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 章节目录 第9章 第九章
    侯曼娥心口冰凉一片。

    她扭过头,冷冷瞪着不知何时已然轻飘飘落在她身旁林然,大喜大悲之下,她整个人脑子都有点不太清醒,想都没想就反口怒骂:“凭什么它就不适合我?不适合我它适合谁?难道就只有楚如瑶配得上它是吗?连一把破剑都他妈会狗眼看人低是吗?!”

    愤怒、不甘、羞耻、自卑、恐慌…这些激烈滔天情绪揉杂在一起,将她脸烧得通红,她眼神像是淬了火一样凶狠又明亮!

    林然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她。

    侯曼娥狠狠抹一把脸,站起来,掏出法宝,毫不犹豫再次朝着凤鸣剑冲去!

    林然负手站在那里,看着凛冽冰冷罡风爆裂震荡,一次又一次将侯曼娥狠狠砸到地上,而她却像是感知不到疼痛般一次又一次爬起来,执拗又疯狂地冲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地上都被霜化剑气铺满了厚厚一层雪花。

    侯曼娥躺在地上,遍体鳞伤,剧烈地喘着气,周围散落着大大小小法宝残骸和符咒燃烧后灰烬。

    鲜血顺着从她被深深割开眉骨源源不断涌出来,将她脸染成骇人血红,她睁着眼睛,呆呆望着那雪山上仍如明月高悬凤鸣剑。

    林然蹲下来,递给她一张帕子:“擦擦吧。”

    “你还没走?”m.

    侯曼娥一把甩开她手,冷笑:“不需要!我笑话就这么好看,你看了这么半天都没看够?!”

    林然没有生气,把帕子放在她手边,拍了拍地上雪,空出一块儿干净地方,慢悠悠地盘腿坐下。

    侯曼娥:“……”

    侯曼娥怪异地看着她。

    非亲非故被这么骂了还不生气、也不走,在这儿一屁股坐下,这人是不是有病?

    要不是林然是个女,还是个一看就不缺男人喜欢女,侯曼娥都怀疑她是对自己一见钟情痴心舔狗了。

    侯曼娥:“你跟着我到底想干嘛?!”

    林然看着她,不答反问:“走吗?”

    侯曼娥瞬间火了:“走什么走?我不走!我死都要拿到凤鸣剑!”

    林然认真想了想,实事求是:“可是你真是死都拿不到凤鸣剑。”

    侯曼娥:“…”

    林然诚恳:“那你不就白死了。”

    侯曼娥:“…”

    要不是实在爬不起来,侯曼娥能当场和她同归于尽。

    “走吧。”

    林然说:“凤鸣剑是天山雪水,只有雪莲花能和它伴生成长,其他植物靠近,只会被它冻死。”

    侯曼娥冷笑:“楚如瑶是冰清高贵雪莲花,那我是什么,活该是地上杂草吗!”

    林然摇头:“不要妄自菲薄。”

    “难道不是吗?哈,楚如瑶啊,原来皇朝公主,如今剑阁掌门之徒,人尽皆知剑道天才,容貌好,天赋好,命好,连如今神剑都眼巴巴等着她…”

    侯曼娥嘴唇颤抖,眼神甚至带着恨意:“有时候我真是不明白,凭什么有人生来就在天上,什么都应有尽有;而有人就得低贱在尘埃里,活该受苦受难,凭什么老天如此不公?凭什么?!”

    林然沉默了一会儿,说:“两个人投胎时候抽签,抽到好签投去好人家,抽到坏签就只能去坏人家,两个人机会是均等,只是结果注定是一好一坏,你认为这不公平吗?”

    侯曼娥愣了一下。

    “而且去好人家就一定好吗?也许有人富有千金,周围却全是算计、没有爱、没有关怀,连父母都是家族联姻没有感情;也许有人自恃应有尽有、无欲无求,所以彻底颓唐堕落,到最后亲手败尽自己一切;也或者有人,明明父母双全、师长慈爱、同门兄弟友爱,本该有着最光明坦途未来、却会突来横祸、让她失去曾经幸福所有、只为磨砺她成长为意志坚韧强者…你只看到她表面风光,但是她曾受过苦、乃至于未来还将会承受数不清痛苦,你又怎么知道呢?”

