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137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

    林然看了看妖主的背影,又看着旁边他刚坐过的石凳。

    那石凳早翻倒了一半,满是石碎裂痕,覆着深绿色的苔藓,还有一丛丛枯草自由快乐生长,此时因为被坐过,枯草被压平了,蔫巴巴地耷拉着。

    这么放荡不羁的凳子,难为妖主他也坐得下去。

    林然突然看见枯草上有块暗斑,深得发黑,探手轻轻摸了一下,不是苔藓那种滑滑的触感,而是粘腻的。

    林然把手指放到鼻尖一嗅,嗅到浓郁的血腥气。

    他受伤了?

    林然扭头看了看来时半开的门,若有所思,随便蹭了蹭袖子把手擦干净,也跟着进了屋子。

    屋子里还是一样昏暗,随风飘荡的麻布帘再扯吧扯吧就可以去cos鬼屋了,妖主又盘腿坐回他那张巨大的石床上,脸很白,气势很吓人,就是身高有点不够,瘦得皮包骨头,于是不免san值减得少了,小可怜值大幅上升。

    林然忍不住摸了摸石床,冰得她一哆嗦。

    妖主睁开眼看她,眼神像要把她头拧下来,林然咳嗽两声,又把鸡腿拿出来放在床角。

    她用扔保龄球同款姿势,食指一屈对准,猛的一弹,油纸包咕噜噜滚过小半张床,划过优美的弧线,完美滚到妖主盘起的腿边,“啪”地弹了弹,溅出两滴油花。

    天一:“…”

    林然豪气:“吃吧,别客气。”

    天一真的很想挖一勺她的脑浆看看,是不是水加多了,咋就这么稀?啊?咋就这么稀?!

    妖主瞥她一眼,既没有当场和她同归于尽,也没有不吃嗟来之食的傲娇,平静把油纸包拿起来,手指轻巧几下挑开油纸包,露出里面巴掌大的鸡腿。

    中午剩下的鸡腿,早凉透了,没有刚出锅时的诱人,鸡肉表面凝出一层黏腻潮湿的油脂,不可避免的散发出肉类的腥味。

    妖主却像是什么都没看见,尖长指甲挑起肉丝往嘴里放,咀嚼得面无表情——

    他停下来,眼珠缓缓移动,盯着林然。

    林然:“…咳。”

    林然若无其事移开炯炯的眼神,背着手慢悠悠在屋里转悠,背后火辣辣一片,如芒在背,可以充分体会到妖主饱满而激烈的感情。

    天一:“你就等着他将来弄死你吧。”

    林然只当自己聋掉,先在屋里转了一圈,又溜达出去,过一会儿又溜达回来。

    妖主听着女人来来回回的脚步声,像头撒欢的幼鹿蹦蹦跳跳,外面传来霹雳乓啷的声音,好一会儿,半个脑袋从门边探出来:“我看了看你这个院子,地方还是挺大的,我把你那口废井给通开了,之后打算再种点菜。”

    她也不能天天往这边来,万一哪天耽误了,林然很怀疑他根本想不起来吃东西。

    他别就这么给自己饿死了吧!

    林然寻思着给他随便种点什么小白菜小黄瓜,好种又好活,平时不用管,连锅都不需要,饿了他自己直接地里啃一口,多方便。

    没错,就这么定了。

    天一:“…”你才是够了。

    妖主已经把那根鸡腿吃完了,他盘坐在床头,垂着眼不紧不慢把油纸包又叠起来,像在搭积木,看记起来居然有点乖乖的可爱。

    林然瞅了瞅那剃得干干净净的鸡骨头,面露迟疑:“我要是给你找几只小鸡仔来你会遛——”

    天一:“!!够了!”

    “嘭!”

    林然猛的关上窗,看着一根鸡骨头斜插而出,擦着自己眼皮子砸破窗纸,然后咕噜噜顺着窗棱滑下去,心平气和哦一声:“看来你是不会遛了。”

    天一:“…”

    天一一时居然不知道他俩谁更牛逼一点。

    林然推了推窗棱,卡得死紧,她只好放大点声音:“我已经给你挖出水来了,你记得喝水,不要把自己渴死哦。”

    天一痛苦捂脸:“求你了少说几句吧,我高血压都要犯了!”

    林然若无其事吹着口哨走了。

    林然正式开始在皇宫里摸鱼的日常。

    宫女太监是宫里最多的人、也是了解消息最多的人,林然每天闭着嘴巴竖着耳朵,没多久就搞清了情况。

    这个幻境的设定有点类似于妖域统治下的人族帝国,相当于妖族的奴仆,王室贵族都以侍奉妖族为荣,人族代代生存在这种妖气浓郁的空间里,久而久之也产生了变异,不仅能适应妖气,身上有妖族血脉的人,还能凭此修炼。

    她现在上班的华阳宫主人荣王是皇帝的第二子,深受宠爱,也是太子的不二人选,老皇帝年迈昏庸,许多朝政都移交给荣王,命以郭司空为首的几位重臣共同辅佐,最近甚至还让荣王准备祭祀大典的司仪。

    荣王风头正盛,又向来好美色,自恃美貌的宫女都想往华阳宫挤,刘姑姑是荣王心腹,时不时就会寻来一批美貌宫女供荣王寻欢取乐。

    不过华阳宫也不是富贵窝,想争宠的女人们争得很厉害,不仅荣王的妃妾撕逼,连林然她们那里的小宫女也撕得很凶残,光她那个屋都已经死了俩人了,林然现在每天吃饭前都得默默扒拉扒拉饭,看有没有被放巴豆毒粉,她一点也不想因为上厕所时间过长被溺死在茅坑里

    ——这死法太臭啦!她不能接受!

