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林然感觉周围的罡气越来越强烈,估计是出去的时间快到了,决定去找侯曼娥看看。

    她把竹剑扔上天空,轻然而起,鞋尖轻点在修韧的剑身上,竹剑盈盈闪了一下,随即慢悠悠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林然在一片被烧焦的山谷中找到了侯曼娥。

    侯曼娥昂首挺胸,怀里抱着烈火灼灼的赤莲剑,志得意满向她走来。

    林然的目光滑过她被烫得焦黑的额角、少了半截的袖子和走路时一瘸一拐的腿,仿佛已经看见刚才她跪在搓衣板上痛哭流涕的样子。

    嗯,看来确实是一场惨烈的家庭大战。

    侯曼娥颠颠跑过来,虽然努力控制着表情,但嘴角还是止不住地上翘,得意地举起自己的剑“这是我的剑,赤莲剑。”

    赤莲剑矜持地亮了亮,流转的光晕都像是灼热的火焰。

    林然捧场地鼓掌“好剑,恭喜你。”

    侯曼娥立刻更高兴了,咳了两声“好吧,我已经有剑了,我勉强也帮你找找你的你有剑了?什么时候找到的?”

    侯曼娥盯着林然腰侧因为收敛光华显得颇为黯淡无光的竹剑看,表情渐渐嫌弃“你这是什么剑?还是剑嘛,看着跟根破竹子似的,你怎么找这样的剑啊,我带你去找好的去。”一秒记住

    天一以为,竹剑都被这么嫌弃了,怎么也得愤而暴起一波儿,炫出自己其实是一把看似朴实无华实则特别牛逼的剑,给侯曼娥打脸打得啪啪作响。

    但是它还是低估了竹剑,在这样的嘲讽声中,竹剑亮都不带亮地继续装死,晃晃悠悠挂在林然腰间,俨然一把虚弱软无力的废剑。

    竹剑破竹子是谁?雨我无瓜。

    天一“…”

    林然摸了摸竹剑,笑着摇头“剑没有好坏之分。”

    侯曼娥撇嘴“谁说没有好坏,那龙渊凤鸣和其他的剑能一样吗?!”

    赤莲剑“…”

    林然“…”

    林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有勇气抱着赤莲剑这么说是火板烤肉的味道不够喷香,还是搓衣板的棱角不够凹凸有致?

    所幸侯曼娥还有一点求生欲,在赤莲剑把她烤成傻逼之前一把抱住它,急急说“其他里不包括你!你…你在我心里是不一样的!”

    林然默默看着她,觉得这个姑娘平时的嘴欠,大概是为了把所有技能点都汇聚在对媳妇甜言蜜语上。

    赤莲剑还是有点不爽,个渣女吃碗里望锅里,发光给了她一下,侯曼娥的表情顿时变得丰富多彩——大概介于一口血想喷又不敢喷之间。

    林然笑了笑,却看着她认真解释“至少万剑林里的每一把剑,都是千万年来大浪淘沙留下的好剑,龙渊凤鸣被誉为神剑之首,不是因为它们真的比其他剑好多少,而是因为它们曾经的主人给了它们最好的机会,如果你足够出色,日后的赤莲也会因为你名满天下。”

    侯曼娥的心口停跳了一拍。

    但是她很快掩盖过去,状似无所谓“那得多久远的事啊,我都不知道自己看不看得到那天。”

    对于这种不省心的天选狗子们,林然从来不吝于给予根正苗红的引导,耐心鼓励她“不要这么丧气,也不要和别人比,你要多想想自己的长处,发挥自己的优势,脚踏实地的,那一天总会到来的。”

    自己的优势

    侯曼娥看着赤莲剑,想到自己那巨有钱的宗门和巨巨有钱的爹妈…突然眼前一亮“啊!我明白了!”

    楚如瑶比她再天才、再有运气又怎样,她有钱啊!

    何以解忧?唯有氪金!

    任你绝世天资,天之骄子,也不及我有爸李刚,言出钱随,钞能至尊,战无不胜!

    林然没想到她这么有悟性,一点就通,有那么一点欣慰“明白就好。”

    所以她到底是明白了个什么呢?

    林然还没来得及把这句话问出口,只觉得周围空间骤然扭曲,身体仿佛被一股庞大的力量拉扯。

    林然知道,是离开万剑林的时候到了。

    焦黑的山谷和凛冽的罡气消失,林然眼前一恍,已经站在进万剑林之前的空地上。

    周围早已等候着许多因为实力不济被提前踢出来的弟子,各式各样的剑气在半空中幻化。

    林然活动了一下手脚,没过多久,突然空间又被撕裂,一头深蓝巨龙和那一只冰雪凤凰的身影在天空中昂扬翱翔,格外恢弘壮阔。

    晏凌和楚如瑶缓缓出现在众人中间,楚如瑶握着那柄纤长的雪剑,晏凌腰侧则悬着一柄深海般幽邃的长剑。

    “是龙渊凤鸣!”

