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151章 第一百五十章
    []

    岑知顺着人潮往前走。

    围观祭祀大典的人太多了,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人头,她们需要挤进广场的大门,然后努力往前挤,起码挤到一个能看清帝台和祭台的地方。

    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当然,作为缘生音斋的大师姐、清冷如仙的“三叹朱弦”,岑知是不必亲自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的。

    乌深自告奋勇拍起胸膛:“俺在前面开路,给你们占地方去。”

    季文嘉也默默举起手,小声说:“我和乌兄一起。”

    乌深对他投去赞赏的一瞥。

    季文嘉加快脚步走到乌深旁边,仿佛脱离了龙潭虎穴,瞬间松口气,乌深一把揽住他肩膀。

    乌深有些激动:“兄弟!”

    季文嘉更激动:“大哥!”

    “俺早就说过,女人都老可怕了。”

    乌深一脸心有余悸,粗糙的大嗓门努力压低声音:“这些女修,平时看着人模人样的,一激动起来就不是那回事了,吓死个人,俺们可得离远点。”

    “还是大哥您看得透彻。”

    季文嘉深感赞同,沉痛说:“我以前师兄就说过,不要靠近女修,会变得不幸,那时我不信,还是我太天真,幸好幸好,幸好咱们跑得快。”

    两个人对视一眼。

    “兄弟!”

    “大哥!”

    岑知淡淡看着前面金阳罗堂首徒和无极谷三席高高兴兴勾肩搭背在一起。

    九门光棍门派排行榜第二和第三,果然名不虚传。

    岑知回过头,瞥一眼给她们女修声望造成巨大损失的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步履沉重、脸色阴沉,捏着赤莲剑的手咔咔作响,每走一步,浑身都散发出浓郁的黑化之气,吓得周围一圈法宗弟子瑟瑟发抖安静如鸡,所过之处百姓纷纷惊恐后退,让出一个优美的真空圆圈地带。

    岑知对那个辇车上的女人更加好奇了

    ——抛妻弃子之威,竟恐怖如斯。

    “那个姑娘是谁?”

    岑知问:“我听你叫她什么然。”

    侯曼娥那惊天动地的一声几乎是扯破喉咙喊的,嗓门尖得让岑知第一次知道什么叫魔音贯耳,即使她一个音斋首徒,也愣是没能听出那到底喊得是什么名字。

    侯曼娥显然沉浸在某种情绪中还没回过神来,她抬起头,咬着牙,恶狠狠地说:“她姓傻叫傻叉,字二愣子,是个混账垃圾王八犊子!”

    听见的其他人:“…”

    “岑师姐,你别问了。”

    侯曼娥第一忠心狗腿子、刚才抖成鹌鹑不敢吭声的阮双双立刻重新上线,叹一口气,深沉说:“那是一个让我们大师姐痛彻心扉的名字。”

    侯曼娥对她投射一个充满杀意的眼神。

    “…痛到恼羞成怒时,连对异父异母的亲生师妹都要狠下杀手灭口…呜,这就是白月光嘛,呜呜。”

    阮双双被师姐的绝情深深伤害了,不免露出伤心欲绝的表情,捂住嘴,给了岑知一个更深沉的眼神:“岑师姐,你懂了吧。”

    岑知看了看她们,点头。

    她明白了,北辰法宗确实脑子有坑。

    法宗看样子已经废了记,如果这一届万仞剑阁的首徒也不是个正经人的话,那只能祈祷一下玄天宗那位姓元的新刀首是个正常人了

    ——毕竟三山总不能一个门面也拿不出来。

    ——实在没有门,门板也得杵一个。

    侯曼娥一巴掌把嘤嘤假哭的阮双双糊到高远身后,面无表情对岑知说:“走吧。”

    如果她没有眼睛亮得快发光的话,岑知是相信她的冷静的。

    托围绕在周圈小师弟小师妹们使了吃奶力气的福,她们到底挤进了广场,乌深季文嘉遥遥向她们招手:“这边这边。”

    于是小师弟师妹们继续使出吃奶劲儿,岑知和侯曼娥顺顺利利衣不染尘走到乌深他们旁边。

    “这个位置好,祭台和帝台都能看见。”

    铁炎对侯曼娥岑知她们大献殷勤:“前辈们那边要是挤,可以往我们这边来来。”

    “道友客气了。”

    高远知道侯曼娥现在心情亢奋无暇搭理,微笑着自然接过话题,和颜悦色问铁炎:“铁道友,你确定没有再看见那位孙道友吗?”