    幸好她还有第二食堂,如果饿了,时不时可以去妖主那里打个秋风,不说别的,她种出来的小黄瓜管够。

    林然白天在华阳宫端洗脸盆,晚上有空了就溜溜达达过去给妖主送点吃的用的,顺便监督一下他有没有干坏事,随着在华阳宫的时间渐渐长了,刘姑姑对她们的约束渐渐放松,林然行动越来越自由。

    这几天又发了月俸,林然美滋滋,一天步子都是轻快的。

    倒是荣王这几天心情似乎不大好,一直黑着脸,一回来洗漱完,粗暴地拽过两个侍妾就进了内室,随即里面传来侍妾们惊恐痛苦的叫声:

    “殿下!”

    “不!殿下饶命——”

    剩下的宫女们噤若寒蝉跪在地上,浑身轻轻发抖。

    荣王从来不是个好脾气,之所以有一批一批的美人送过来,是因为之前送来的许多人已经死了。

    刘姑姑轻声进来,望一眼里面,挥了挥手,众女连忙轻手轻脚退出去,一声不敢吭。

    林然举着水盆走在最后,离开时往后望了一眼,垂眼回过头,对上一双若有所思的眼睛。

    记那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容貌只是清秀,气质却难得沉稳,乍一看是个柔和娴淑的人,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林然认得她,她叫翠玉,就是她刚穿过来那个小宫女雀儿嘴里让她代替去给西苑送饭的女人,现在和她一样,也是华阳宫的宫女。

    比起林然一个端水的小透明,翠玉人缘很好,做事沉稳利索,尤其得刘姑姑信赖,算是她们这些宫女里的领头人。

    更重要的是,林然在她身上,感受到了灵气的气息。

    她也是来幽冥历练的修士。

    林然对她对视一眼,在她迈步要靠过来之前自然地转身离开了。

    翠玉停住,看着林然的背影,想起前几天深夜窗外看见的一闪而逝的黑影,眯了眯眼。

    这个女人…

    “翠玉姐姐!”

    “翠玉姐姐,刘姑姑叫您。”

    翠玉收敛了神色,露出浅浅一抹笑,转身和声说:“我在这儿,这就来。”

    林然想和修士交流信息,但那个人不会是翠玉,当天如果不是她穿过来,以那天妖兽躁动的情况,那个替代翠玉的小宫女在去西苑的路上必死无疑。

    翠玉那天怎么就这么巧有事、怎么就这么巧让“自己”代替她去,已经没必要深究,但足以看出这个人心狠又有手腕,林然还不打算把妖主的情况暴露出去,她有自知之明,她这种脑子不好使的,还是离这种聪明人远些吧。

    林然取了自己的俸禄,悄悄去御衣局后门等着,没一会儿再出来,怀里多了个大包袱,里面是一套新的床褥被子,还有两套厚棉衣。

    要入冬了,这里的天气冷得特别快,林然看天色还有点要下雪的意思,成纣没有修为,就那么一身破得挂条的黑袍子,至少得有床被褥盖,她可不想去照顾生病的小屁孩。

    两个月的工资又这么没了。

    林然怅然地掂了掂铜板,扭头去御膳房买几块剩下的酱牛肉,又揣了一小包糕点,拎着光秃秃的钱包美滋滋往回走。

    快走回院子,过转角的时候,林然余光看见一小团火红的影子。

    她没在意,继续往前走,但没走几步余光又瞅见了,那小团子在跟着她。

    林然停住脚步转头望了望,还以为是只小猫小狗,她走到转角,蹲下来,打开油纸包捏出一小块牛肉,发出全宇宙直立两脚兽呼唤猫咪的声音:“咪咪,咪咪,是不是饿了,来吃东西…”

    在她持之以恒的“咪咪”声中,那小团红影子怯生生从墙角探出来。

    “咪咪来——!”

    “!!!”

    林然笑眯眯看去,三观差点裂了!

    那居然是一条尾巴!

    是的,不是咪咪不是汪汪,是一条尾巴!

    一条红色的尾巴,又细又长,不知道滚进哪个泥坑里,脏兮兮的,湿耷耷的绒毛垂着,怯生生从墙角弹出来,秃了的尾巴尖可怜兮兮地甩了甩。

    林然:“……”

    小红尾巴看见是她,整个尾巴的毛瞬间炸起来,像一只亢奋的狗子扑到她怀里,发出猛男嘤嘤嘤&30记340;声音。

    林然:“…”ovo

    这可给她整不会了。

    (https://bqkan8/64559_64559485/22208444html)

    bqkan8bqkan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