,这没你事儿。”

    “我我我……”

    林然声音更小了:“可是我真的好像变热了。”

    “!!”众人惊恐看向她。

    晏凌和邬项英不易察觉地一僵。

    “什么?!”

    侯曼娥吓得剑都差点掉了,反身去看她,上上下下瞅她,又去摸她脑门:“哪热了?发烧了?感觉怎么样?你怎么这都能激动呢……好像没热啊?”

    “热了。”林然任她胡撸自己的脸,一脸肯定:“真的,我自己都感觉到了,我亢奋起来了。”

    侯曼娥:“……”

    妈的,怎么所有人话从你嘴里出来,就那么奇怪呢?!!

    侯曼娥看了看她的脑门,又看了看自己的掌心,怀疑看她:“真的?”

    林然猫猫落泪脸:“鹅子,你不相信我吗?”

    侯曼娥:“……”

    林然看侯曼娥牌炮|仗瞬间熄火并成了哑炮,又把真诚含泪的目光看向晏凌,又瞅了瞅邬项英。

    晏凌和邬项英对上一双泫然欲泣的猫猫眼睛。

    晏凌:“……”

    邬项英:“……”

    蔚绣莹忍不住看向对面法衣铺摆出来的镜子,照出自己美丽的面庞,眼神似水,带着满满柔和的担忧,温柔指数五颗星。

    蔚绣莹又去看林然,她双眼含泪,脸上写满了楚楚可怜、弱不禁风,白莲指数五颗星。

    “……”蔚绣莹忍不住怀疑世界,这些操蛋男人是不是大脑畸变?!说好喜欢温柔系,怎么转一圈又他妈转回白莲绿茶款了?!

    爆|炸威力很大,白莲威力也很大,爆|炸??白莲,直接三个二带俩王,胡啦!

    在落泪猫猫眼的催促下,晏凌放下了剑鞘,邬项英放下手。

    玄狰巽蛟不再看着晏凌,它冰冷的竖瞳缓缓转动,转而盯向林然,一眨不眨。

    邬项英伸手过去握住它的头,遮住它的视野,隔着他细长指缝,隐约可见巽蛟头颅用力挣扎几下,才渐渐不动了。

    邬项英这才把手收回来,巽蛟已经重新闭眼趴回他肩头沉睡。

    做这一切的时候,从始至终,邬项英神色都很冷漠,只最后冷冷往侯曼娥那边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直接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晏凌也没什么异样的表情,看着邬项英走远,对众人淡淡说一声:“先去城主府,等安排完住的地方,再各自城里解散。”

    晏凌是剑阁首徒,没有更高辈分的长辈在,他的话就是第一命令。

    大家也不敢再多八卦,赶紧齐声应了是。

    晏凌颔首,转头往前走,各宗弟子小鸡仔一串哒哒跟上。

    走着走着,侯曼娥忍不住小声问林然:“你刚是吓唬我的对吧?”

    林然:“我最近抄了很多佛经。”

    侯曼娥:“?”

    “佛曰,所思即所见,所感即所思。”

    林然深沉说:“它的意思就是,当我看见热,我就觉得自己也热起来了,当我觉得自己在发热,我就真的在发热,你们要为我提供一个和平温暖的环境,让我保持恒温,不要刺激我,所以不要搞事情,更不要打架,我会兴奋的,如果我兴奋,我可能就炸了。”

    侯曼娥:“……”

    “佛经上还有这话?”侯曼娥忍不住怀疑人生:“你是不是在驴我?”

    林然心想,这不是当然的吗。

    林然继续猫猫落泪:“鹅子,难道你不相——”

    “——好了!”

    侯曼娥大声制止,悻悻说:“妈的,算你狠,行了行了,大不了以后我不和邬项英撕了,我忍他,我和平,行了吧。”

    林然心满意足:“鹅子,你真好。”

    侯曼娥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真是个操心命,谁的屁事儿她都要管一管,就自己那堆破事儿放任自流,把自己生生糟蹋成个魔头妖姬??白发器灵。

    林然步子越来越轻快,走到前面一点。

    侯曼娥走在后面,看着她背后一翘一翘的白发,雪一样洁白细软的发丝,无声地咬了咬牙。

    这么一大帮子人来城主府,城主府差点以为敌袭,城中护法带着一群城卫冲出来,邬项英直接抽出腰间令牌甩在为首的护法胸口,冷冷说:“三山九门,有要事请见天谕城主。”

    护法手忙脚乱接住令牌,看见上面天照灵苑象征掌门的首徒标识,眼睛登时睁大。

    普通的三山九门弟子当然不能这么理直气壮见一城之主,但首徒,还是好几个首徒,那就是天王老子也能见一见。

    天谕城主带着一帮人亲自迎出来,极是谦和以平辈之力向众人先拱手:“天谕城魏霄,见过诸位。”