    林然笑了一下:“老天是不是公平,我也说不清,但是我知道,将任何情绪、无论是庆幸还是不甘怨怼寄托在老天身上都是没意义,因为老天它不是人,它从不会在意凡人悲喜,就像你会在意蚂蚁死活吗?不会,所以老天也不会,它拨弄每个人命运从无所谓公平、也不是因为偏爱谁厌恶谁,而只是单纯为了维系壮大它自己存在,所以你厌恶它、怨怼它、甚至因为恨它而故意强迫自己去做什么都是没有必要。”

    她缓缓道:“你最应该做,是想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是去走自己真正想走路,是去成全你自己。”

    侯曼娥沉默了很久。

    她直勾勾盯着林然,半响,冷不丁幽幽一句:“你是不是在给我灌毒鸡汤?”

    林然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坚守本土土著人设,一本正经地问:“毒鸡汤?我没有给你灌鸡汤啊,你是饿了吗?但是再饿有毒东西还是不要喝好啊。”

    侯曼娥:“…”

    侯曼娥迷惑了,难道真不是个穿越?难道真只是个格外有想法本土土著?

    既然不是穿越,侯曼娥就不怕林然怀疑自己身份了,即使是阙道子他们都没发现她是穿、只觉得她是幡然悔悟才性情大变,这个师姐更不能往那么奇幻地方想。

    所以她八成是觉得自己拿不到剑加上嫉妒楚如瑶导致心态失衡,在胡言乱语,所以在认真地开导自己。

    侯曼娥不怕这个,她震惊只是

    ——那这人也太有想法了!这大道理一套一套,这么牛逼人怎么还只是个筑基后期路人甲?照她看当场上天去都可以!

    侯曼娥拉着个脸站起来,踉踉跄跄往外走,林然也站起来跟上。

    还没走出多远,就见天边几道流光划来,侯曼娥抬头一看,正是带着一大帮弟子晏凌和楚如瑶。

    侯曼娥:…艹!

    最狼狈时候遇到女主,这是倒霉进了它妈给留门——倒霉到家了!

    侯曼娥正对楚如瑶羡慕嫉妒恨得牙痒痒,更不愿意这时候矮她一头,当即强忍着剧痛,高高昂起脑袋,背脊挺得笔直。

    有眼尖看见这边弟子连忙喊:“是侯师姐和林师姐。”

    剑光停下,晏凌楚如瑶带着一众弟子跳下来,看见侯曼娥凄惨模样,都有些惊讶,楚如瑶问:“侯师妹,你怎么样?”

    晏凌下意识把目光往后投去,看见安然无恙走过来林然,眼神才和缓下来。

    当着这么多人,侯曼娥当然不会说自己是被凤鸣剑揍,故作轻松:“我刚才误入了一处险地,被剑灵罡气所伤,还好只是看着严重,其实没什么大碍。”

    “万剑林里藏剑无数,千万年来形成一些险地也是寻常,侯师妹没事就好。”

    楚如瑶点点头,声音带出一丝激动:“既然有剑灵,这里必定有神剑。”

    侯曼娥忍着喉头一口老血,强笑:“大、大概是吧,可惜我受了伤,还没来得及去找。”

    林然看了她一眼,侯曼娥心瞬间提起来:这神经病师姐不会耿直到揭穿她吧,那她脸还要不要了?!

    好在林然又慢悠悠扭过头去。

    侯曼娥松一口气。

    “那必定是了。”

    楚如瑶转头看向晏凌,语气断然:“怪不得我心口总觉悸动,似乎隐隐有个越来越清晰声音在召唤,看来一直等待我剑就是这里了。”

    侯曼娥:“…”

    侯曼娥“噗”一口血喷出来。

    楚如瑶皱眉:“侯师妹,你还好吗?”

    侯曼娥心说我不好,我他妈现在想过去打不死你!

    大家都是人,有人被神剑打得半死,有人被神剑千八百里外就甩着小手帕娇羞喊大爷快来玩…她还是个穿越啊!穿啊!主角光环呢?她环哪儿呢?!

    侯曼娥牙都快咬碎了,抹了一把脸,胡乱点头:“好!我好得很!楚师姐晏师兄,我还要找剑,我就先走了。”

    楚如瑶:“侯师妹不和我们一起去寻神剑?”

    侯曼娥摇头,不能再一起走了,再走咱俩今天必须死一个,不是你死就是她活!