    “那是大师兄和楚师姐的剑!我亲眼看见他们从雪海中拔|出来的。”

    “好强大的剑气神剑之威果然不同凡响啊——”

    弟子们哗然一片,虽然早已得知消息,但是亲眼看见神剑之威的感觉仍然让大家心神亢奋。

    就在众人兴奋议论的时候,在凤凰和巨龙周围,突然绽开一朵朵火焰的莲花。

    “那是莲花吗?为什么会有莲花?”

    “赤焰成莲,好盛大的力量,这难道也是一把神剑?”

    “是神剑,这是传说中的神剑赤莲,也有千年不曾现世了。”

    “侯师姐真厉害,明明是法宗的人,并不怎么修习剑道,竟然得到了赤莲剑的认可。”

    “可不是,侯师姐又美又飒,还这么有天赋,太厉害了”

    众人发出低低惊呼声中,林然偏过头,看见负手而立微微淡笑的侯曼娥,握着冷艳高贵的赤莲剑,一人一剑都在一本正经地装逼。

    晏凌楚如瑶看过去一眼,楚如瑶眼神惊讶,随即转化为浓浓的战意;晏凌眉目沉静,却自有一股沉海般不可动摇的气质。

    侯曼娥能感觉到赤莲剑在轻轻震荡,像是迫不及待在渴望与他们一战。

    他们的剑,是名闻天下的剑;他们的人,会是未来力压天下群雄的至强者。

    侯曼娥紧紧握住赤莲,在心里说还不是时候。

    她要扭转自己的形象、她要建立自己的威望、她要让越来越多的人认可、追逐甚至崇拜自己,直至有一天,把自己变成北辰法宗乃至整个修真界一面最绚烂而强大的旗帜。

    她要蛰伏,她要耐心地积淀、要细致地谋划但是迟早有一天,她会让所有人都知道,她侯曼娥,才是最后的赢家!

    赤莲剑感知到主人波澜的心绪,终于平静下来。

    侯曼娥重新扬起明艳的笑脸,握住剑,向着楚如瑶晏凌微微拱手,态度谦和而不失傲骨。

    周围的赞扬声更大了“侯师姐好气度啊”

    “看来大家都拿到了自己的剑。”

    阙道子与众长老们走过来,弟子们强压住兴奋,纷纷行礼“拜见掌门。”

    阙道子目光环视“你们都很好,只有展现出非凡的品质,才能在万剑林中打动你们的剑,我很高兴看到大家都得到了剑的认可,尤其是”

    阙道子看着晏凌、楚如瑶、侯曼娥和林然,面露欣慰“尤其是今次竟有四把神剑问世,龙渊凤鸣,赤莲风竹,实在是我万仞剑阁之幸。”

    林然瞬间感觉四周投来各色惊讶的目光,连侯曼娥都小声嘀咕了一句“看着就是根破竹子,居然还是把神剑。”

    林然摸了摸竹剑的剑柄,轻笑“原来你叫风竹啊。”

    风竹剑泛出一抹浅浅的萤光,就慢吞吞收了回去。

    林然抬起头,阙道子正含笑看着她,眼神欣慰又鼓励。

    林然拱了拱手,对于这位为剑阁撑起一片净土的掌门师叔,她是很尊敬的。

    “剑有灵,你们的剑,不只是剑,更是你们的命,是将相伴你们一生的家人、是生死相依的挚友。”

    阙道子欣喜地点点头,才望与众弟子,沉声教诲“我们是剑客,为剑而生,与剑共亡,你们当用心爱护、要勤奋不息,孕养你们的剑,让它们绽出真正的风采,方不负剑选择将自己交付与你们的信任与重托。”

    众弟子们一凛,拱手深深鞠躬,齐声“遵掌门教诲,我等必不负所望。”

    阙道子欣慰颔首,看了看天边昏暗的夜色,挥袖道“你们已经在万剑林里待了几天也都累了,今日时候不早了,都各自回山门休息,过些时日宗门另有安排。”

    众弟子“是。”

    阙道子言罢,身后作严肃态的长老们立刻一哄而散,鸡飞狗跳领自家孩子去了。

    阙道子也卸下了掌门的威严,笑着对晏凌几人招招手“走吧。”

    晏凌楚如瑶惯来冷淡的脸上难得露出有些孩子气的笑容,楚如瑶快走几步站到阙道子身后,晏凌跟着走几步,却转眸瞥过一个方向。

    侯曼娥扭头问林然,用小学生一起上厕所的口吻“你怎么走?”