    “…我确定!”铁炎愣了一下,用力点头,眼神闪过一丝恐惧:“我把所有人都仔细看了一遍,都没有她…孙梨她很可能陨落了。”

    高远沉吟不语。

    他们在宫里最后的线索断掉了。

    岑知瞥了一眼与法宗清奇画风迥异得分外靠谱的高远。

    将他都送过来辅佐,看来法宗真的很认可这位首徒。

    然后她肩膀就被拍一下。

    备受认可的侯首徒用狗熊捶胸的力气使劲儿拍她肩膀:“咱俩换个位置,我这边看不清帝台了。”

    岑知冷静地抬起头,望了望帝台那边:“我建议你不要换,你看了不一定能保持镇定。”

    侯曼娥:“我现在很镇定,镇定到心平气和心如死灰心想事成!”

    “……”岑知看了看她额角一根根跳得欢快的青筋,终于还是让开了位置。

    “乌道友。”

    岑知说:“得麻烦你过来一下。”

    乌深呆了呆,往这边探了探头,犹豫着从季文嘉身边离开,挪到这边来,就见岑知目光定定盯着侯曼娥,双手摊开,手心琴丝闪烁着萤光。

    “岑道友?”乌深不解:“你叫俺干啥?”

    岑知淡淡说:“乌道友,请做好准备。”

    “??”乌深一脸懵逼:“啥?做啥准备?”

    侯曼娥迅速蹿到岑知的位置,咬着唇抻着脖子往那边张望。

    凭借她超过55的敏锐视力,她看见高大恢弘的帝台,九重基石上,无数宫人簇拥着,旌旗华盖遮掩下,铺满绒毯的软榻上有一个全身黑袍的男人,和一个戴着白色幕篱的女人。

    黑袍男坐着,幕篱女躺着。

    黑袍男在摸幕篱女的头发。

    幕篱女枕在黑袍男腿上。

    “……”

    空气中死一样的沉默。

    乌深:“卧槽——!!”

    乌深再次扑倒疯狗一样要冲出去的侯曼娥的时候,心情比他第一次挨淬体挨雷劈时候还要崩溃。

    女修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岑知缠住侯曼娥的手肘:“我说了不建议你换,你执迷不悟。”

    记“谁准他的脏手摸她的头!”

    侯曼娥双目赤红陷入狂躁模式,狂暴怒吼:“他还叫她枕腿上!枕腿上?!哪来的贱人臭不要脸勾引我家阿然,敲他妈不要脸唔唔唔——”

    岑知用琴丝封住了侯曼娥的嘴,礼貌对周围惊恐的人群点头:“抱歉,今天忘吃药了。”

    周围人露出恍然的神色,纷纷表示理解,还有人提醒:“下次关好了别随便放出来啊。”

    高远:“…”

    虽然但是,到底还要给他们大师姐泼多少脏水。

    乌深烫脚似的跑走了,躲在季文嘉身后坚决不再冒头,岑知冷静把侯曼娥捆成个乌龟,才把她拉起来:“恢复正常了你就点个头。”

    侯曼娥用力点头。

    岑知理智观察她几秒,这才把她嘴上的琴弦收回来。

    侯曼娥用力深呼吸,呼吸呼吸……呼吸了好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

    “…瘦得麻杆似的丑逼,黑得像块碳!还是少白头!眼珠子还是红的!!”

    侯曼娥死死瞪着帝台,双目赤红咬牙切齿:“我就是不能理解!她是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家伙?是瞎了吗?回来要什么男人没有?要几个男人没有?啊?非跟这个丑逼鬼混——”

    岑知遥遥望着帝台上那慵懒倚靠软榻、漫不经心摸着膝头美人长发的新帝,不知道侯曼娥是怎么昧着良心说话的。

    岑知也曾以为这位新帝是郭司空扶上位的傀儡,但是当亲眼看见他,她就再没有这个念头了。

    琴丝在她掌心缠绕,她素手捻动,越捻越快。

    她闭上眼,空气中仿佛有看不见的音弦细微地呼应。

    命弦的世界中,人和物尽数抽离为斑驳的色彩和线条。

    岑知看见恍若有形的音波无声无息浮过广场、浮向九重基台、向帝王华盖飘去——

    ——下一瞬她眼前变成铺天盖地的血色。

    岑知猛地睁开眼,捂住嘴,正接住一口喷出的血。

    侯曼娥充满怨念的咬牙切齿声戛然而止。

    “你怎么了?”