    “不了,我看我和这里神剑没缘分,我还是去找自己剑吧。”

    侯曼娥假潇洒真呕血地一挥手,在一众弟子敬佩目光中强撑着逼格,大步往前走。

    走之前,她余光下意识往后瞟了瞟,当瞟到仍然不紧不慢跟在后面林然时候,心情莫名其妙就好了一点。

    …好吧,大概比“一点”再多一丢丢。

    林然跟着绕过众人,晏凌叫住她:“林师妹,与我们一起走吧。”

    楚如瑶有些诧异地看一眼晏凌。

    她还没见过大师兄主动开口邀请谁。

    但是楚如瑶也没想太多,她自己对林然也很有好感,她还记得之前是林然和江无涯帮她才把侯曼娥救回来。

    侯曼娥毕竟是师尊外甥女,如果侯曼娥死了,哪怕她有理哪怕她是无心,她也无颜再面对师尊。

    楚如瑶也邀请说:“林师妹,一起走吧。”

    前面侯曼娥步子一顿。

    林然摆摆手:“不用了,我和侯师妹结伴去别处看看。”

    侯曼娥嘴角扬了起来。

    啧,真是烦人,就因为一个破核桃,就强认她当有缘人,合着还赖上她了,这怕不是脑子有坑吧…

    侯曼娥嫌弃地撇了撇嘴,都没发现自己脚步越来越轻快,跳上木剑,像一只打了鸣大公鸡,翘着尾巴昂首挺胸地御剑飞走了。

    楚如瑶不是强求30340人,听林然婉拒,点点头就要作罢;林然正要使诀御剑,晏凌突然拉住她手腕,语气微重:“林师妹。”

    楚如瑶面露愕然,林然也怔了一下,偏过头,看见他不赞同眼神。

    “我没有别意思,但是…”

    他皱着眉,用很低声音,缓缓说:“林师妹,侯师妹也许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

    林然看着他微蹙眉,黑邃眼睛里自己清晰倒影。

    晏凌性子冷淡正直,从不说人是非,能说这一句提醒,是真关心她。

    林然笑了起来:“大师兄放心,我有分寸。”

    晏凌抿了抿唇,深深看着她,半响轻点了下头,松开手。

    林然与众人道别,御剑而起,去追侯曼娥。

    楚如瑶看着她背影,有点惊讶:“林师妹和侯师妹什么时候这样亲近?”

    弟子们笑嘻嘻起哄:“之前林师姐就说侯师姐是她有缘人。”

    “女孩子友谊太神奇了吧。”

    “林师姐走哪儿揣哪儿俩核桃,从不离身,我只见过给侯师姐摸呢。”

    不是,晏凌想,他才是那第一个摸到核桃人。

    “别说了。”

    晏凌垂下眼:“我们走吧。”

    林然努力追着侯曼娥。

    这姑娘大概是生怕被别人看出自己虚弱,跟打了鸡血似撒丫子飞,林然回想起刚才她喷得那一口口血,那种伤势,也不知道是磕了多少回血丹药才能维系家用…嗳,有钱人快乐,真是枯燥又乏味。

    万剑林特有凛冽罡风划过脸侧,天一冷不丁说:“你怎么对这个侯曼娥这么好?”

    林然:“嗯?”

    “连那眼尖小伙子都发现了,别和我说你没看出来她不是个善茬儿。”

    天一哼笑:“你当她是什么好人吗?感应器都红到发黑了,这什么概念,那意外着是有能对世界线产生毁灭性打击异物出现!她得多大野心多少心机、得是个多不安分人,才能造成那么大破坏?!”

    “她握住感应器时候,上一世那些残破记忆你也不是没看见,捧高踩低,傍金主,泼黑料,抢资源,偷税漏税,洗白捞钱娱乐圈里乱成什么样,她一个从穷乡僻壤逃出来打|黑工姑娘到火遍全国大明星,恐怕除了杀人放火,背地里该干不该干都干得多了去了。”

    天一看着林然:“这样人我见多了,就这个侯曼娥,贪婪、心眼小,心机深重,嫉妒心强,她落魄时有多弯得下腰,风光时就能有多猖狂,这还只是她前世作为一个凡人,生活在一个有严格法度限制世界;但现在到了修真界,这里讲究强者为尊、无法无天,她有家世有天赋又知道剧情,她很快就会被同化,变得更加心狠手辣、更加没有下限、为达目不择手段说实话,要是我以前宿主,我已经建议他们把她这种不安分因子扼杀在摇篮里了,否则将来万一她得了势,不定会因为她出多少乱子死多少人呢。”