    林然“我师父来接我了。”

    侯曼娥愣了一下,林然的师父

    林然向她摆摆手,身形纤瘦的青衣少女,转身轻快朝着挺拔颀长的白衣青年走去“师父。”

    江无涯自从林然走后,睡觉都睡不□□稳。

    他就像个第一天送孩子上幼儿园的老父亲,虽然人还在公司带薪摸鱼,但满脑子都是自家孩子在幼儿园不好好上课、不好好吃饭、不好好和同学做游戏、想家想到哭

    想到自家惫懒贪吃的小徒弟要被迫在万剑林里找剑,风餐露宿还想师父,江无涯喝酒都不香了,每天愁得直掉头发,好不容易盼到万剑林开,他早早就过来,翘首以盼等着接自家孩子。

    看见小徒弟俏生生走过来,江无涯打量一圈,见她哪里都好好的,面色红润眼睛明亮,一看就没怎么吃苦的样子,才算放了心,脸上显出几分笑意,揉了揉林然的头“怎么样?”

    林然乖乖给他摸头。

    江无涯是个温柔又宽厚的师父,大概看出她的“早慧”,很早就像对平等的大人一样对她,说话办事都是商量着来,也很照顾她的自尊心(虽然她其实并无所谓),但是他自己很放在心上,不怎么在外人面前做这种对小孩子的动作。

    今天他罕见地像小时候那样揉她头发,林然就知道,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一切都好。”林然扬起头,笑着举起风竹剑“师父,我有剑了。”

    江无涯看着神似竹子本竹的青剑,失笑“风竹剑,倒真是你能拿到的剑真是不错。”

    林然性子懒怠随性,不像大多剑客那样锋锐意气,江无涯偶尔会担心她拿了剑后不好磨合,但若是风竹剑,江无涯就放心多了。

    毕竟风竹剑嘛,和他徒弟比谁更懒还说不定呢。

    江无涯道“风竹剑平和中正,虽无盛名,却自有风骨,正适合你,你要好好珍惜。”

    林然点头。

    “其实也不必我嘱咐,你性子清正,心中自有分寸”

    江无涯突然笑起来,又揉了揉她的头发,眉目温柔含笑“好了,师父带你回家。”

    侯曼娥有点复杂地看着站在一起的林然与江无涯。

    这是她自那天上无情峰叩谢之后,难得再见到这位无情剑主,不愧是小说《问剑》里官方认证的盛世美颜,冷峻又温柔,疏漫又宽厚,疏朗朗往那里一站,简直要帅瞎人眼。

    江无涯在原著里出场不多,但是狂热粉丝却有一大波,她们摇旗呐喊给他论坛盖高楼,给他建贴吧,还写了无数同人文,因为声势过于浩大,引来了好多路人围观。

    侯曼娥也是偶尔看见一个大v画的绝美江无涯人设图,被美色吸引,好奇搜了一下,结果就看见有狂热粉丝在贴吧里一个字一个字抠原著,愣是给这全书出场没几百个字的路人甲搞出上千字的辉煌战绩表,还言之凿凿嘶声力竭“江主赛高!我们江主虽然字数少,但是短小精干,内容丰富,牛逼到没朋友——”

    侯曼娥当时盯了那几个字很久,确定真的是“短小精干”而不是“短小精悍”,不由为当代年轻人的傻逼程度叹为观止。

    ——如果她的粉丝也都是这么一群傻叉该多好,那她还背什么台词琢磨什么演技,光念一二三她都早捞成世界首富了!

    不过傻逼是真的,牛逼也是真的,尤其是侯曼娥穿过来之后,隐隐约约听说过江无涯的事迹,才意识到这位江剑主甚至远比她想象得更牛逼。

    而这么绝一男人,这么个曾经掀起过腥风血雨、也背负着无人知道的隐秘过往、却从来云淡风轻的男人,就自然地温柔地揉了揉青衣少女的头发,说话时轻声慢语,目光专注,一笑起来,眼睛里都似氲开流华般的柔和笑意。

    没有人看不出他对少女的宠溺与疼爱,看着这样像世上任何普通师长一样谆谆嘱咐的青年,谁能想到,他也是那个曾一剑势压天下豪侠、剑下血骨累就无上威名的无情剑主?

    林然向她摆摆手告别,就跟着江无涯走了。侯曼娥看着他们的背影,俊美成熟的青年男人,清丽温和的少女,并肩而行边走边含笑低语的样子,美好得像一幅画。

    侯曼娥一定会对这一幕想入非非的,什么绝美师徒恋,什么不|伦禁断,什么

    如果她不是,知道江无涯最后的结局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