    岑知捂住嘴,低低地咳嗽,鲜血顺着指缝流出来,她的眼神残余着震撼。

    “…怎么会有这样的命弦?”

    岑知喃喃说:“这样凶的命,这么可怕的力量…他要做什么?他想做什么?!”

    “你在说什么?”侯曼娥皱眉:“你发现了什么?”

    侯曼娥再次望向帝台,这一次脑子终于能冷静下来,她努力不往林然瞅,就盯着新帝仔细打量。

    她承认她有泄愤的成分,新帝卖相当然没有她说得那么差,反而恰恰相反,以侯曼娥在沧澜界见遍俊男美女的挑剔眼光来看,即使瘦到脱相,都能看出异常优秀的底子,从眉骨到下巴的骨头轮廓形态挑不出一点毛病,肤色苍白,眼窝深深,深红的瞳孔,眼睛拉长的弧度,有一种森冷近乎雍容的华美……

    ……咦?

    侯曼娥越看越觉得哪里古怪:“我怎么看他…有点眼熟?”

    ——

    林然正在恍神,就被捏着下巴转了过去。

    妖主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异的眼神记看着她。

    “林然。”

    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指腹柔和地摩挲。

    林然被迫抬起下巴,隔着幕篱的纱,静静与他对视。

    妖主轻柔问她:“你敢杀人吗?”

    林然望着他,冷静说:“我敢。”

    “你敢杀很多人吗?”

    林然沉默了一下,轻轻说:“我敢。”

    “你敢被千夫所指,被视为魔头,被三山九门正道除名,被整个九州追杀?”

    妖主噙着意味不明的笑意,低垂的妖眸像一个蛊|惑又冰冷的漩涡:“你敢被所有人恨吗?”

    她敢吗?

    林然想,她还有什么不敢的呢?

    “我敢。”

    她说:“我,什么都敢。”

    妖主没有说话。

    他静静凝视着她,隔着帷帐、隔着她秀丽的面庞、她的皮|肉和骨骼,凝视着里面那个柔和又疯狂的灵魂。

    他忽然笑了。

    “真有意思。”

    他抚摸她脸颊,冰冷的手指笼住她半个脖颈,按在她后颈那个浅淡的妖纹上。

    他靠近她,额头抵着她的,吐息也是凉的。

    “真有意思。”

    他低柔地笑:“你们万仞剑阁,尽出疯子。”

    林然蹙眉,有些冷淡地避开他的呼吸,然后就忽然僵住。

    她像一只断翼的鸟儿落入他怀里。

    压在她后颈细长的手掌移到她肩膀,女人无力低垂的头枕在他胸口,黑金华丽裙裾飘逸地盛放。

    妖主环着她,缓缓往后倚靠软榻,倚坐在九重帝台之上,五条狐尾如蛇从黑袍下伸出,他漫漫望着远方,神色淡而莫测。

    大鼎爆出冲天的血柱,撕裂开天幕,整个天空瞬间被染成血一样的红色,又如同被摔碎的拼图蜿蜒出无数裂痕,从那些裂痕中,陡然射|出无数光影径直投向大地。

    祭台中央所有立柱开始浮动出绚烂的色彩,立柱绑着的祭品牲畜迅速化为飞灰。

    鲜血顺着大地流淌,蔓延的血河中,象征幽冥绝境的紫色紫晶花一朵朵娇艳地绽放。

    血河蔓延过所有人脚下,整个广场一瞬呆滞的死寂后,瞬间爆发出惊天的尖叫,所有人疯狂尖叫着后退,大部分人都顺利退开,但有些人却被鲜血扯住脚整个人跌进血水里。

    狐尾漫不经心地摇晃,妖主淡淡望着这一幕,一只苍白的手缓缓抬起。

    从广场四面八方突然被扯出许多人,那些被血河缠住的人,像被一只无形巨掌从人群中生生拽出来,甩到天空,然后倏然融化为血水,如同漫天的血雨倾洒。

    紫晶花被鲜血浇得愈发娇艳欲滴,深黑的粘稠的液体从根部溢出来,整朵紫晶花倏然化为一团漆黑有如怪物的阴影,似人似兽、非人非兽,一团又一团,活物般扭曲着,朝着帝台的方向匍匐在血河中。