    别说它冷酷,它就是冷酷,干它们这行见得最多就是死人,当断不断、心慈手软,闹不好一死就死一个世界,那才叫刺激。

    林然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你不会是同情她吧。”

    天一打量她表情,语气微微和缓,却有说不出淡淡凉薄:“天下苦命人多了,比她更惨也不是没有,我不是针对她,我只是实话实说,她这样性格,在这个混乱杀伐世道,即使能仗着熟知剧情辉煌一时,也终究会自取灭亡。”

    真实世界不是故事、不是按部就班文字,它是会变化,是会不断因为不同人不同选择而产生瞬息万变变化。

    连那么多先知命运、惊才绝艳资深任务者都会在世界中折戟沉沙、死无葬身之地,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穿越者?还是那句话,任何猖狂以为自己能操控命运人,都只会被命运以更浩大洪流覆灭,从古至今,无一例外。

    天一可不觉得,侯曼娥有资格成为那一个例外。

    “不一定。”

    林然终于有了动静,她轻声道:“未来命运,说到底,是取决于现在一次一次选择,如果她能选对了路、如果她能在对路上一直坚持下去,也许她能得到另一个结局。”

    “你想改变她命运?”

    天一皱眉:“你知道这有多困难吗?有这个必要吗?刚才她态度你也看见了,你九成九概率是好心被当驴肝肺、最后被指着鼻子骂圣母你信不信?”

    林然没有很快回答。

    她抬起头,望着前面叠嶂云雾中侯曼娥越来越清晰背影,她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正犹豫着御剑往一个方向降落。

    林然突然道:“你知道她前世是车祸死吗?”

    天一卡住了,难得有些沉默。

    林然轻轻说:“我看见了。”

    黄昏市区,红色交通灯慢吞吞地变绿,稀松往来车流边,衣着华丽时尚女郎戴着大墨镜和黑色口罩,蹬着小羊皮靴挎着新款大牌鳄鱼皮包,意气风发走过斜阳洒下街道。

    举着一只喜羊羊气球胖嘟嘟小女孩儿有些茫然地站在路边,像是在等家长,听见脚步声,呆呆仰头看着她,嘴角还有吃过棒棒糖后粘着粉色糖渍。

    侯曼娥高跟靴踩得哒哒作响,举着手机,对着今晚影视盛典志在必得,口气刁钻地骂得通话那头助理快哭出来。

    路过时,她墨镜下眼睛斜了打扮得像个洋娃娃、一看就被父母宠爱得很好女孩儿一眼,嫌弃地撇撇嘴,骂了一声“谁家脏小鬼没人管吗”,特意往边上绕着女孩儿走。

    小女孩儿咬着手指瞅着她,傻乎乎吸了吸鼻子。

    侯曼娥翻了个白眼,好像她身上傻气会传染一样,哒哒哒走得更快了。

    下一刻,惊悚尖叫骤然撕裂天空,伴随着发动机高速运转轰鸣和轮胎地面摩擦尖锐声,一辆黑色轿车如同撕破牢笼怪兽咆哮着直直朝着行人道撞去。

    侯曼娥呆了呆,全身僵硬了不到一秒,掐住脖子里尖叫,本能转身就跑。

    余光里,她突然看到了旁边30340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还举着那个气球,傻愣愣站在那里,稚嫩明亮眼睛里倒映着越来越近汽车,还不知道这个巨大可怕怪物转瞬就能将她那小小幸福世界彻底撕裂。

    林然不知道,那一刻侯曼娥在想什么。

    也许她是觉得自己躲不开,也许她是觉得自己其实不至于倒霉到被撞到,也许她在后悔今天偏得走这条路,也许她是不甘心自己在胜利前夕倒下

    林然能看清她眼睛里恐惧、暴怒、不甘、疯狂、绝望那些黑暗人性情绪让她整张脸都在扭曲,描摹精致脸孔狰狞得像一只恶鬼。

    …滚滚烟尘散开,当人们尖叫着报警蜂拥过去围住深深撞进街边橱窗黑色汽车时候,一片嘈杂混乱中,林然看见,那个小女孩儿呆呆跌坐在地上。

    鲜红刺目血从车底蔓延开,小女孩呆呆看着,忽爆出稚凄哭叫,气球细长线从她小小手掌脱开,咧嘴笑喜羊羊缓缓飘上了天空。

    那一刻,侯曼娥推开了那个女孩儿。