    “城主客气。”

    邬项英无意在此争执闹笑话,退后两步,冷着脸不再开口,晏凌带着众人浅回一礼,不倨傲,却也坦然受了这一平辈礼。

    双方互行完礼,魏城主立刻伸手迎众人入城主府,客套着:“不知诸位远道而来,没能提前迎接,是我失礼。”

    “不必如此,我们亦无意张扬。”

    晏凌走在最前面,并不多寒暄,直接说:“我们欲往小瀛洲,此来是请您向珫州各城发一张布告,若遇见玄天宗弟子,问一问他们是否愿来天谕城,与我们一道去小瀛洲。”

    魏城主愣了一下,爽快道:“这是小事,我立刻着人去办,只是诸位恐怕有所不知,玄天宗诸弟子虽在珫州,但好一阵没什么消息了,连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那位刀首神龙见首不见尾,性子据说又颇是……”

    魏城主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晏凌明白他的意思,颔首道:“这些我们路上已经知道,您只需把消息传出去,我们只留几日,若是他们无意来或赶不来,此事便作罢。”

    魏城主这才松口气,重露出笑容:“好!我这就去办,我这就着人为诸君安排厢房,然后好好为诸君接风洗尘!”

    “接风洗尘也不必,城主不必客套,我们只借宿城主府几夜。”

    晏凌摇头,不等魏城主再劝,便道:“天谕城风光秀丽,白日弟子们更愿意自己出去看看。”

    侯曼娥听着,心想到底还是剑阁精心培养多年的首徒,虽然也是冷冷淡淡的样子,但可比楚如瑶那二愣子强多了,寥寥只一句寒暄,都能夸到点儿上。

    果然魏城主脸上的笑容立刻真挚许多:“既然如此,我便不自作客套了。”

    他想了想,热情邀请道:“旁的也就算了,四日后便有天谕城姜氏的生辰典,天谕城准备了许久的夜宴,就在雾湖中心的水月镜花阁,届时满城流火连天,美不胜矣,我为诸君在雾湖留最好的位置,请诸君务要再推辞,定要多留几日赏脸一观。”

    话说得这么客气,自没有再拒绝的道理,况且他们本就打算再留几日,晏凌颔首:“那便恭敬不如从命。”

    大家被侍从侍女带着去各自厢房安置,林然作为珍稀物种和重点保护对象,被光荣地围在最中间,左晏凌右楚如瑶,侯曼娥干脆想和她一起睡,被她轰了出去。

    安排完住处,早就按捺不住的弟子们一窝蜂撒欢跑出去了。

    林然收拾得稍微慢了一点,一开门,侯曼娥和楚如瑶已经在外等着她。

    看见她出来,侯曼娥立刻指向楚如瑶:“你好好说说她,她不好好修炼,非要跟我们出去闲逛,打扰我们二人世界!”

    “……”楚如瑶冷冷瞥侯曼娥一眼:“我是她同宗师姐。”

    师姐,亲的,亲宗门的,真论起来,比你这个外宗的亲多了。

    侯曼娥敏锐得听出画外音,立刻炸了:“她还嘲讽我,林然你管不管?!”

    林然:“……”

    她不懂,为什么侯曼娥总有一千种方法把自己活成一个杠精,杠到杠上开花的那种精。

    楚如瑶不理她,直接对林然说:“你和侯师姐出去逛,大师兄不方便作陪,就不去了,我就和你去,你身边不能没有人……”

    “什么叫没有人,我不是人吗?”侯曼娥撇嘴:“还一起逛,你知道逛街怎么写吗,你连自己衣服上有几条花纹都不知道。”

    “——大师兄说,你出去买糖,他也要,请你给他也带一包。”

    楚如瑶对林然说完,扭头对侯曼娥认真说:“我衣服没有花纹,白衣无暇,这样若是与人打斗后衣服有了瑕疵,便一目了然,证明我剑术不精,还需再刻苦精进。”

    侯曼娥:“……”

    林然:“……”

    好家伙,平生第一次知道‘白衣无暇’能这么解释。

    林然大为震撼。

    侯曼娥也大为震……震个屁,她反应过来:“你说带什么糖?你大师兄吃糖?”

    楚如瑶点头:“大师兄说要。”

    侯曼娥怒道:“放屁!他那德行像吃糖的吗?他今天都干了啥你没看见吗,他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狼子野心图谋不轨!”

    楚如瑶怎么可能说得过侯曼娥,她张了张嘴,最后抿着嘴巴:“大师兄说要。”

    侯曼娥跳脚:“你大爷的!你会不会说点别的?!”

    楚如瑶往后退两步,警惕盯着她一会儿,转过头定定看着林然,眼神居然有点委屈:“大师兄说要。”

    林然:“……”

    让她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