    妖主笑了一下

    “去吧。”

    妖主说:“抓住所有沧澜修士。”

    ……

    侯曼娥觉得自己有些不能理解这个世界了。

    “…我靠。”

    记侯曼娥盯着帝台上白发黑袍的男人,好半响,缓缓睁大眼睛,吐出两个字:“——妖主?!”

    是那个曾在燕州斩妖台,隔着通灵镜惊鸿一瞥的神经病反派大boss妖主成纣吗?!

    她印象太他妈深刻了!这男的凶残到差点把整个斩妖台给屠了!也就因为他搞事情,害得林然没有能回来!

    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还跟林然一副不正当关系的鬼混样子?难道他们俩这么多年一直在一起?林然就是为了他不回来?

    侯曼娥脑子大功率运转乱七八糟想了一通,就感觉肩膀被重重压下。

    她被吓得一个激灵。

    是岑知!

    “走!”这个一直冷淡自若的音斋首徒失态地低吼:“走!!我们离开这儿!!”

    侯曼娥猛地皱起眉。

    她还来不及开口,就看见一道可怖的血柱从祭台中央冲向天空。

    整个天空瞬间变成腥浓的血红色,天空如同被打破的瓷器皲裂出无数裂痕。

    侯曼娥震惊看着从那些裂痕中射|下来一道道流光,其中一个离她不过十几里的距离,于是她清晰看见那流光中包裹着的一个身着道袍的修士,手里还拿着法器,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像一颗流星,轰然砸翻远处一座楼阁,震起滚滚浓烟。

    鲜血像决堤的洪水喷涌而出,漫过所有人脚下。

    “侯前辈!!侯前辈救我——”

    侯曼娥听见凄厉的男声,她呆呆回过头,看见铁炎被鲜血卷着在血河中翻滚,他满脸哀求向她伸出手,下一瞬却整个人腾空而起,被狠狠甩在天空中。

    他像一个熔化的雪人,倏然融化为血水,无数血水从天空泼洒,像一场泼天的血雨。

    鲜血滴在她脸上,滴答滴答,坠在她脚下。

    侯曼娥呆呆站在那里,呆呆望着眼前恍若人间地狱的一幕。

    这是什么?

    这都是什么?

    “大师姐!!”

    阮双双尖锐的声音如同一道惊雷。

    侯曼娥眼神骤然清明。

    她环顾四周,怒吼着发出尖利得不似人的声音:“跑!!所有法宗弟子丢掉身份腰牌!跟着人群跑!”

    “音斋弟子聚在一起跑!!”

    “各宗弟子紧跟师兄姐!散修与周围人结伴不能落单!”

    “这血河不会阻碍凡人!追不上的就往人群里跑!”

    乌深怒吼着将双臂狠狠砸在地上,大地震出一道裂痕,生生从血河中砸出一条路来:“往这边来!”

    “我来开路!”

    侯曼娥拔|出赤莲剑,整个人如同一道燃烧的火焰冲出去,所过之处血河被炙烧沸腾干涸。

    “跟着大师姐!”

    无数人追在她身后,跌倒、惨叫、哭泣,咒骂,像惊翅逃窜的鸟,像燃烧的阿鼻地狱。

    侯曼娥眼底红得冒血。

    她在奔跑,竭尽所能地奔跑。

    跑着跑着,她终究还是忍不住,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死死咬牙往身后投去遥遥的一瞥。

    血河之上,帝台之上,黑袍的帝王居高临下俯瞰众生,怀中美人静静侧枕在胸膛,雪白幕篱遮住她面庞。

    ——林然

    记

    ——林然!!

    (https://bqkan8/64559_64559485/22208036html)

    bqkan8bqkan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